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二十八章 天命之归

在过往的很多年里,那些清冷的星辰就像是她一个人独有的玩物,她所触碰不到的星辰元气,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触及。
九死蚕加上续天神诀,已经展现出了惊人至极的效果,而此时人王玉璧的功效,竟然也比平时强了数分!
皇后说完了这些话,才真正的抬起头来,看着容姓宫女,道:“至于你有些畏惧丁宁的天赋,生怕他得到了续天神诀之后,修行的速度更快,有朝一日他真的挑战你杀死你,我只能告诉你,既然这些事情你是替我去做,我自然不会让他有挑战你的机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续天神诀……落在他的手中,从他手中获得,自然要比存在岷山剑宗的剑塔里更容易获得。”容姓宫女面对皇后并不像其余人那么畏惧,她安静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诸多天命,聚于长陵,只是谁才是真正得到天命的人,却不一定。”
这是连他都难以想象的修行速度。
看着恭敬行礼告退的容姓宫女,皇后微微一笑,淡淡道:“我对这名少年倒是越来越有兴趣。”
她冷漠的自语了一句,突然之间身体却是微微的一震,皱着眉头抬头往上方的天井看去。
清幽的皇宫深处,皇后的书房里,皇后郑袖站在www.hetushu.com灵莲池前,看着弥漫在洁白无暇的灵莲上的氤氲灵气,面如寻常的对着垂首恭立在下首的容姓宫女缓缓的说道:“早在我大秦灭韩之时,天下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说法。因为天空里最明亮的数颗星辰始终在长陵的正上方,在过往的很多年里,天时地利,也一直在印证着这样的说法。我大秦,关中八百里沃土,连年来风调雨顺,根本未曾遭遇过天灾。昔日我最为担心的是赵,昔日赵王朝既灭,楚燕齐这些外患我并不担心,所需要担心的只是长陵自己的事情。”
他体内的真元开始流动。
在他盖上这个青玉盒子的瞬间,元气不再从续天神诀中喷涌而出,他一直在飘舞着的发丝开始垂落,然而就在此时,他腰侧的那柄末花残剑不停的颤抖起来。
对于一些原本就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修行经验的修行者而言,很多东西只需要知道方法。
若不是当年那人和百里素雪交恶,一生都不得入岷山剑宗。
无数看不见的线路里,那些和这些银色星辰性质一样的星辰元气被自然的吸聚过来,如无数看不见的雨霖不断渗入他的身体。
这是真正的脱离死亡,获得新生的感觉。
“一切都在明处,所和*图*书有人最多只会觉得我专横,却不会有太多其他的想法。”
最叵测的便是命运。
若是那人能进岷山剑宗,郑袖也能随他进入岷山剑宗,从而也能看到这篇功法,那又会如何?
