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六十七章 心痛

不只是因为丁宁是岷山剑会的首名,不只是因为这是一场前戏已经做足了的大戏,最关键的还在于,这是一场越境之战。
监天司的司首夜策冷到了。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丁宁所在的这片街巷。
丁宁平静的看着越走越近的容姓宫女,冷漠的出声,道:“我要挑战你。”
在很多人还在震惊无言时,丁宁满足的笑了起来。
至少在时间上存在很大的问题。
还有很多的大人物都混杂在这样的人流中,其中还有岷山剑宗的数名绝世强者。
因为她独特的身份,再加上这一战的意义,以及她身上此刻散发的那种特殊的气息,两侧的人群虽然已经很拥堵,但却还是不自觉的往两侧回避,她身前的人群如潮水一般的分开,道路显得越加宽阔。
然而也有人不愿意看到这一战的发生。
就在这名黑衣男子停顿下来之时,一个带着独特的桀骜不驯的气息的女子声音,从河中传来,传入了他的耳廓。
“你说的是那排白骨字?”
这名黑衣男子笑了起来。
他甚至还看到了有一辆方侯府的马车,那里面应该是修为尽废的方饷。
天空有响雷声而无语,天气炎热而许多人聚集一起,很多人闷热难当,几欲昏死过去。
对于http://www.hetushu.com他而言,当他提及皇后时,容姓宫女没有回头,他便已经无法回答。
容姓宫女微冷的声音却接着传入了他的耳廓:“然后等着他突破六境七境,然后来杀死我么?然后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在皇宫里,等待着有一天他来杀死我?”
她知道徐鹤山所说的“他们”,便是谢长胜等那一批丁宁的朋友。
虽然只是来了徐鹤山一个人,但他说的这句话,便代表着当时的那些年轻人依旧站在丁宁一起。
绝大多数人都想看到这一战的结果。
远处的人潮之中却是又泛起了异样的涟漪,发出了很多惊呼声,让人的精神一振。
这名中年男子一怔,不知道容姓宫女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桀骜的看着这名英俊的男子,道:“其实你应该更关心我为什么要来对付你。”
这人是徐鹤山。
这名中年男子无法回答。
丁宁淡淡的看了容姓宫女一眼,道:“不是他留下的,也可能是他告诉别人的。”
徐焚琴微微一怔,旋即笑了起来,道:“生死才是最重的大事,此时何须顾其它?”
“你认为我是因为怕死,所以才一定要出来和你决斗么?”
他的声音在此时并不响m.hetushu.com亮,但是却似乎传遍了这一带所有街巷,让许多人的身体都战栗起来。
容姓宫女面无表情的看了这名中年男子一眼,从他身侧走过。
丁宁沉默了片刻,道:“只有在人要死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才会想这么多毫无意义的事情。”
丁宁和容姓宫女此时所在的地方距离这片茶园相距很远,但是他之前得到的消息,却是在这里能够截住容姓宫女。
他此时距离张露阳所居的那片茶园不远。
一名面容冷漠的女子身穿着普通农妇的衣袍,缓缓穿过人群。
容姓宫女缓缓抬头。
整个长陵的重心都似乎在朝着这里倾斜。
黑伞的阴影把她的脸颊笼罩在内,更加看不出她脸上的情绪。
黑雨伞突然分开了一线,让一名比丁宁看上去略大一些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然而现在丁宁是五境,那名容姓宫女是六境,若是五境能够战胜六境,这也足以改变所有人的认知。
神都监的陈监首也到了。
一名也看似穿着普通布衣的中年男子没有让路,看着走近自己身前的容宫女,微颔首,轻声道:“请不要这样……皇后想必也不希望这样。”
接着黑伞分开,她走了过去,出现在了丁宁的视线里。
和-图-书街巷间从喧闹变得一片沉寂。
“碧海潮生明明是最为大气磅礴而又有优美意境的剑意,但是跟了郑袖,这样的一部剑经却偏偏被你练出了一帘幽梦的鬼气,真是可惜。”
丁宁有些温暖的笑了起来,然后对着这人微躬身行礼。
丁宁身前的道路早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只是那些持着黑伞的人将这处医馆前原本用于停歇马车的一块空地围了起来,这样丁宁的身前还显得很空旷。
黑衣男子想了想,竹笠下阴影里的双眼骤然亮了亮,有些不信般道:“白山水?”
一柄黑剑无声无息的悄然浮现在他的身周,如有生命之物开始游走。
即便是那些闷热得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的人,也开始有了耐心。
即便他再快一些,也不可能在这里截住容姓宫女。
接着他收敛了笑容,看着容姓宫女认真的说道。
黄真卫感到不理解,他甚至开始担心是不是墨守城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假传军令以及刻意的延误一些消息传递的时间,这本来就是郑袖最擅长的手段。”
因为在很多长陵修行者的记忆里,即便是那个人也只说过四境之下无分别。
因为这一日她要为自己而活,所以她需要很快的让这一战开始。
一股鲜活的气息从她http://www•hetushu•com的身上散发出来,她身下石板路间的尘土,开始像喷泉一样喷出来。
容姓宫女的面容又恢复了漠然,然后闪现瓷样的光泽,“我想让你死在我前面。”
一名戴着竹笠的黑衣男子停了下来。
笑得他头上的竹笠都碎裂成了无数的丝缕。
容姓宫女走到了黑伞的边缘。
“我答应你的挑战。”
他和丁宁见礼过后,只是认真的说道:“他们都还在岷山剑宗学习,所以让我来。”
丁宁笑了起来,“那你可以试试。”
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认识这名女子,但是看着周围人的反应和目光,感觉着这名女子身上散发的异样气息,所有人便知道这名女子便是那名容姓宫女。
然而此时,传到他手中的最新消息却是让他知道,之前传递到他手中的消息有问题。
但是之前一直极为关注丁宁,没有错过丁宁任何一战的墨守城却偏偏没有出现。
“既是生死战,那你还等什么?”容姓宫女再次抬起头,微嘲的看着丁宁,缓缓说道。
容姓宫女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怪异,然后说道:“茶园里的那排字,不是他留下的。”
她沉默的看着丁宁,双唇上的血色越来越浓,然后她摇了摇头,道:“这次不是你要挑战我,而是我要挑战你。http://www.hetushu.com
徐鹤山便是他们的代表。
人群里起了些异样的骚动。
她摇了摇头,轻声道:“你错了,我只是要赎罪……既然一切已过,没有任何的意义,那么我现在要救赎的,也只剩下张露阳一个。”
白山水踏上河岗,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名男子,带着一丝鄙夷般摇了摇头。
一片沉重的呼吸声在四周的人海中响起。
听到这句话,净琉璃的眉头微挑。
听着他的这句话,白山水也笑了起来。
自此再无人阻拦。
容姓宫女笑了起来。
“不希望这样,然后呢?”
“白山水,是什么让你这么有信心来挑战我?”
很多人曾经猜想过这两人在这里终于会面时会说的是什么样的话,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猜对一开始会是这样的对话。
因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最关键的是没有人知道那个日期代表着什么,而且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么?”
在容姓宫女开口之前,丁宁微讽的接着说道:“只要你死了,一切便都会结束。”
那么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更改传递道他手中的讯息?
白山水满意的抬头看天,道:“今天郑袖一下子失去两名左臂右膀似的人物,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心痛。”
……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笑过,所以她的笑容分外的古怪和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