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零七章 生厌

元武皇帝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
“我不知道你还在犹豫什么,若我是过分狂妄自大的人,我也绝对不可能说要夺得首名,便真的一路夺得首名到现在。我真不明白,都已经是必定会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再白搭上一条命。”
即便是富可敌国的富商,也决计不会嫌自己家中钱财太多,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更何况在叶帧楠眼里,丁宁应该很需要这一份保障。
黑油般涌动的药气最中央的部位,一条不规则的黑色药晶缓缓的矗立起来。
元武皇帝大笑起来,旋即敛去笑容,看着他摇了摇头,道:“寡人明白你的意思,然而你决计不能和他成为朋友。”
此时这简陋屋棚四周清寂无人,但这是在剑会里,若是他想要强迫丁宁做什么事情,必定会有岷山剑宗的强者出现在他面前,更何况若是真正凝练出有用的血药之时,他便已经接近死亡。
在动步之时,耿刃转头看了丁宁一眼,轻声感叹道:“我见过无数修行者,却从未见过这样等人。”
“怎么样?”
蓬的一声震响,真元冲散了还未彻底收敛的黑色药气,无数条黑线从叶帧楠指缝中往外溢出,如一朵巨大的墨菊在盛开。
耿刃微微蹙眉,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平和道:“要不要救?”
因为这座殿是大秦皇帝的行宫。
他无法站稳,很快跌坐在地,因www.hetushu.com为极度的虚弱,他的身体开始发烧,身上却开始大量出汗。他身体肌肤的毛细孔中不再有黑气流淌出来,每一滴汗水都晶莹异常,以至于他的身上就犹如清泉流淌。
当药晶在他喉舌之中咔嚓一声轻响,昏死在地的叶帧楠身体不断抽搐起来,已经苍白如纸的肌肤上迅速沁出一层层诡异的黑色血泥,越积越厚,就像要形成一片片黑色的龙鳞。
他根本无法理解,只是却必须开始考虑自己生死的问题。
“你将他视为朋友,但此事终究要看他是否视你为友,又肯为你付出多少。”元武皇帝淡淡说道:“告诉他放弃夺首名,哪怕最终获得剑试第二,寡人也会许他一个位置。”
他低下头来,看向丁宁身侧的地上。
叶帧楠看着闭上双目的丁宁,他依旧觉得丁宁有些难以理喻。
叶帧楠的眼瞳深处再次涌起难以置信的神色。
“要救。”
黑油内里的鲜红色血滴,就像一颗颗细小的红宝石闪现一瞬,然后迅速化为细微的黑色晶体。
元武皇帝微微一笑,然而当扶苏转身离开时,他的眉头突然微皱。
然而他也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点了点头,认真道:“并非只是因为我们岷山剑宗的规矩。”
扶苏感动至极,跪伏下来。
元武皇帝抬起头,看着远处崖间的流云,缓声道:“当年寡人与那人相逢m.hetushu.com,成为好友时,寡人也未成为太子,相逢微时,友情便浓,所以只要那人不过分肆意妄为,寡人便总会允许他胡闹,即便是寡人即将登基,实则已掌大权的那些年里,也是一样。”
扶苏身体一僵,呼吸都彻底停顿下来。
看着他的正是那条深红色的玄霜虫。
“你也明白这些话在先前寡人不可能对你说。”
澹台观剑不再多言,一股柔和的元气从他的袖间涌出,卷起叶帧楠的身体。
耿刃微微颔首,看着澹台观剑道:“我一个人不成。”
叶帧楠看着这条玄霜虫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改了主意。
闭着眼睛的丁宁疲惫的轻声说了这一句,然后便垂下头,呼吸迅速变得均匀而自然,只是靠在身后的木柱上,便已熟睡。
然而就在此时,他感受到了异样的目光。
叶帧楠看着熟睡的丁宁沉默了许久的时间,面容微苦道:“真正不明白的是我……若是换了别人,即便拥有很大的把握,也决计不会推辞送到口的甜美果实,不会拒绝多一分保障。”
澹台观剑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起,他很清楚耿刃之所以会问这一句,是因为就算要救,岷山剑宗也肯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听到自己的父王一言便点名自己的来意,扶苏顿时紧张起来,一些原本已经考虑许久的措辞竟是难以出口,他的头颅垂得更低,微微迟滞了片刻和-图-书之后,觉得多说其余也是无用,艰涩开口道:“父王,他是我的朋友。”
