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二十一章 陌生的战斗

他便开始反击。
“从来没有真正的和你战斗过。”
这些光弧刚刚出现时也是暗红色的,然而随着光弧在空中闪现得越来越多,这些光弧在互相照耀下却越来越明亮,开始变得就像一轮轮明月。
随着他的躬身,他的背部缓释出一股真元,推动着空气沿着他微弯的背部往上涌出,他的头顶上方骤然多了些白色的气流,就像有一团祥云在升起。
他的剑在他的双手之间剧烈的旋转了起来。
白露为霜,片片飞霜朝着凝立施剑的徐怜花落去。
不只是因为这是两名代表不同阵营的好友对决,还因为这两人代表着长陵这一代年轻人的最强战力,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在才俊册上排名最为靠前的这些人在真正生死厮杀时,实力上恐怕没有太大的差别,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没有任何的剑痕。
徐怜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是恢复了平静,然后缓缓的朝着一片空出的场地走去。
白色的剑光首先和他右手按着的无形大球撞击。
这是极为优雅的一剑,就像抚琴。
看着这样的画面,陈离愁缓缓的呼吸着。
陈离愁的呼吸一顿,沉默了片刻,依旧痛苦道:“毕竟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一片泥沙从地上溅起,陈离愁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他原先站立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弧形的剑痕。
“原来你这么强。”
和*图*书离愁起手便展露出四境的气息,便说明他也会动用全力,然而徐怜花的眼神却已经平静而冷。
四境融元。
徐怜花目光微凛。
他的每一剑斩出,陈离愁的身周就出现一道光弧。
“千瓣莲!”
剑光在他的身周飞旋起来。
“千月明?”
陈离愁有些吃惊,有些意外的发出了声音。
“我知道,毕竟我们是曾经很好的朋友,所以有些伤人的话我不想多说。”徐怜花缓慢而认真的说道:“接下来的战斗,我会出全力,不会有任何留手,所以你也不必留情。”
他在心中冷漠的说道。
他的拔剑姿势已到极限,剑尖已彻底和剑鞘脱离开来。
陈离愁的身影在一丈外显现出来。
陈离愁的怒火就像投入了一片冰冷的湖,看着徐怜花平静的眉眼,陈离愁知道再多说什么,哪怕是再生出怒意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在他出声的这一刹那,凝立不动的徐怜花已经连续出了数剑。
“钻山针!”
“我不想这样。”
没有一道剑痕能够欺近陈离愁的一丈之内,只是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凌厉的剑意,陈离愁的眼睛也不自觉的微微眯起。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也已正式出剑。
剑气晶莹微带粉,就像无数朵莲花的花瓣。
他闭上眼睛,手中的剑收回。
所有人的耳中听到了嗤的一声裂响。
他站立m.hetushu.com在原地未动,然后直直的往前斩出一剑。
在空中悬浮滚动的白色露珠片片消失,震碎的水汽形成一道道剑痕。
成片的剑气从他的四周的地上往上升起。
岷山剑宗这名修行者说这句话时的态度也很随意,陈离愁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却是无言以对。
然而十余丈外却是出现了一道月晕般的暗红色光弧。
凝聚如针的剑气扎入白色长河的正中。
陈离愁的身体前方,出现了一条白色的河。
很多选生的眼眸中瞬间闪现出震惊的神色,毕竟非他们所能相比的强者,陈离愁只是这一个起手式,便引而不发,玄奥难言。
真元和天地元气凝成的无形大球裂成无数片。
他手中的剑是不知何种晶石制成,比普通的长剑略细一些,且是淡淡的粉红色泽,看上去很秀气。
然而随着他这一剑挥出,他前方的空气里却散发出一种暴烈的气息。
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得出来,被切成无数丝的天地元气并不混乱,而是极有规律,在空中结成一道剑符!
“第四境!”
