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五十三章 王侯座下

随着马车的前行,所有关注着这辆马车动向的人也都看出那处院落便是丁宁的目的地。
给予什么样的理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态度,他知道刘宫将也一定会知道他的尽力回报四字带着什么样的分量。毕竟他此刻所说的这四个字,和关中谢家说这四个字也没有什么区别。
“前面巷口左拐。”
同样的灰色屋檐,却是不像长陵大多数的灰色屋檐一般正气,屋檐的边缘有些往上斜飞之时,就像一双腾飞的秀气鸟羽。
她不知道一名六境中品修为的宫将说出这样的话,丁宁还能有什么样的办法。
“你什么意思?”听到他这样的话语,刘宫将却是微微一怔,旋即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净琉璃并不知道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份,但就算是她也看得出这名中年男子的面色很难看,至少可以说,他并不欢迎她和丁宁的到来。
“答应他。”
思绪随着这些变化的街巷和院落延伸,他的记忆也慢慢的和现在的长陵彻底重合,然后他忍不住轻声自语了一句。
长陵现在的这些街巷对于丁宁而言熟悉到了极点,他甚至可以很清晰的判断出任何一座角楼发出讯息之后,驻守在长陵的各支军队的到达某个位置的准确时间。
这名面容清和图书秀,长发只是随意的垂落在身后的青年认真的看着面容渐渐发白的刘宫将,道:“然后或许我们会一起死。”
她的眉头顿时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在数息之后,有些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用威胁我,报恩是很正常的事情。”刘宫将微眯起眼睛,抬起头不看丁宁,冷淡的说道,“连梁大将军如此的将才都只是如此遭遇,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在长陵做一名宫将已经很好。我也不会奢望再能上前一步。”
因为时间间隔太过遥远,即便从记忆里召回了一些回忆,这些回忆还是显得有些模糊。
这一声极为简单。
他有些意外。
面对有可能是岷山剑宗下一任宗主的净琉璃,以及丁宁这样的天才,没有任何院落的主人会无动于衷,也没有任何院落的主人敢采取倨傲和置之不理的态度,除非他根本不知道净琉璃和丁宁的身份。
所以他指挥的慢,净琉璃赶着的马车也慢。
丁宁的目光沉冷了下来。
“理由其实很简单。”
但是今日的长陵并非以前的长陵。
丁宁看着这名宫将,嘴角也泛出了一丝冷笑:“只是你真考虑好了做出这样决定的后果?”
净琉璃挑眉。
“对不起,我拒绝。”刘宫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http://www.hetushu.com当脸上愕然的神色开始消退,他的目光又恢复了冷漠,然后他摇了摇头,说道。
办法总是会有,但是现在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进入那片金桂林。
丁宁以晚辈见礼,宫门守将对于他和净琉璃的身份而言并不显得多高,所以他对这名中年男子的态度实是已经十分恭敬,然而这名中年男子的脸上却是反而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大秦有十三侯。
当看清这名青年的容貌,周围聚集的许多人都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们开始反应过来这是为什么。
“在梧桐落酒铺时,我便听闻许多年前,这里的金桂酒坊是长陵最有名的酒坊,现在金桂酒坊早已不在,但听说一片金桂林是留存了下来。”
很多院落已经彻底变化。
“什么?”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声并不响亮的声音在他和净琉璃后方的巷道中传出。
刘宫将愕然,因为太过惊愕,他脸上的寒意都少了数分。
这个时候这名宫将看着丁宁,又微嘲的接着说道:“只是你在岷山剑会里,包括现在逼迫那名宫女的有些手段,也同样很无耻。”
宫将不是这人的名,而是官职。
丁宁沉默不语。
“看来他倒是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m•hetushu.com么无用。”
净琉璃也忍不住转头看了丁宁一眼,就连她都觉得丁宁的这些话有些荒谬,完全不能让人置信。
很快所有一直在关切着这辆马车动向的人也都发现,这辆马车不是要回墨园。
他只是微微颔首,有些漠然道:“不知岷山剑宗的高徒陡然到访,有失远迎,只是不知何事?”
今日里丁宁以四境破五境,已经令整个长陵震惊,接下来他难道还要去做什么事情?
顺着丁宁的目光看去,净琉璃看到一片灰檐。
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岷山剑宗。
丁宁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净琉璃听清了他的声音,忍不住转过头来问道。
她眼眸里冰寒的怒意迅速的消退,然后如真正的侍女般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始安心驾车。
“好像变成了私宅。”
这名宫将的这句话声音不低,很多人都听清了这句话,接着很多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有些原本是农田的地方变成了热闹的坊市,有些原本是酒坊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染坊,有些原本是染坊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寻花问柳之地……
而那名王侯平日里都不在长陵,应该是和丁宁最扯不上关系的一名王侯。
丁宁抬起了头,看向了前方一处,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轻声道:“马上就快到了和图书。”
丁宁的面容慢慢平静下来,然后对着净琉璃说道。
只是一声淡淡的指路,然而净琉璃却偏生听出了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她转头看向丁宁。
这名宫将压低了声音,连嘴唇都几乎不动,缓缓的挤出冰寒的声音:“并非是因为我想讨好那容姓宫女……相反,我也很不喜欢那名狐假虎威的宫女,但很可惜,我是梁大将军的旧部。你应该明白你和王太虚对于梁大将军意味着什么。”
丁宁却不心急,只是平静的看着刘宫将,等待着他的回答。
梁大将军这四个字原本在他的计划里,只是却在后面,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
顿了顿之后,这名宫将看着丁宁,鄙夷的说道:“如果你敢挑战我,若是能够胜过我,别说是一株金桂,便是你将整个金桂园都从我的私宅中搬出去,那又如何?”
丁宁看着他,道:“即便是拒绝,也要有理由。”
他注重眼前,却很少去想这些街巷在很多年前是什么样子,每道院落以前是做什么用的。
顺着声音望去,所有人只看到一名身穿淡紫色长衫的长发青年缓步走来。
“我们军人做事也十分简单,而且我也知道了这些天来你最擅长用的手段。”
这名青年属于十三位王侯中某一人的座下。
他下了马车,对着这名和_图_书中年男子微躬身行了一礼,道:“晚辈丁宁见过刘宫将。”
当净琉璃赶着的马车在这间院落的大门前停下之时,这间院落的主人从大门里缓缓走了出来。
丁宁看着这面容不善的刘宫将,平和的说道:“我想求进这片金桂林……挖一株金桂移至墨园。”
丁宁看着他说道:“只是先前做酒,也总想做些桂花酒,想着今日既然出了墨园,墨园里又有地空着,到不如来最好的金桂林求一株回去。今日刘宫将若是肯割爱,他日自然尽力回报。”
她知道,这种屋檐是胶东郡的样式。
很清楚丁宁的这句话同样有分量的刘宫将却是冷笑了起来,而且冷笑中的嘲讽意味越来越浓。
“否则我会挑战你。”
这名中年男子姓刘,是大秦皇宫的宫门守将之一。
净琉璃不知道丁宁接下来要去哪里,但她可以肯定丁宁不是要回墨园。
只是即便是这处院落的主人,对于丁宁的到来也异常的困惑。
这间院落的主人是一名蓄着短须的中年男子,身穿着一件黑色绸衫。
他知道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份,但却不认为这名中年男子和自己存在什么过节,所以他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何会这样的脸色。
“我知道以我的修为而言,说这样的话很无耻。”
“往前……再左拐……”
“理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