殿门微启,走出一名老人。
丁宁的呼吸依旧很匀净,即便是在耿刃看来,他都是处于熟睡之中,然而直到澹台观剑等人的身影消失,他才真正安心下来,真正的开始沉睡。
看着头颅垂得更低,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的扶苏,元武皇帝的声音略微温和了些,“只是你今日既然开口替他求情,只要你牢记寡人今日和你所说的道理,寡人也可以再给他些机会。”
……
耿刃微微一怔,心想青曜吟到底养出了什么样的东西,竟然需要澹台观剑都这么郑重的交待。
他在荆棘海中没有经受过这种玄霜虫的攻击,然而丁宁在参加剑会伊始并没有带着这样的长虫,那这条深红色长虫自然是丁宁在之前的荆棘海中得到。
即便高傲凌世如岷山剑宗,也必须臣服于世间最强的帝王,表达真正的敬意。
他想要赌一赌,硬生生的凝练出黑龙木血药,然后让这颗血药掉落在丁宁身前,赌他死之后,丁宁会不会捡起这颗血药。
扶苏的眉眼干净善良至极,然而他目光掠过之时,心中陡然有些生厌,只是他都不明白这情绪生于何处。
元武皇帝看着扶苏,道:“只是你现在已成为大秦太子,一些道理你应该牢牢记住。这少年行事本身便已经胡闹倔强,若是你和他成为朋友,略加纵容,http://m.hetushu.com将来便或许掀起更大的风波。寡人可以容许一些修行者胡闹,然而却不可能准许你再蹈覆辙。而且你应该用心记住,寡人和你母后的意见始终一致。你生怕母后不同意,到寡人这里来求情,觉得或许我会格外开恩,这种想法本身便是错误的。”
就将动步之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耿刃郑重道:“青师弟养了头幼兽,等下到时,小心不要惊扰到。”
扶苏再次叩拜谢恩。
他不怕死,但不能白白去死。
岷山剑宗一切建筑都以青玉为色,然而这座殿宇却是金黄。
叶帧楠的面容变得比纸还要苍白。
叶帧楠的身体无力的往前跌去,在昏死过去的最后一瞬间,他刚刚握紧的手掌张开,将手心中凝出的一条不规则的黑色细长药晶拍入口中。
挥了挥手,示意扶苏不需要多礼,元武皇帝温和的摇了摇头,道:“你特意来找我,是想为那白羊洞少年求情?”
似乎只是光影交错,当澹台观剑在叶帧楠的身前站定,耿刃也已经出现在澹台观剑身侧不远处。
在他的身后,殿宇的空气里亮起很多细细的神辉,就如许多星辰在闪亮,随着一股无上的威严气息降临,殿门完全启开,同样只是身穿寻常便服的元武皇帝越过这名老人,出现在扶苏面前。
说完这句,他和澹台观剑、叶帧楠的身影便在这数间屋棚前消失。
听着这些传入耳中的话语,扶苏和图书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僵硬,心中震惊不安,眼眸里全是不可思议的身前。
老人微笑看着扶苏,双手笼在袖中,只是身穿素色缎服,无法让人将他和大秦王朝两相之一联系在一起。
扶苏感动无言。
短短的时间,这条玄霜虫当然没有驯服,然而此刻,他可以感觉得出这条玄霜虫对于丁宁的畏惧……一种深沉的,畏惧到此时丁宁陷入熟睡之后,都不敢就此逃离丁宁身侧的畏惧。
他体内的真元再次毫无停歇的推动着体内的药气和气血朝着他的掌心渗出,他手上翻滚的黑色药气变得越来越为浓稠,变得不再像是黑火,而像是一团黑油在涌动。
一道惊人的剑意破空落下,在接近地面时消失,当微风拂动丁宁的发丝,澹台观剑的身影已经在叶帧楠的身旁出现。
既然可以成为真正的死士,叶帧楠自然有拿出生命一赌的勇气。
澹台观剑凝重的看着不断抽搐,连眼窝都被浓稠的黑色血泥覆盖的叶帧楠,问道。
“亏他想得出这种办法。”
当丁宁开始陷入真正的沉睡,扶苏在岷山剑宗的一座殿前垂首等待。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朝着某处深渊坠落的瞬间,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低喝,体内剩余的真元从掌心中轰然冲出。
“去吧。”
虽然这个过程他已经无数次的看过描述,然而当亲身经历,他却才知道要做到是何等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