“因为不肯让,所以才痛苦。”徐怜花没有看陈离愁,只是看着陈离愁头顶上方的天空,平静的说道。
很多人都知道陈离愁是左撇子,他是左手施剑,在他左手将剑从剑鞘中抽离出来时,悬浮在他头顶的白色云气骤然凝结为一滴滴的晶和_图_书莹水珠。
然而在这一瞬间,许多淡淡的白线还是掠过了他的身体,他的肌肤上出现了许多深浅不一的血线,就连他白皙的脸庞上也浮现了数十缕红丝。
徐怜花是他之前最好的朋友,然而这一场战斗的一切却都十分陌生。
白色的露珠顷刻间冰冻,化霜。
随着他的白色长剑的剑身和剑鞘的分离,这些晶莹的白色水珠却是没有坠落,而像晨间草叶上的露珠一样随着微风滚动起来。
白霜虽轻柔,然而却蕴含着可怖的力量,拖出一条条白线,看上去就像陈离愁在控制着无数柄白剑刺向徐怜花。
他的手中好像无形了一个无形的大球。
他的身体已至极限,然而他却依旧不想放弃。
张仪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轻呼。
陈离愁走到徐怜花的对面,有些痛苦的说道。
一股股天地元气不断从他的指尖喷涌出来,和锋利的剑锋撞击,然后被切开成无数丝缕,朝着四周的空气里散去。
他已经被陈离愁的剑气遥遥压得无法呼吸,然而此时,他却反而开始前行。
他的左手握住腰侧的剑柄,然后对着徐怜花微微躬身,道:“请。”
一轮轮明月升起,一道道凌厉的剑意划着诡异的曲线不断朝着陈离愁斩去。
看着简单,然而只是依靠真元和天地元气的施放,五指在细微之间的动作,便直接形成一道剑符,这其中的细www.hetushu.com微和精妙,又岂是一般的修行者所能掌握!
微微侧首看着那道弧形的剑痕,陈离愁有些不能确定的出声。
陈离愁的右手按向前方的空中。
他的右手抚向剑锋,五指指尖和锋利的剑锋之间仅隔着数根头发丝的距离。
“可是你不够了解我。”
“你还能胜得了我么!”
所有旁观选生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这两人的身上。
他的左手也落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有人震惊的叫了起来。
徐怜花自嘲的笑笑:“就算只能打一场,能帮他们解决掉一名才俊册上排到第五的对手也是好的。”
空气里寒意骤生!
张仪的修为也已经到了第三境的巅峰,和第四境之间恐怕只隔着一层顿悟,然而这破境却是最艰难的一步,很多人的一生便是卡在这一步。
徐怜花难以呼吸,他艰难的咳嗽了起来,不断咳出血沫。
看着这样的景象,陈离愁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再次出声。
细小如针的剑气却是如巨石横行,白色长河节节崩塌。
这一层的差距,不只是真元力量的差距,还有许多三境修行者难以理解的战斗手段的差距。
对于很多人而言,即便最终不能通过剑试,这样的强者战斗也很有学习意义。
这道光弧直接出现在了陈离愁的身后,又瞬间消失。
微微躬身代表谦让,然而这在战斗之中对于陈离愁而言却并非多余的动作。m.hetushu•com
“没关系。”
唯有达到第四境的修行者,才能用真元融合一些天地元气在体内,将自己的身体变成天地元气的容器,并在战斗的时候释放出来。
然后空气里响起无数清越的爆鸣声,那些白线纷纷的倒飞而回。
“是千月明,想不到你终于修成了。”
陈离愁看着徐怜花,“你的伤太重。”
徐怜花垂下头,看着愤怒的陈离愁,却是平静的抬起了手,道:“请。”
一道笔直而剧烈旋转着的剑气从剑尖射出,凝聚得就像一根针。
但是陈离愁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顿,他左手的剑笔直的朝着前方刺了出去。
“你不会成功的。”
陈离愁的剑是通体白色,这些晶莹的水珠在剑光的照耀下,也变成颗颗白色。
他沉默的看着这道凝聚到极点的旋转剑气,却是没有做任何的改变,只是将真元平稳的涌入自己手中的剑身。
明明是初夏,然而随着这道剑符的凝成,四周的天地间却涌出无数透明的寒气。
听到徐怜花的这句话,陈离愁陡然愤怒了起来,“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执迷不悟!”
他感知到了除了真元之外,陈离愁的身体里还在缓缓释放出一些不一样的天地元气。
“你用两败俱伤的打法……你以为我会畏惧死亡而相让,从而给你可乘之机。”
然而很多观战的选生却是彻底变了脸色,就连夏婉的脸色也彻底的变得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