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五十七章 说不出的真相

此时他不是想要发出任何惨叫或者不甘的声音,而是想要竭力传递出某个讯息。
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股剑意给他的感觉并不强烈,然而却分外危险。
他的整个脖颈都朝内凹陷了下去。
丁宁直起了身体。
那似乎是……无数小蚕!
钱道人如野兽般的惨嚎声戈然而止,唯有鲜血嗤嗤飞洒的声音和一种漏风的声音。
他停了下来,右手再抬起时,手中已经有了一块止血的纱布。
虽然看着钱道人身上那些可怖的伤口,明知道钱道人已经不可能活得下去,但在这柄飞剑嗤的一声准确又刺中他心脉部位时,所有人的心脏还是不由得一颤。
他努力的张开嘴。
此时她的眼睛里只有深深的不解。
不只是他的喉结处多出了一个窟窿。
每一声沉闷的刺破血肉声,都让所有围观的人心脏剧烈的收缩一次。
既是追求速度的极致,便早已想好了每一个时间点该如何做,寒煞剑气从双臂经络中冲出,双臂的肌肉甚至还在抽搐和震颤之中,丁宁的右手便已不知何故已经能够强行笔直的刺出。
丁宁抬起末花残剑,但这一刹那真正对钱道人造成威胁的,却依旧是他积蓄于体内的星辰寒煞剑气。
而接下来丁宁平静的一句话,却是让她真正和-图-书的震惊起来。
急剧的破空声甚至盖过了他这一声惊呼。
丁宁没有再前进。
然而只有他才真正知道,是那一瞬间,有无数道古怪的劲力破坏了他依附在那道飞剑上的真元。
“因为不只是你的修为和用剑手段,连你一些下意识的对敌习惯,我都清楚。”
他的左手上卡着钱道人的飞剑。
丁宁的眼眸明亮,左手挥出,毫无犹豫的拍上这柄飞剑。
惊呼声中,他的脸色剧变,已经往前冲出一尺的轻薄飞剑准确无误的在两道黑色剑光剑摆动,将所有的寒煞小剑激得粉碎了,于此同时,他这一柄飞剑的剑路依旧向前,落向丁宁的右臂。
钱道人的身体也无法终于站稳,在从气海处涌出的真元和气血的反冲之下,他的身体踉跄着就要往后倒退。
钱道人无比惊恐的掐着自己的喉咙。
在一个呼吸之间,丁宁在钱道人的气海处连拍数次,扎入钱道人气海的剑尖令钱道人体内的真元彻底散落无所归处。
但也就在这一瞬间,丁宁抬起了头,他平静而深如海域的目光让钱道人莫名的一滞。
剑意来自于平滑的切面,然而只是淡薄的剑意,却没有任何真实的剑气。
然后丁宁上前一步,到了他的身前。
钱道人无法理解。
hetushu•com和所有擅长飞剑的剑师一样,近身战便是他最薄弱所在。
钱道人霍然醒觉这是因为什么,一声惊呼。
嗤嗤嗤嗤……
那里只是一个树桩。
所有人听到一声如同灯笼破裂的声音。
他的剑并未能够穿过丁宁的手掌,而丁宁手中的末花残剑,却已经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膛,散开的剑丝,瞬间就将他胸腔中的脏器绞成了一团烂泥!
这是真正的生死战,然而获胜者竟然依旧是丁宁。
“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不只是为薛老头复仇。”
因为他知道真相。
他无比惊恐的看着丁宁,往后倒下,轰然砸地。
在钱道人的感知彻底被那一道剑意吸引的瞬间,他的右脚狠狠踏在石板路上,脚掌下的石板都瞬间炸裂,凭借着强大的反震力,丁宁的身体如箭矢般往前射出,于此同时,他体内所有积蓄的寒煞剑气在一刹那涌出,首尾相连,如两柄极长的黑剑,瞬间就刺到了钱道人的胸口。
因为这股剑意来自于净琉璃。
直到此时,震惊和恐惧才开始泛滥。
一片死寂。
“借剑意!幕天秘剑!”
