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

漫天青叶落下,他的姿态依旧很自然。
任何剑式自然都有破绽,都有薄弱处可寻,都可以破解,然而即便是这名青藤剑院师长,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一招“青藤绕”竟然会被人如此轻易的破解!
他可以和丁宁慢慢消耗。
他不敢相信,而且身体也是下意识一般,再出一剑。
他的呼吸在这一刹那彻底停顿。
这是青藤剑院的“千叶落”,取意便是无数青叶从空中飘落,这些剑气自然更加密集,更加纷乱而无迹可寻。
只是他们的无法相信,只是看不懂丁宁此时的应对和所出的一剑。
而方才丁宁只是出剑挑飞了几片对他形成真正威胁的剑气。
他手中的这柄子母剑是丁宁代为挑选,然而出剑没有半分疑虑,而且此刻他根本不急。
嗤的一声,此次他的末花剑上响起了剑气破空的声音。
这就是“开山斧”,大秦军中很多剑师都会用的普通剑招,纯粹追求瞬间的爆发力。
丁宁很自然的往前前行。
既然确定无法用之前的方法来对付丁宁,何朝夕便顷刻改换了战法,要用纯粹的力量压倒丁宁。
那名青藤剑院的师长震骇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地步,身体不断的颤抖。
然后他就从十几条发出嗤嗤声响的青色藤蔓中走了过去。
他手中的和*图*书末花残剑甚至给人根本没有任何剑式的感觉,只是像一截短棍一样在一道青藤上敲了敲。
他就像持着一柄开山巨斧,要将整个地面斩开一道沟壑一般,迎头朝着丁宁砸了下去!
这一剑,就像是一支箭军齐射,万千箭矢落向他,而他却在一瞬间看清了真正对自己造成威胁的数箭,除了那数箭之外的其余箭矢他都根本没有管。只是以微小的代价,便让这支箭军消耗了一轮。
先前是因为丁宁表现得太强而令他们无法相信,现在他们是已经接受了丁宁的强,而无法相信如此强的丁宁怎么可能会被何朝夕这样的一剑而添上许多道伤口。
丁宁的出剑,甚至没有消耗什么真元。
这样的破解,甚至让这名青藤剑院的师长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原来“青藤绕”这么弱的感觉,甚至开始怀疑青藤剑经上所有剑式!
很多选生终于看懂。
这便是青藤剑院知名的剑式之一,“青藤绕”。
这一瞬间,山谷里响起了许多遏制不住的惊呼声。
所以他出的这第一剑是为“蝉帘重”。
看到空气里血珠飞洒,他虽然有些不能理解,但是他的出剑却依旧稳定。
净琉璃眉头微皱,丁宁的强大令她身体再次泛起紧张和不舒服的感hetushu.com觉,即便她也同样十分欣赏丁宁。
然而当刺耳如蝉鸣的剑啸声响起,何朝夕却是并没有进,而是在退。
净琉璃微眯着眼睛,就像一只盯着老鼠的猫一样看着何朝夕出的这一剑。
十数条青色的剑光沿着他的剑身往前游出,速度惊人,却在空中弯曲扭转,且每一道剑光的先后都略有不同。
这些选生自认换了自己,在此时绝对不可能有如此平稳的心态。
一步踏下,他的身下便出现了一个椭圆的凹坑,整个人像投石车投出的石头一样往后抛飞出去,与此同时,他手中显得过分宽厚的剑上却是飞洒出片片薄如蝉翼的晶莹剑气,割破夜色般朝着丁宁划去。
丁宁似乎只看了一眼,就看到了这一招剑式的最薄弱处,然后他都没有用什么特别的剑招,只是随手敲中了这剑招的最薄弱处,就从这些剑气网中走了出去。
耿刃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轻声的赞叹。
自暗棋的身份展现,何朝夕这名和参与剑会的绝大多数选生相比可以说是默默无闻的少年,已经注定留名在后世的一些典籍里。
一声暴烈的吼声从他的喉间迸出。
而那名带着何朝夕和南宫采菽来参加岷山剑会的青藤剑院师长,更是忍不住往前跨出了一步,满脸不和_图_书可置信的神情。
他的身体顷刻被无数蝉翼般的晶莹剑气包围,如沐冰雪,当剑气飞洒而过,空气里出现了许多飞洒的血珠。
他的小腹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丁宁的身上很多处被割破,飞洒出鲜艳而滚烫的鲜血。
他的身体还在往后飘飞,双脚还未落地,他便施出了第二剑。
块块裂开又炸起的土块甚至砸到了他的身上,但是他只是很简单的抬起剑,斜斜刺出一剑。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丁宁很自然的止住进势,然后往斜后方跨了一步。
何朝夕也并没有看懂丁宁的这一剑。
何朝夕变了脸色。
她认为何朝夕的这一剑和策略本身都没有什么问题,就看丁宁会如何应对。
这是真正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空气里有新鲜的血珠飞洒。
巨大的剑光落下,就落在他身前和身侧一尺之处。
“怎么会这样?”
