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另一柄剑

赤红羊角往上斜起,张仪的双脚都有些微离地,就像一只山羊和对手的力量相差太大,整个身体都抵不住,要被从山崖上挑落。
所有人就好像看到一只赤红的弯曲坚厚羊角迎上夏颂的这一剑。
他呼吸彻底停顿,他前进的身体也停了下来,他的这一剑已经被张仪彻底阻挡住,但是他的潜意识里自然不可能就此认输,他依旧觉得自己能够战胜张仪。
夏颂眼中的愤怒和燃烧的战火顷刻间化为震惊和不可置信。
张仪此时施出的,正是白羊洞所有剑经中,最善防御的一招剑式。
只是这一抓一带,夏颂的身体便略微失去了平衡。
因为这柄剑和他的手脱离,就像一只山羊的角断裂了,力量在这一瞬间无法传递到他的身上,所以他的双脚再度落地,就像一只山羊终于付出了断角的代价,暂时没有被对手直接挑落悬崖。
“等什么?难道觉得这样一剑就已经击败夏颂了么?”
随着他的后退,他左手的短剑剑尖击刺在夏颂手中剑的中段,令夏颂的剑柄落处移位,飘向张仪的腹部左侧空处。
“但你不该太过骄傲,不该觉得只是一剑就能击败我。”
“这是什么剑式?”
只是夏颂也没有给所有这些选生足够的思考时间,只在说出了这一句话后,他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剧喝。
赤红色长剑往后震飞,掠过他的脸颊,如一片燃烧的赤霞,甚至烧焦了他耳侧的一片发丝,然而他和图书的眼神却依旧宁静。
夏颂更痛。
不知为何,他这一句话出口,却是所有观战的选生,包括连先前忍不住冷笑出声说张仪在等什么的那名选生都觉得好像有些不对。
看着夏颂在空中倒飞的身影,徐怜花皱着的眉头松开,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张仪手中那柄短剑上,同时轻声问道。
夏颂没有刻意去看自己身上的任何一处肌肤,然而只是眼睛的余光扫到的晶莹光泽,就让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脸面上和身体肌肤上是何等的景象。想着自己在众人眼睛里的样子,这种感觉比痛苦更让他难受,以至于他平时异常稳定的双手都不断的震颤起来。
嘭的一声沉闷巨响。
此时夏颂的面目虽然可怖至极,且同为已到四境的修行者,他可以肯定徐怜花方才为了不被一下煮熟,已经将体内积蓄的天地元气尽数喷涌了出来,然而夏颂依旧好好的站立着,依旧能够战斗。
他感觉自己的剑停了下来,感觉自己的剑好像撞上了一座山。
一直牢牢扎在地上的张仪在此时往后退却。
只是换了一只手,换了一柄剑。
就连夏婉都震惊的瞪大双目,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
又是一招白羊挑角。
那柄短小的,甚至给他一种好像只是普通石头雕琢般的小剑,在张仪的手中,竟然有着比那柄赵剑炉长剑还要强大的力量。
在一片不能理解的惊呼声里,张仪很决然的松开www.hetushu.com了右手紧握着的这柄赵剑炉长剑。
一道微弯的剑光,从他破裂得袖口中往上挑起。
空气里再次想起咚的一声巨震。
只要能够继续战斗,哪怕体内积蓄得天地元气消失一空,夏颂的真元力量也在张仪之上,身为四境的修行者,他也必定拥有比张仪更多的玄妙战斗手段。
性格的问题,往往最难克服。
然而从一开始,张仪的反应似乎就已经慢了。
噗!
蒙着白盔的剑和他的身影破空,走最纯正的中线,迎面朝着张仪攻至。
于此同时,张仪的右手五指并指为剑,直刺夏颂的颈部。
随着这一声凄厉的剧喝,他的身后出现了五条明亮的光纹。
在丁宁开口的同时,一声凄厉惨呼自灼热的气浪中响起。
随着这声凄厉惨呼,如巨浪拍击的灼热气浪骤然一顿,接着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炸开成无数白线,往外嗤嗤激射而出。
此时他手中的剑还未动,谁也不知道这五条如长翅般的明亮光纹是如何生成,然而只是这一瞬间,天空里好像交相辉映般出现了五条白色的云气。
“我承认我轻视了你。”
他的身体微躬,手中散发着灼热气息的赵剑炉赤红长剑往上挑起。
从开始战斗至此,张仪首次发出了一声沉声低喝,他的身体陡然前行,随着一步跨回原来的位置,他的整个人已经切入夏颂的中线,撞入夏颂的怀中。
剑光穿行,剑身两端的空气http://www.hetushu.com如浊浪般呼啸往两侧拍开,发出不断的闷响。
赵剑炉的长剑材质天下第一,此时在巨力相持之下,也只是微弯却不断裂。
然而面对这样的疑问,丁宁却是摇了摇头,平静道:“我师兄既然答应我不会婆婆妈妈,现在的等待自然只是出于别的考量,而不会是这方面的问题。”
夏颂原本白皙俊逸的脸面上此刻全部都布满了水泡,晶莹欲滴,让人看着就觉得痛极。
“这就是薛洞主的本命剑?”