“去茶园?”她下意识的重复了这三个字。
剑尖如刺穿豆腐般刺穿了他的手掌,一篷鲜艳的血雾在丁宁的手掌后方冲出,和_图_书他的左手衣袖尽湿。
在丁宁转过身来之时,她下意识的觉得丁宁会用最常回答她的一句话回答她,那就是“以后你会知道。”但是丁宁的轻声回答,却是让她愣住。
丁宁面无表情的松开右手,弯腰钻入钱道人的怀里,他的左手反拍向钱道人的腹部。
“我们去茶园。”
“你死在我手里,不冤。”
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下的决斗,一对一的比剑,难道还能作弊,以二敌一不成?
然而他这次即便负伤,此刻的画面,却比前几次更加让人在酷热的暑意里感到森冷的寒意。
然后他用同样惊人的速度包扎了自己的伤口,止血。
钱道人最为可怕之处,是他的飞剑比长陵很多剑师的飞剑要快,所以要想战胜钱道人,他也必须追求速度的极致。
马车出了墨园数次,之前他没有负伤。
“你怎么会方侯府的秘剑?”
净琉璃是岷山剑宗宗主百里素雪的真传弟子,修的都是岷山剑宗的最高秘剑,剑意自然非一般的长陵剑师所能相比。
“那本来不是方侯府的秘剑,是巴山剑场的秘剑。”
他的右手落向自己的左掌,随着一声轻响,他拔出了这柄插在自己左掌心的飞剑,就像投掷一柄匕首一般,望着倒退的钱道人胸口掷去。
在鲜血的溅射中,www.hetushu.com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左掌毫无停留的拍向钱道人的咽喉。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真相。”
听着丁宁在他耳边近乎嘴唇不动发出的声音,钱道人的嘴张得更大,他更想喊出声来。
然而他发现,只是那一个停滞,他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在其余所有围观的人眼中,是丁宁用对自己残忍的手段,用掌骨硬生生的卡住了他的飞剑一瞬。
既然丁宁有信心来找这名道人,她便肯定丁宁能够战胜。
最为关键的是,他并没有艾大夫的那种防御手段。
剑身发出刺耳的刮擦骨骼的声音,令四周所有眼见这一幕的修行者脸色都顷刻苍白起来。钱道人的眼眸微微眯起,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接下来的一刹那,这柄飞剑就该顺势穿过丁宁的手掌,切断丁宁持剑的右腕。
他忍不住朝着剑意袭来处看了一眼,或者说感知朝着那股剑意袭来处扫去。
直到此时,一片片骇然的惊呼声和尖叫声才响起。
噗!
无数的惊呼声和尖叫声响起。
唯有嗤嗤的出血声,以及从钱道人洞穿的喉咙里传出的古怪的赫赫声。
同样的手段,似乎和对付艾大夫时没有任何区别,然而钱道人知道和丁宁对付艾大夫时相比,前面已经多了一道至关重要的密剑。
噗!
在凄厉的惨和_图_书嚎声中,真元彻底散落的钱道人双手拍向丁宁的面目,一些疯狂乱走的真元在他的指掌间如同缭绕的闪电。
虽然天赋所限,他的修为自四十余岁后就无法寸进,但在这一柄飞剑上却不知道花了多少年的苦功,即便丁宁的一出手让他足够震惊,但此时他依旧有信心在丁宁的剑落到自己身上之前,瓦解丁宁的这一剑,甚至直接杀死丁宁。
这一声惊呼的原因,在于他发现自己已经慢了。
一个刚刚被切断,还在往外涌出汁液的黄杨树桩。
直到此时,丁宁的动作在所有人眼中似乎也未有所停顿。
噗!
围观的人们大多见过很多次决斗,但从来没有一次决斗让他们觉得如此血腥和残酷。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
净琉璃的眼睛里没有太多震惊。
……
他原本比艾大夫能够快出不知道多少,但就是因为那一道没有实质性伤害的淡薄剑意,他的反应已经比艾大夫还要慢。
丁宁在她身侧走过时,转头看了她一眼,轻声道:“比一天之内失去一个重要的师友更加难以承受的,是再失去一名爱人,或者看着那名爱人承受比死还难受的痛苦。”
在这极短促的时间里,他想清楚了为什么这股剑意让他感觉分外危险。
然而在接下来一瞬间,他却是像一头野兽般厉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