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十四章 冶剑

杜红檀面色剧变。
巨碑骤然燃烧起来,变成无数燃烧的铁汁冲淋在飞旋的黑沙之中。
“血祭供养,这样的功法都被你们巴山剑场的人找到了,想来为了救你出去,那些隐匿在暗中的人,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咔嚓咔嚓数声裂响,贯穿于张十五气海之中的困龙索被全部剪断。
巨碑消失时,内里却有红光闪现。
这些如红色飘带一般的元气和气血的混合物诡异的从他的身侧飞舞过,形成一个诡异而艳丽的画面。
……
申玄依旧凝立不动。
……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的整个身体便燃烧了起来。
“商大小姐?”
他的手就如同和这巨碑粘结在了一起。
他身后的虚空里涌出一蓬黑气,瞬间迸射出数十丈方圆。
安静女子没有回应。
张十五笑了笑,坐了起来。
然而令这两名狱官骇然失色的是,这两柄飞剑却是莫名的在空中顿住,无法寸进!
白山水淡淡的说道:“这样就可以了。”
杜红檀更加不可置信,骇然出声。
赵四继续向前。
两名口中鲜血狂喷,尚且来不及闪避的狱官,以及随后涌来的五六名狱官在惨叫声中被这扇玄铁牢门拍飞。
在过往的那些年间,这些东西禁锢着林煮酒体内的一切,但是林煮酒体内的http://www.hetushu.com一切也在温养和淬炼着这些东西。
杜红檀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赵四。
沉重的玄铁牢门往外震飞出去。
剑初成,未饮敌人血时,便是最凶煞时!
这些钢丝、细索,在从他的身体里退出之后,却并未像张十五那边一样飘舞坠落,而是飞舞在他身前,开始以一种令人心悸的方式飞速的编织交缠,成为剑形。
就在他回首的瞬间,他身后一些飞流如瀑的黑沙般元气,突然凝聚,变成了数株黑竹,然后开出深红色的花来。
林煮酒身前形成的这柄剑上,不只散发出强烈的本命气息,甚至还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血肉气息。
他和白山水之间的空间里,就像是多了一个无形的巨人,猛烈的往前轰出了一圈。
赵四的手便握住了这柄刚刚冶出的剑,狠狠的朝着前方的黑沙中刺了进去。
这种剑师修的便是意念。
杜青梨此时脑中震荡未消,他愣了愣,不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那些所有捆缚住他身体的符器,包括所有埋在他体内的钢线和金索,也全部从他的身体里挤压了出来。
从他身体里流淌出来的所有鲜血,奇异的和被他意念牵引,重新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融为一体,如许多红色的飘带一样和_图_书,往外激射而出。
一柄深红色的长剑,就此形成,映得满室红光。
他不可能是这两个人联手的敌手。
白山水没有任何的动作,那一滴晶莹的水滴开始变化,变成无数的水滴,然后变成无数道水泡,一层层将白山水包裹其中。
红色的飘带如活物一般飞行,穿过十余丈的距离,落向最深处水牢的林煮酒的身体。
巨碑也渐渐往上翘起,重量就自然的往赵四那一端压去。
只在下一瞬间,这两名狱官口中鲜血狂喷,他们直接失去了和自己两柄飞剑的联系。
冲击波冲在一层层晶莹的水泡上。
这些钢丝和细索在林煮酒的身前越来越凝聚,再也看不出有缝隙。
两名身穿蓝色官袍的狱官第一时间出现在那间牢房前。
所以他无法阻。
他开始醒悟。
她的两根手指离开了这块巨碑,然后凌空虚握。
“我云水宫的剑意,最强的是至柔。”白山水站在无数重晶莹的水泡里,好像隔着无数重世界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申玄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而赵四这炽烈如血阳的一剑,也天生是阴沉鬼气的克星。
所以他要分出胜负。