这一剑竟像是搬山境的修行者才有的手段,而且的确有真实的天地元气汇聚于夏颂的剑身……即便不可能是真正的搬山境,这也是一种模拟搬山境的手段。
“会不会还是婆婆妈妈了些?”
夏颂一声惊怒厉啸,左手握拳狠狠朝着张仪右手手腕猛击而去。
就在这时,场间的夏颂已经出声。
“天地合……唯有天合而无地和,知天剑经中最为精妙和强大的一剑,居然变成了唯有匹夫之勇的一剑。”屋棚内里的净琉璃摇了摇头,眼睛里闪耀着的全部是鄙夷的神色。
在场绝大多数人,哪怕是独孤白、夏婉和易心这样的强者都是和徐怜花同样的看法,认为张仪的停顿和等待已经让他一剑形成的优势彻底消失。
“怎么可能!”
他的右肩如锤,狠狠撞在夏颂的心口。
咚的一声沉闷巨响。
然而嗤的一声,他的拳面上出现数道深深血痕,洒出一蓬血雾。
然而在下一瞬m.hetushu.com间,当看清夏颂的面目时,这些人却是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的袖口裂开。
在夏颂的剑意起时,张仪还停驻在原地,所以此时张仪已经无法躲开这一剑。
因为不断,所以张仪松手。
他唯有硬接。
绝大多数观战的选生只是觉得眉头猛然一跳,口中莫名的干渴。
空气里燥意顿生。
嗤的一声。
他往后退了一步。
一道血箭从夏颂的口中狂喷而出,他右手剑柄也已经朝着张仪的后背砸落,然而他的身体已经往后倒飞而出,他的这剑柄末端也只是顺着张仪的肩头滑过。
她有些看不起夏颂此时施出的一剑,然而在绝大多数选生和绝大多数修行地的师长眼中,这一剑绝对不是张仪所能硬接的。
“我师兄是信人。”
夏婉瞬间变了脸色,不可置信的发出一声惊呼。
他经过薛忘虚的亲手调教,本身的性格又使他很容易领会这一剑的真意,所以此时施展出这一剑,剑意可谓是异常圆融完美。
与此同时,他一直藏于袖中的左手如闪电般往前伸出。
因为双脚深深扎入泥土之中,所以这一步退出,他的脚下炸开一蓬尘土。
于是他发出一声更为凄厉的剧喝,右手剑继续前压。
白羊挑角,意在相持。
夏颂手中带着白盔的剑光一震,竟是被这一只赤红羊角硬生生的顶住,出现迟滞之感。
张仪的五指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已经变刺为爪,狠狠抓落在他拳面上。
从张仪袖中和-图-书往上挑起的剑光很短小,剑光也朴实无华,甚至都没有任何耀眼的光泽,然而这一道剑光却是依旧形成了一只往上挑起的宽厚山羊角。
他手中这柄微黄色的剑顿时就像覆了一层白色的盔甲。
因为有着类似搬山境的大量天地元气汇聚,这样简单的一剑,便已变成她所见过的最为刚猛的剑式。
五条白色的云气以惊人的速度垂落,汇聚在夏颂手中的剑上。
噗噗两声轻震从张仪的脚下响起。
他的剑柄猛然往下垂落,手腕晃动之间,剑柄就像一柄小锤重重敲向张仪的小腹。
他出剑。
在他看来,张仪既然一剑奏效,便应该不给夏颂任何喘息的机会,继续出剑,但是现时张仪却似乎看着夏颂心有不忍,并没有第一时间继续抢攻。
一片更加响亮的惊呼声如潮水般响起。
徐怜花微微皱眉,他有些不能认同丁宁的看法。
看着这样的画面,徐怜花的眉头微蹙,忍不住对着丁宁说道。
屋棚的另外一端,甚至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冷笑声。
夏颂的身影在爆开的气浪中心显现出来,他身上余威不止,衣衫外一层气流有韵律的跳动着,令许多观战选生觉得心悸不安,并第一时间以为夏颂以某种惊人的手段完全挡住了张仪这一剑。
在剧烈的震荡中,夏颂浑身肌肤上的晶莹水泡全部被震破,浑身都好像汗水飞洒般,溅射出无数晶莹液滴。
他咬紧牙关,看着停在自己对面数丈之外的张仪,从牙缝中挤出了这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