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五章 无处不长陵

“看来这一夜你看了很多场战斗。”
净琉璃低头思索了片刻,抬头用一种有些古怪的目光看着丁宁,“所以你反而很希望离开长陵?”
一座肉山般的身影带着一种恐怖的威压,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同样的天才,就看谁学得快,追赶者总是要快一些,你很快就会追上他。”丁宁看着她,也认真的说道:“既然很多人一生中看过的真正宗师战都没有你多,你回到岷山剑宗静修,一定会大有所成。”
“一夜征了那么多修行地,彻底将长陵城中所有的修行地慑服,接下来便要第一时间将所有这些修行地的修行者调走,以免生出后患。唯有将这些修行者从一场杀戮中马上赶到另外一场杀戮中,这些修行者才会拥有新的敌人。只有一场战争,才会满足所有的需求。”
丁宁看着她,道:“东胡和楚齐接壤,距离乌氏边关已远,那种地方,变数太多,自然也更加危险。即便是岷山剑宗的修行者,恐怕对那处地方都没有什么掌控力。”
他感觉得出净琉璃此时的气息十分平静,那双腿的震颤,只是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肌肉的自然反应。
若非有续天神诀,他身体m.hetushu.com里的很多隐伤这一生都不会好,只会越来越重。
远处的道路上,有一些烟尘震起。
大秦十三侯之一。
“成不成为敌人,或许并非由我们的意志决定。”
净琉璃不能理解,道:“我还要留在这里学习。”
丁宁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止,我应该会被遣去东胡边关。”
这是真正的天下大局,净琉璃依旧限于长陵,自然不可能理解,所以她再次像侍女般微躬身,道:“请赐教。”
清晨,如泥偶一样站立在桥头的夜策冷转过身来,她的目光落向陈监首身侧一条普通的阴沟。
接着他看着净琉璃又补充了一句,“至于楚,看来她是从来都没有担心。”
丁宁自然不可能听过皇后和元武之间的对话,但是此时,他却说出了一句完全一模一样的话。
净琉璃眉头皱得更深,“东胡?”
净琉璃没有看他的脸色,只是转身过去看着丁宁,道:“你猜对了。”
夜策冷笑笑,转身回桥,然后望着桥那一端的街巷走去,在晨光里脱出陈监首的视线。
“月氏已臣,尚余乌氏,若再平东胡,今后和燕、齐征伐便无后患。”
hetushu.com走到哪里去?”
“我只错过了墨守城的其中两剑。”净琉璃点了点头,说道。
一直在医馆门口的叶帧楠震惊的看着净琉璃,不能理解。
净琉璃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我看过了安抱石的一剑,他现在还是比我强。”
在叶帧楠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丁宁已经看着净琉璃出声。
在跟随着丁宁学习的这些天里,净琉璃无疑进步了很多,同样听到这些话的叶帧楠还无法想通里面的意思,净琉璃却已经开始明白,她的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道:“那你呢?”
净琉璃微微一怔,从丁宁平静的话语里,她听到了一些非凡的意味,她下意识的重复道:“回岷山剑宗?”
即便得了长陵很多名医的治疗,即便有着九死蚕和续天神诀,在杀死容姓宫女之后又杀梁联,这也已经彻底的超出了他身体的极限。
陈监首看着夜策冷的背影,一夜无言。
夜策冷微抿着嘴,没有笑,却是露出了两个好看的酒窝:“你看这一夜过后,连这里阴沟中的水流都被鲜血染红,留在长陵,想着的都是生死之事,哪里还有闲情。”
澹台观剑一时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hetushu.com顿了顿之后,道:“这要看皇后的旨意。”
“丁宁要留下,去边关?”净琉璃看着他,接着问道。
比他更快出现一点的,是一名很英俊的青袍男子。
“不用想着阻拦。”丁宁微微一笑,道:“我特别和你说这些,便是不想你有任何动作,既然我已经预料到这些,我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情。”
“是要我回岷山剑宗?”当澹台观剑穿过院门,净琉璃很直接的问道。
陈监首不是寻常长陵百姓,他知道夜策冷所说的这些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要想真正离开长陵,便只有将所有恩怨消解在长陵。否则天下何处不是长陵?”
丁宁笑了笑,道:“建功立业,不是绝大多数修行者追求的事情么,越是危险的地方,便自然越容易积累军功。”
澹台观剑这次没有犹豫,只是歉然的轻声道:“这没有问题。”
丁宁看了澹台观剑一眼,道:“我要带些人一起走,而且我要一两天的准备时间。”
“东胡和乌氏唇亡齿寒,且乌氏国人和东胡国人也是民风彪悍,乌氏被攻,东胡应该不会座上关,即便明面上不倾国出兵,偷偷派些军队支援也是至少的。大秦的军队不可能不防m.hetushu.com备。”
于是一时间他无法反驳。
顿了顿之后,净琉璃看着丁宁,认真的说道。
“你今夜站在这里看我,应该是生怕皇后做出更疯狂的事情,乘机对付我。”
顿了顿之后,夜策冷看着想要开口的陈监首接着说道:“徐大人带着我大秦几乎所有的铁甲战舰在海外,连海外众岛国都是一统。”
叶帧楠吃了一惊,这才彻底醒觉,昨夜里净琉璃竟是追着墨守城的剑光,看了墨守城的很多剑,看了很多场宗师之间的对决。
这是横山许侯。
夜策冷再次流露出面对赵斩时那种不容辩驳的气息,淡淡道:“墨守城选择成为皇后的雄图霸业的垫脚石,让皇后做成千古未有人做成之事,我相信那人的判断,今后我大秦王朝吞灭楚燕齐三朝,天下之大,哪里不是长陵,有哪里可去?”
丁宁望向西北的方向,微嘲的说道:“所以如果我不猜错,现在我大秦应该和乌氏起了征战。长陵城中这些修行地的修行者,正好被驱去边关,征服乌氏。”
晨光里,丁宁无比缓慢的走出房间,走向院内。
这不是装出来的。
陈监首却是难得的一笑,笑容里有些了清晨阳光的味道:“不喜欢这里,又不和_图_书是不能走。”
这是澹台观剑。
……
“你的意思是我岷山剑宗也会接受皇后的命令,和这些修行地一样接受征召,然后你也会去乌氏边关?”她皱着眉头,问丁宁。
当他从屋檐下走到阳光里,净琉璃便出现在院门口。
净琉璃皱起了眉头,她并没有愤怒,心中反而倒是有些佩服皇后的决断。
丁宁轻淡的说了这一句,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门外的道路。
“你应该马上就要回岷山剑宗。”丁宁看着她点了点头。
这条寻常街巷道路边上的阴沟里流淌的水此时是和陈监首身上的袍子一样,是深红色的,荡漾着血腥的味道。
丁宁摇了摇头,道:“你师尊会让你回去。”
澹台观剑微微一怔,点头。
“不要说海外仙山。”
她也走得很慢,而且神容也疲惫到了极点,甚至连双腿都在微微的震颤。
“但你不是绝大多数修行者,所以你的选择,还有你的算无遗策,才让我觉得总是有些不对劲。”净琉璃说完了这句话,然后深深的对丁宁躬身行了一礼,道:“不管你今日是否预言成真,不管我是不是马上要返回岷山剑宗,多谢你这些天对我的悉心教导,但是在将来,我不希望你成为我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