他的身体被这一柄小剑洞穿。
当身体都失去控制时,他们远超寻常人的强大意志力和精神力,便能再聚hetushu.com天地元气,转而化为强大的剑意。
黑沙之中,数根黑竹却是顽强的生长出来。
无数黑沙如瀑流入他的手背,又化成黑气从他的手心流出,落在巨碑上。
在下一瞬间,嗤嗤嗤一片细微的声音从张十五的身上响起,那些深深刺入他身体,顺入他经脉,阻碍着他真元流动的钢丝全部从他的体内被冲出,如飘舞的柳丝一样在他身周的空气里飘荡。
他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柄小剑破入,刺入他的身体。
杜青梨一只眼睛看着白山水,瞳孔内强大的意味越来越浓。
杜红檀一声怒喝,落下的黑沙围绕着他的身体重重叠叠的飞旋起来。
有铁髓凝成了一柄烧红的小剑。
她抱着古琴,缓缓抬头,嘴角沁出猩红的血丝,但是两个眼瞳此时却全部是黑色,而且令人心悸的往外流淌着黑气。
杜红檀的呼吸彻底停顿。
只在一眼之间,他体内积蓄多年的天地元气尽数喷出。
他的身体从水中浮了起来。
轰的一声爆响。
当第一条红色的血带落入林煮酒的身体,林煮酒腐烂溃败的身上便散发出鲜活的气息。
这是林煮酒用了十几年的日夜,不只是用元气,还是用血肉供养出的一柄剑!
然而就在此时,白山水却是负手而立,对着他笑了笑,道:“你知和_图_书道么?其实我并不需要和你分出胜负。”
他们之前见到的都是白山水至刚的一面,而未发觉她至柔的一面。
他的整个人在往上。
当这些金属细索从体内抽离出来,鲜血随即沿着伤口流淌出来。
轰的一声聚震。
在他看来,当这碑的重量全部压向赵四时,赵四将会彻底承受不住,到时整个身体都恐怕会爆裂成无数片。
两柄飞剑缭绕着猩红色的气浪,交贴在一起,就像变成了一把剪刀。
赵四依旧没有回应。
一层层力量不断的在每层水泡之间的空隙消弭,这晶莹的水泡却是一层不破。
就如参加岷山剑会的心间宗的易心所用的心念剑一般。
因为他在此时感到了一种让他觉得极度危险的气息。
黑气里,出现了一名身穿深红色袍服的安静女子。
杜青梨的身体开始迅速地冰冷。
杜红檀却是霍然回首。
张十五躺在石塌上,明明气海都被独特的符索洞穿而缚住,甚至连身体内都穿了钢线,连自杀都不可能做到,然而此时,他的身体表面却好像燃烧了起来,不断的涌出猩红色的气浪,就像一朵朵红色的玫瑰花在不断的绽放。
杜红檀的厉喝声不断响起。
他的手迅速脱离了巨碑,往后拍出。
他带着明显的同情,看着沉默不语的赵四,继续出声。
http://m.hetushu.com他发现自己和长陵绝大多数修行者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虽然我很希望你继续坚持,很希望你就此死在这里……但是你真的要这么做?”
赵四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你还不退么?”
“那说明我做人做得还不算失败。”
这是他的家,是他最强大的地方,然而这对于商大小姐而言,也是她最强大的地方。
赵剑炉最擅长冶剑。
无数道白烟涌出。
晶莹的水滴静静的悬浮在白山水的身前,震荡不已,但是踌躇不前。
数根黑弦飞起,又消失在空中。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恐怖的速度冲向白山水。
杜青梨不认为她说的话有道理,但是他却莫名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杜青梨独目中的强大意味顷刻变成震惊。
“我只需要缠住你在这里便是。”
如巨剑斩向他的巨碑已经慢慢往上翘了起来。
噗的一声。
面对着两柄从窗间飞入的小剑,张十五笑了笑,未有任何的动作。
林煮酒笑了起来。
申玄看着在水中央开始新生的林煮酒,冷笑起来。
直到此时,这两名狱官才想到,这世间有一种剑经叫做念剑。
在牢房门还未打开时,两道不同色泽的飞剑已经从小小的透气窗中飞入,如电般直刺牢中石榻上的张十五。
她的手在古琴上弹动。
申玄的脸色渐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