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三章 师徒言

聂隐山轻叹了一声,“只是可惜……”
聂隐山看出了他的想法,难分悲喜的笑了笑,“你应该明白,现在的十三侯原本就是当年梳理了一遍留下来的。严相和李相都不会反对……灵虚剑门和岷山剑宗在之前的长陵那几年间都是置身事外,灵虚剑门和岷山剑宗不出头,便是群龙无首。她的动作越是绝烈,就越是容易成功。”
聂隐山看着缓缓垂头,嘴唇却是在轻颤的他,似是看透了他的内心。
殷寻突然开始醒悟,彻底的醒悟。
殷寻最强的是飞剑,至七境之后依然。
他想着元武登基前的那三年……难道现在的长陵能承受那种血雨?敢承受这种血雨?
聂隐山又转过了头,看着殷寻,道:“若是要战,我也希望你为朝而战,为亲友战,自己把握,不参与她和别人的恩怨便佳。人生如战局,哪里不是战。”
停顿了数息之后,聂隐山看着说不出话来的殷寻,道:“他认为若是所有修行地都尽归军队,可以完全像军队和臣民一样调度,那即便一些修行地失去自然更替的能力,但整合出来和*图*书的力量,却依旧要比现在强出太多。以学堂代修行地,天下人都可以修行,满是学堂,到时候再次第择优,这便是当年那人的想法。”
他的徒弟便是殷寻,曾经是某个剑院的弃徒,但是在他的调教下,在昔日长陵的那一批年轻人中,他突破七境的速度却可排前五。
当宝光观的光束冲天而起时,聂隐山就将殷寻召到了面前。
聂隐山又笑了起来,笑得很感慨,“只是这自然无异于一场变法,这些年郑袖只是没有这样的勇气。”
“现在的长陵已经不是过去的长陵。”
这次却是聂隐山没有说话。
“可惜她还是慢了很多年。”
殷寻看着那道刚刚才消失的光束,觉得自己一直都敬爱的老师的这句话很可笑。
殷寻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可置信的发出了声音。
聂隐山没有回答他的话语,只是反问道:“那你觉得最好是如何做?”
殷寻自然无法理解,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为什么?”
“当时牢牢笼聚那些人,让那些人可以战胜旧权贵,可m.hetushu.com以成功变法,一直到建立如今如此强大的大秦王朝的……便是那个人的野心和看法。”
殷寻依旧说不出话来。
殷寻寒声接着说了下去:“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并立却不足以为首,九死蚕便是群龙之首。是她惧怕九死蚕,怕长陵的很多修行者慢慢被九死蚕所用。她想要尽可能快的将整个大秦王朝变成一个铁桶江山,到时即便九死蚕再强,也很难有助力,一人如何对抗一朝。”
“当年她虽然成功杀死那人,但是那人凭着自己手中剑杀死她那么多人,又留下了九死蚕,让她晚了这么多年才能这么做。在我看来,若是以一个战局全局论,两人也只是各胜了一场。”
聂隐山轻轻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夜空里的明月,轻声说道:“到底是立于大义,建立一个万世长盛的前所未有的帝国,还是觉得不公,觉得他人的行为太过卑劣而要一战……当时的长陵,很多人也做了不同的选择,但实际上,最终决定的只是自己的意气,自己的情感。”
微微的顿了顿之后,他接着寒声道:www.hetushu•com“反对的修行地一多,她自然不可能成功。”
聂隐山摇了摇头,“反对的修行地不会太多。”
“你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徒弟。”
“不要像他们那样。”
他看着聂隐山,重重道:“是九死蚕!”
宝光观之后是庐石剑坊,庐石剑坊之后便是清山剑院。
他是长陵公认的,飞剑最诡异多变,最无法让人发现他飞剑所在的宗师。
清山剑院的老院长是聂隐山,他的身份很特殊,是大秦王朝在和韩征战时的一军统帅,在长陵兵马司很多人看来,若不是他在和韩的巨狼山一战里身受重创,失去了一条持剑的手臂而提早退隐,否则后来的大秦十三侯里,至少会有他的一席。
但是聂隐山很平静的看着他,说道:“我喊你来,就是要让你不要像他们那样。”
聂隐山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殷寻,缓缓的说道,“最为关键的一点,皇城集权,这是那个人在最初的商家变法时便提出的。这些年来,郑袖和元武只是在按照他当时一统天下的道路在走。无论是严相还是李相,还是那些王侯……他和图书们大多都同意这样的看法。那些根本无法认同他看法的人,在当年变法的清洗中,便根本无法登上高位。”
他修的虽是剑道,不是阴气深沉的鬼物之道,但是长陵的所有修行者却习惯称呼他为鬼剑师。
“最终长陵当然会损失很多修行者,甚至损失很多修行地,但是权力尽归皇城,这却是前面任何王朝都没有做到过的事情。”
聂隐山感慨的笑了起来,“即便是在幽帝时,天下虽万国臣服,但幽帝一死,王朝便分崩离析,诸侯国便又各自征伐不息,从未有过任何一个朝代,可以做到真正的天下一统。而那人要做的,不只是天下一统,是天下权力尽归朝堂,一令通而天下通。”
军队还未至清山剑院,庐石剑院的那一名宗师还没有和墨守城比剑,聂隐山却已经知道了今夜皇后颁布了什么样的命令,他用了很简单的几句话,告诉了殷寻此时长陵正在发生的事情。
聂隐山身为一军统帅提早退隐自然是很可惜的事情,但是身为清山剑院的院长,他也享了很多年的清福,而且也教出了一个好徒弟。
“什么!”www.hetushu•com
殷寻看着他,道:“逃出长陵。”
殷寻知道自己的师尊曾经是一军的统帅,看法和高度自然和寻常的宗师大不相同,此时他已经彻底明白自己的师尊只是让他接受郑袖的命令,不要反抗,但是他又骤然觉得屈辱和迷茫。
聂隐山看着他认真的摇了摇头,道:“当年巴山剑场灭,便是最好的时机,长陵诸多修行地早已被杀怕,尤其整个朝堂被清洗过一片,那时那些权贵更无别的想法。只可惜当年那人一剑入长陵,杀死了她和元武太多修行者,巴山剑场的嫣心兰选择同样的方式,以至于那时她和元武并无足够的强者可用,若是再强行这么做,恐怕楚、燕、齐三朝便拥军齐至。”
殷寻的第一反应很激烈,他身体周围出现了很多道明亮的剑光,那是他体内蓄积的力量都忍不住透体而出。
“现在晚了很多年,很多人又已经生了别的想法,现在她这次成功的越是容易,很多不喜欢她的人越是没有死去,将来的隐患便越多。这铁桶江山,也未必那么铁桶。”
殷寻莫名的有些愤怒了起来,道:“既然她注定成功,何来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