无数青色片状的剑气出现在他前方的空中,朝着丁宁紊乱的飘洒而至。
因为在丁宁的意图里,不只是要击败他一个人,而是还要留下力量对付接下来的顾惜春和叶浩然。
所以何朝夕根本不急。
蝉鸣声依旧。
尤其是张仪和谢柔更是瞬间面白如雪。
“厉害。”
这十数条青色的剑光,就像是十几条青色藤蔓缠向丁宁显得有和_图_书些单薄的身影。
看似每道剑气薄如蝉翼,轻而脆弱,但丁宁若是想要进,这些剑气瞬间堆叠如帘,将会沉重无比。
然后他又出了一剑。
他们看不懂,场间绝大多数修行境界远在他们的师长和岷山剑宗的修行者,却是都看得懂。
能够在这样连番的受伤和战斗之后,还能保持充沛的真元和体力,这才是他最为可怕的地方和最大的优势。
随着这声巨吼,他的双臂放佛胀大了一倍,肌肉高高隆起,手中显得过分宽厚的青色长剑骤然发出耀眼青光,整柄剑高高扬起,与此同时,他的双足顿地,整个人往上方的天空跃起。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他只是好像平时走路一样,自然的前行,然后出剑。
很多选生愣住,心中又不可遏制的响起这样的声音。
看着越来越为接近的丁宁,他终于明白自己不可能用远攻消耗的剑式来对付丁宁。
丁宁站立在原地一步未动,只是往前刺出了一剑。
只是依靠普通的击刺,时机和步伐,如此自然。
丁宁的身影却依旧没有任何剧烈的动作。
因为何朝夕的这一剑极为稳定和自信。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丁宁的身上。
似乎他的对手并不是可以让他更加名闻天下的人,而是平时一名寻常的对手。
这次他的出剑更为简单m.hetushu.com
岷山剑会原本就天下瞩目,因为丁宁,这场剑会更是多了许多独特的色彩。
只是这一瞬间的画面,就让很多选生觉得佩服,甚至自愧起来。
所有的惊呼声戈然而止。
先前的那种疲惫姿态已经完全消失,他的身体给人一种完全充满活力和力量的感觉。
因为他觉得丁宁一定会比他急。
丁宁的肌肤上此刻虽然被割出许多道血口,看上去十分凄惨,然而那些血口却是极浅,甚至不需要处理,马上就应该能自然止血。
十余道青色藤蔓般的剑气落在了他身后。
何朝夕忘却了后退,脸色雪白如纸。
一片惊呼声响起。
现在谁都可以看得出何朝夕之前是故意隐藏了实力,然而为了故意隐藏实力,之前何朝夕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流了很多血,和对手缠斗了很长的时间。
他身周的地面上发出密集的嗤嗤响声,身上也有细小的血珠再度飞起,然而他很快走出了漫天飞舞的青叶之中,末花残剑上依旧连洁白的细花都没有盛开。
何朝夕一声怪叫,还未落稳的身体往后崩飞出去,身前带出一道道残影。
丁宁轻易的破了这一式“青藤绕”。
最为关键的是,无论是真元还是体力,此时的何朝夕都显得非常充沛。
或挑,或刺,或斩,看上去很随意的击落一些落下的青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