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十章 嘲讽

他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
然后他的目光便变得更加不可置信。
顾惜春的心骤然落到谷底,接着就如坠入地狱。
和剑会开始时相比,顾惜春的形容似乎根本都没有什么改变,身上不见有任何伤口,就连身上的气息都极为平稳,只是他眼角几缕血丝却更浓。
“我听到了你方才说的话。”
顾惜春不以为意的微微一笑,却是转过身去,看着来时的山道,“不管如何,不是那人首名。”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
若是隔着数间屋棚的张仪此时能够看到这名走出的少女,也必定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徐怜花皱了皱眉头,忍不住说道:“虽然知道你只是谦虚,但以后你还是不要谦虚,否则不明你性情的人定以为你矫情虚伪。”
看着甚至可以用气定神闲来形容的顾惜春,易心心中怪异的感觉更加浓烈。
“顾惜春?”
张仪和徐怜花也同时一呆,两个人的眼中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难道这屋棚之内还有别人?
张仪有些羞涩道:“我和他并不熟识,只是才俊册刚出时,我师弟丁宁被逼和周写意一战时,易心出声说了不少公道话,所以我便记住了他。”
看着想要出声,但又显得有些犹豫的张仪,徐怜花也忍不住鄙夷的冷笑起来:“张和图书仪,你的耳朵聋了么?到现在你还忍得住,你非要等到谢柔忍不住和他决斗,你才出声说丁宁早就在这里了么?”
“不用紧张,这条虫是我的。”
银袍少年的眼瞳微微收缩,有些意外的出声。
顾惜春对于整个长陵而言也只是后起之秀,徐怜花和他之间自然没有多少交集,至于易心虽然出名,然而心间宗却是注重静修的宗门,平日里生怕弟子染了烟火气,根本就不放出院门,所以徐怜花虽然认识易心,然而之间却也没有多少交往。
幽暗的光影里,陡然飘起几缕血样的诡异色彩。
他的目光落在了谢柔的手中。
就在此时,顾惜春的笑意迅速收敛。
易心也是大吃一惊。
他呼吸一顿,就将出声。
顾惜春微僵的面容却是一缓,“原来是……”
徐怜花微微一怔,“只是说过几句话,你就记住了他的声音,你倒是好记性。”
“久闻心间宗的念剑极为独到,即便未到第五境,依旧可以御使飞剑一般令剑气有如活物,虽未曾亲眼得见,但想必传言不虚,否则易兄也不会以首名通过此关。”便在此时,崖间出口处的声音便又响起,清晰传入他们的耳中。
可是那是以前。
这名银袍少年深吸了一口气,不愿意让人见到自己太过软www.hetushu.com弱无力的样子,硬生生的直起身体,转身往向自己刚刚走出的崖间。
谢柔又呆了一息的时间,接着反应过来,惊喜的大叫出声。
易心的面色瞬间变得精彩起来。
银袍少年眉间顿成川形,他怀疑是自己的精神消耗太大,以至于感知上出了问题。
顾惜春、易心、谢柔三人的身体同时一震,都下意识的转过身去望向屋棚之内。
就在此时,屋棚的另一端,崖间的出口处响起这样的声音。
就在此时,谢柔却也已经走出了崖间的阴影,走到了阳光下,她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屋棚,然后用一种有些悲伤,有些愤怒的目光看着顾惜春,接着说道:“但就算他没有通过这关,你还是不如他。”
只是他身后的崖间石道上又响起清晰的脚步声。
“我心间宗的念剑虽然出名,但相比之下,恐怕却是你影山剑窟的剑经更为精妙。”沉默了会之后,易心缓声说道。
因为此时走出的这名少女,竟然是谢柔。
张仪看了徐怜花一眼,有些惊讶,旋即他又觉得徐怜花可能误解,马上补充道:“说话的这人是心间宗的易心。”
顾惜春的眉头缓缓的挑起,面色渐寒。
徐怜花皱了皱眉头。这个名字对于长陵所有的年轻修行者而言都并不陌生,徐怜花也想不http://www.hetushu.com明白,为什么影山剑窟一名真元修为只是三境上品的学生会在才俊册上排名第三,甚至压过了先前所有人都以为必定要排第一的独孤侯府的独孤白。
