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五十八章 我来挑战你

庭院内的蝉鸣顿止。
容姓宫女站在檐下等着。
在长陵很多认识容姓宫女的人眼中,容姓宫女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感情的泥偶,和皇后娘娘一样冷酷,这样的失声惊呼,落在她身上,更是让人无法想象。
……
这名男子精致的眉毛微微挑起,开口说话的瞬间,一柄纯黑色的长剑无声的浮现在他的身前。
数息之后,黑衣男子摇了摇头,说道。
黄袍中年修行者眼睛里异样的光焰迅速消退,然后垂首,接着说道:“那辆马车没有回墨园,正在往一片茶园去。”
有时这柄剑在身前,有时这柄剑在身后,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柄纯黑色的剑和这名男子,却都给人无暇可击的感觉。
夏日的阳光照耀在金黄色的屋瓦上反射下来,有些刺目。
“你很会杀人。”黑衣男子微眯起眼睛看着邵杀人,摇了摇头,道:“但你未必是我对手。”
容姓宫女的身体和面容再次僵住。
和上次来茶园一样,丁宁在茶园外下了马车,然和_图_书后沿着田埂走向茶园里的竹庐。
……
马车已接近茶园。
听着丁宁的这些话,净琉璃没有说什么,但是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钱道人之后,在转身的瞬间,她开口对丁宁轻声说道:“你对他的态度,会不会太冷酷了点。毕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死了一个人……,你应该知道,长陵大多数人不喜欢皇后,就是因为她太过冷酷。”
竹笠的下方,是一张养尊处优的脸,异常洁净而幽黑的长发用一个白玉环束起,五官清秀,看不出多大年纪的男子脸庞,给人的感觉连眉毛都修剪过一样,不但给人完美而且给人异常精致的感觉。
钱道人对她不只有教导之恩,还有养育之恩。
对于净琉璃而言,这辆马车从黄杨道观行到这里,都是一片坦途,没有半分的阻碍。
但是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就如钱道人虽然平日里也渐渐淡忘她,但在见到丁宁之时,他还是第一时间想帮她杀死丁宁和_图_书一样。
茶园的主人,那名安静的中年男子张露阳正在挑水,看到走来的丁宁和净琉璃,他放下了担子,对着丁宁和净琉璃颔首致意。
黄袍中年修行者再将头低了些,接着说道:“娘娘让你不要出宫。”
在平日里,其实她也并不怎么看重钱道人,甚至有些将钱道人遗忘,就如很多离开家乡很久的年轻人,当自己都年纪很大之后,便甚至慢慢淡忘了父母,忘记了那些亲眷一样。
黄袍中年修行者慢慢站直身体,眼睛里出现了一些平日没有的亮光,只是此时的容姓宫女的注意力不在他的身上,所以根本没有察觉他的异样。
一名黄袍中年修行者出现在她这处庭院的门口,对着她微微躬身:“钱道人死了。”
黑衣男子带着一丝倨傲笑了起来,看着他道:“或许我是故意的?”
容姓宫女的心骤然下落,落到了不知何处,就像是落到她身底下方的某个无形深渊之中。
邵杀人的目光沉了下来,他沉冷的看着黑衣和图书男子那柄游动的黑剑,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开玩笑,所以你可以试试。”
邵杀人的声音响起。
“只要你在这里停下来,等着茶园的事情结束,那就不一定要这样。”
那辆马车离开墨园的时候,她便知道今日必定有事发生。
“我可能最终不会讨长陵绝大多数人的喜欢。”丁宁坐上马车,看着自己受伤的左手,认真道:“我已经很累,所以没办法再去顾及这些人的想法。”
丁宁颔首回礼,然后说道:“你说了谎。”
邵杀人看着这名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
有人来。
剑身明显很坚硬,但此刻在他的身体周围缓缓飞绕,却又给人一种特别灵动和柔软的感觉。
当净琉璃所驾的那辆马车行向这片茶园时,一名头戴着竹笠,身穿着黑绸衫的男子也正从一条小道朝着这片茶园走去。
她不希望钱道人出事。
这名男子的视线里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不一定要这样。”
城南近郊,茶园。
邵杀人看了他一眼m•hetushu•com,道:“的确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辆马车终究会进入茶园,因为只有她一个人不想让那辆马车进入茶园,但是整个长陵有很多人想要让那辆马车进入茶园。”
他和这片茶园还有十几里地,其中隔着一片竹林,还有一条小溪,小溪上有一座木桥,上面缠满了许多绿色的藤蔓,绿色的藤蔓甚至长到了水里,看上去十分的水灵。
“其实我们这里也没有多少意义。”
“钱道人已经死了,被我杀了。”
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就像宫里冬日堆砌的雪人。
净琉璃的眉头微微蹙起,想着这些时日丁宁的修行,再想着他方才用手阻剑的决然,她便垂下头颅,不再说什么,只是开始驱车。
在他停下来的瞬间,他头顶上的竹笠就顿时被数柄利器割裂一样,裂了开来,掉落在地上。
在被钱道人看中收为弟子之前,她只是一名流落街头的孤女,最终的下场只有两种,要么倒毙街头,要么成为青楼中下场悲惨的雏妓。
“现在我来http://www.hetushu.com挑战你。”
顿了顿之后,邵杀人看了这名男子脚下的那几片竹笠碎片,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嘲讽和挑衅之意:“徐焚琴,要是真有信心,你的这顶竹笠就不会破。”
但人毕竟不可能真的没有任何情感。
容姓宫女当听到钱道人死讯的时候,还只是身体僵硬着,然而当此时听到黄袍中年修行者说的这句话,她却是不可置信的霍然抬头,直接失声惊呼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她知道丁宁去了黄杨道观。
“真的要这样么?”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前,那座缠满了许多绿色藤蔓的木桥上并没有人影,但是在他的声音响起之时,他的人影却已经出现在那座木桥上。
邵杀人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不会去想谁是谁的对手……我只知道要么杀人,要么被杀。”
黑衣男子的笑意消失,眉头挑起,但是他不再多言,黑剑也始终只是游动,不往前前行一分。
当丁宁真正找上钱道人之时,往日的那些恩惠,种种愧疚与善念,也开始充斥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