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获得成功,因为这种试探的过程也和运气有关,然而有少部分人却是终于试出了强大的功法,这才有许多惊世篇章遗留后世。
他怀中的那块人王玉璧中一团如人影般跳跃的昏黄色光焰也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疯狂涌动着。
推开这扇门只用了片刻时光,然而看到续天神诀,看到这扇门,却是花了许多年的时光。
她的目光触及蓝色的天幕时,感知却是已经落向更遥远的星空。
容姓宫女的身影消失在这清冷的殿间,皇后脸上的淡淡笑意也全部消失,眼眸深处也恢复了绝对的冷漠。
丁宁体内的五气本身已经异常的汹涌。
所以这就是命运。
“必须要有威势,别人才会畏惧。”
他体内隐匿在最深处的那无数小蚕也承受了雨露,也变得滋润,骤然欢腾起来。
“但就如岷山剑宗的规则一样,也要让人觉得有你规则,也要让人看到只要是大秦的人才,你就会退让和容忍,这样所有人才会自然以大秦为http://m•hetushu•com重。”
燃烧产生了更高的温度,让五气散发得更为猛烈,眼看这些“锅”里的水很快就要蒸干。
末花残剑末梢那无数丝剑丝,开始微微发亮,在和往常一样盛开无数朵细小白花的瞬间,剑丝的尖端也开始透亮,就像有星光在透出来。
对于修行经验和那些人同等,甚至比那些人还要高的修行者而言,得到这样的惊世篇章,只是直接省略了盲目试探的过程。
甚至在这一刹那,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容姓宫女将头垂得更低了些,心想承认恐惧总比真正的死亡来临要好得多。
此时丁宁气海里的五气,反而剧烈的燃烧起来。
……
他缓缓的将这本青玉经卷收起,放入盒子。
飘离在周身之外广阔天地里的星辰元气开始晃动。
因为即便是岷山剑宗之前很多已到七境的天才,花去了半生的时间,都没有领悟续天神诀的所有真意。
随着那些银色小星辰在丁宁的体内不断压缩,就像磁铁一样,对这些淡薄的星辰元气的吸引力也变得越来越大。
然而所有人都不会想到,续天神诀对于丁宁而言只是一扇门。
他就如同只是轻轻一推,便在这个清晨,轻易的推开了这扇门。
丁宁的眼睛闭着,睫毛却是忍不住颤动了和-图-书起来。
水干则锅裂,五脏便到衰败之时。
丁宁深深的呼吸着,他的目光从感伤到再度变得宁静。
修行究其理,只是对于身体奥秘和周围天地的不断探索,到了一定的境界,很多道理都是通的。
他体内那些干涸的经络和血肉,接受着浸润,慢慢变得丰盈起来,焕发出鲜活的生机。
即便是有意压制,但是他实在岷山剑会时才堪堪突破了四境,接着身受重伤并没有多少时间修行,然而令他震惊的是,四境中阶给他的感觉已经距离并不遥远。
五脏之中的五气就像是煮沸的蒸锅一样不断汹涌的散发出来,而他的五脏就像是蒸锅里面的水一样,不断的干涸。
最令他此刻感慨的是,皇宫深处那名最尊贵的女主人郑袖也不可能看到岷山剑宗的这篇至高宝典,否则她一定会察觉这篇功法上和她所修的功法的一些共通和相克之处,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或者毁灭这篇功法。
“这些年能够让你真正感到害怕的只有这酒铺少年一个。”
他们只需要知道方法,只需要知道那些线路有用,只需要知道需要如何去触动那些线路。
所以他体内的那些“锅”里的水没有蒸干,反而慢慢的多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他体内原本如涓涓细流流淌的真元和-图-书变得越来越雄厚,渐渐开始如奔腾的小河。
“诸多天命,聚于长陵。”
在岷山剑宗任何人眼里,丁宁还只算是一名初窥门庭的修行者,需要弄清那些简单符文,以及这部没有什么文字的典籍上所要表述的一些东西,以及相关的天地元气和线路,都需要很长久的时间。
那些原本干涸的五脏,却是开始就像积蓄了很多清水的泉眼,汩汩而动。
然而就在此时,她分明感到天地之间的星辰元气有些微弱的变化,只是这变化来源于何处,到底是因何而变化,她却是无法把握。
或者用最贴切的言语来形容,在过往的很多岁月里,无数优秀到极点的修行者,都在不断尝试着去以不同的顺序,不同的力度去拨动那些线路,试探产生的反应。
他都感到了震惊。
就如同周身无数天地元气运行的线路,他们都已经知道那些线路的存在,不像一般的修行者,甚至根本不知道那些线路在哪里。
五气还是不断的从五脏中被逼出来,不断的燃烧,然而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的星辰元气却是比这些燃烧的五气还要多。
然而当这些燃烧的五气在狭小的空间里瞬间碰撞,压缩,在极高的温度下,便有无数点银色的亮光生成,就像是无数颗真正的小星辰在爆炸和燃烧中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