再过数息时间,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一条瘦削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以前能,不代表着现在能。
他的身上也和丁宁一样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甚至连身上的银色衣袍看上去都很新,没有刮出什么裂口。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于是他冷漠的摇了摇头,对着谢柔说道。
谢柔走得并不快,显得极其吃力。
“一名修行者的能力体现在很多方面,你若是硬要说我在有些方面不如他,我也无话可说。”
然而他的眼瞳又开始剧烈的收缩,一种不可置信的神色迅速在他的脸上泛开。
听到徐怜花此语,之前还在考虑有礼无礼的张仪顿时霍然醒觉。
然而不知为何,这名少年看起来却甚至比徐怜花还要疲惫和虚弱。
谢长胜之前也最喜欢说话嘲讽他。
一声熟悉的,让他身体僵冷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当抬头看到刺目的阳光的瞬间,这名少年的身体晃了数晃,似乎连再抬脚都不愿意,就想直接在地上坐下。
此时在易心面前出声之人自然正是顾惜春。
两人和顾惜春、易心都不熟,甚至张仪因为丁和*图*书宁的关系和顾惜春还有些间隙,所以都不想主动出声招呼,此时也都是低声交谈。
想到丁宁无法通过荆棘海,无法在剑会中胜出的后果,谢柔的心中更加悲恸,她咬牙就要再说话,然而顾惜春却是抢在了她的前面。
谢柔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怎么这里会有这种异虫!”
顾惜春的嘴角泛出冷讽的意味:“你要是说我前面几关落后于他,我也无话可说,但是剑会只论最后的结果。一颗流星再怎么明亮,也只是流星。”
他不由得想起了谢长胜。
参加剑会的选生里,女子的数量本身要远远少于男子,而这名走出的少女,更是比其余所有的女子更令顾惜春感到震惊。
张仪愣住。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阵惊呼声在屋棚后方响起。
因为他身后的崖间又响起了脚步声。
他有些担心丁宁又在这个时候出现,但即便丁宁真的在这个时候出现,也已经落在了他身后。
顾惜春和谢柔的对话清晰的传到远处的屋棚后。
顾惜春根本未曾想到她能够通过那片荆棘海,更不用说想到她能够这么快出现。
“你和易心都很熟么?”徐怜花奇怪的看着张仪,轻声问道。
然而就在此时,寂静无声的屋棚里突然一声闷响,就像是有人在敲击墙角。
“是易心。”
然而顾惜春的面容却更为僵硬http://m.hetushu.com,因为他看到谢柔竟然也没有受什么伤。
张仪更加不好意思,道:“哪里,哪里。”
“易心?”
视线中不见丁宁的身影,她的心境早已大乱,此时竟不知用什么话来反驳顾惜春的嘲讽。
张仪点了点头,轻声道:“顾惜春的确是有些自负的。”
“顾惜春?”
从崖间阴影里走出的是一名身穿银色袍服的少年。
虽然谢柔在长陵和关中非常出名,然而却是因为她是关中谢家的长女,参与掌管着关中谢家的许多生意,并非因为她的修为。
谢柔呆住。
因为不想显得自己过分虚弱,这名银袍少年说话的声音反而要比以往更加响亮,在这幽静的山谷里远远传出,正在安静处理自己伤口的张仪和徐怜花听得清清楚楚。
“张仪?”
听到这样的声音,徐怜花微微一怔,顿时反应过来,微嘲道:“张仪你看到屋棚内无人,便以为我们是最后出来,这顾惜春却是自负,看到屋棚内无人,却以为在他和易心之前是没有人过关。”
易心当然清楚顾惜春说的人便是之前连夺首名的丁宁,只是他本身无针对丁宁之意,此时又是疲惫到了极点,所以一时不愿接话。
一柄和大秦制式黑剑一样的长剑被谢柔当拐杖一般拄着,而谢柔的身上,并未见到其余任何的配剑。
一条深红色的影迹出现在顾惜春等人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