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三十章 仙符宗的钟声

消息的传递永远需要时间。
本身便跟不上,再加上不明其意的惴惴不安,这堂课张仪便更加听得糊涂。
不需要过多的问询,人流汇聚的方向,自然便是挑战者前来的方向。
然而这里是仙符宗,是整个大燕王朝最强的宗门,谁有这样的胆子……谁有这样的能力,敢公开挑战仙符宗?
正是因为这样的身份,所以平日里一般教习离开之后,便是她第二个离开,接着才是其余人。
因为她是慕容小意,她的亲小姑,便是现在大燕王朝的皇后。
他看着羞愧无言的张仪,摇了摇头,又问了一个问题,道:“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那你知不知道你师弟丁宁在长陵做成了什么事情?”
“他修为已过五境,是有史以来修行界的历史里,修为最快踏入五境的修行者。”
以至于在这堂课结束时,这名教习提问了张仪一个对于其他同窗而言很简单的问题,然而张仪却依旧无法回答。
这里是燕地,没有人亲眼看到岷山剑会开始前薛忘虚是如何死去,所以无人能够理解他的情绪。
当她起身动步,不再看张仪,和*图*书其余很多学生便也纷纷站了起来,不再看张仪。
这名教习是将最后一句恶言硬生生的忍住了,然而这句话出不出口还有什么区别?
再优秀那也是别人的事情,就算是师弟又如何?
她的爱憎,便也往往能够影响这一批学生中其余很多人的爱憎。
他很惊喜,震惊于“小师弟”敢做这样的事情,狂喜于“小师弟”竟然做成了这样的事情,他为“小师弟”感到骄傲,但是没有多少人感觉到他的感伤。
张仪愣了一愣,但是他却不再羞愧的低垂着头,而是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这名教习,急切道:“我师弟丁宁他?”
当大秦王朝灭韩、赵、魏开始,天下其余各朝就已经对秦怀有深深的敌意,尤其是在鹿山会盟之后,大秦王朝几乎已经是其余三朝公认的敌人。
“封玉师兄已经被他一击重创。”
即便是在长陵,无人敢拦截皇宫里飞出的黑色信鸽或者黑鹰,但是密笺的书写,传递,经手的环节多了,都需要消耗更多的时间。
这名少女不是这个讲堂里所有学生中最优秀的,也和*图*书不是修为境界最高,领悟力最强的学生,但是她的身份却是最尊贵的。
这间讲堂里其余学生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看着张仪的目光包含更多的情绪,但是听到这样的话语,张仪却是通体巨震,连嘴唇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绝大多数人看着张仪的目光里反而多了几分憎恶。
这鄙夷的目光不仅因为他糟糕的进境,还因为他来自秦地。
这名年轻的仙府宗修行者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接着说道:“黄天道门和我仙符宗,有些恩怨。”
然而也就在此时,山间响起了清脆的钟声。
慕容小意身份非凡,自然不可能只有和她同批入宗门的人结交。
这名仙符宗教习看着张仪,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他在踏入五境之后,便马上挑战接近六境巅峰的皇后身边的那名宫女……那名宫女你在参加岷山剑会的时候想必也见过,然后他成功了。在公平的决斗里,杀死了那名宫女。”
没有人安慰张仪。
慕容小意怔了怔。
这名教习说了两句,却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怒意,挥了挥袖,便直接离开了http://m.hetushu.com这间讲堂。
仙符宗的一间讲堂里,张仪盘坐在最后的一张草席上。
这名教习也是不理解的人其中之一。
慕容小意和她身边几名听到回答的好友顿时愣了愣,在她们的印象里,这黄天道门根本就是个不出名的小宗门。
让她发疯的最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她尝到了身边人的背叛。
他也习惯了周围同窗鄙夷的目光。
就如皇后料到了大浮水牢之变,却最终还是败在九死蚕手中,便是因为些许的时间差。
他已经习惯了坐在这个最差的位置,因为反正仙符宗的教习讲述的大多数符道真解他都听不懂。
以至于在下意识的跟着去看热闹的时候,他还处在惊喜和感伤的情绪里,无法自拔,还想着自己今后要什么时候才能回长陵,才能在薛忘虚的坟头去上香。
一片如潮水般的惊呼声在山门口响起,如浪潮一般往后蔓延。
他穿着的是普通的蓝色布衣和黑色布鞋,看上去有些拘谨,但却很坚定的站在仙符宗的山门里。
只是今日里,张仪发觉周围的同窗看自己的目光和平时相比更加不同,就连这节符道课和图书的教习看他的目光都和平时有很大不同。
张仪和平时上课一样,也跟在了这批学生的最后。
跟着她随后出了这座讲堂的学生们也十分惊奇,接着很快他们便从行进的教习口中得到了答案,有人闯山。
对大燕王朝的年轻人而言,哪怕这人是在秦地呆不下去而到燕,秦人终究是秦人,那么在将来依旧有可能成为敌人。
当她开口问时,一名看似已是教习的年轻仙符宗修行者已经站在她的身旁,轻声答道:“黄天道门的修行者。”
或者这人天生便是太过懦弱,根本就不会成才。
当角楼上落下的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收割了长陵很多修行者的生命,又将一批批的修行者送往乌氏边境时,遥远的大燕王朝的国都里,才刚刚得知很多天之前发生在长陵的事情。
“天命汇于长陵,天下公认这些年来最为顶尖的修行才俊都出自长陵,但是同为出身白羊洞的年轻才俊,为何偏偏相差那么大,一个是令人难以企及,一个却是……”
在皇后氏族那些皇亲国戚里,她最得大燕皇后的疼爱,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的身份和大燕王朝的公主其实也http://www•hetushu•com没有任何的差别。
仙符宗中的人流,朝着山脚下仙符宗的入门处涌去。
更何况大燕皇后只生了三个皇儿,正巧连一个亲出的公主都没有。
“黄天道门?”
因为此时的张仪似乎没有任何的羞愧,反而只是惊喜和欣慰。
以及……何时才能见自己的小师弟。
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让仙符宗很多师长都极为重视的公开挑战者,只是一名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少年。
“这到底什么人?”
“老师……这……”他惊喜到难以复加的地步,一时连完整的话都根本说不出来。
张仪豁然惊醒。
有人闯山对于一个宗门而言,便意味着公开的挑战。
一名丽容少女站了起来,憎恶的看了张仪一眼,便准备离开这个讲堂。
在她的印象里,似乎没有听到过仙符宗响起过这种钟声。
一处跟不上,便是处处跟不上。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张仪为何能够入门。
长陵发生的一些大事传到外朝,更是要相差很多时日。
这名少年不高大,面容很普通,脸色有些蜡黄,好像平时过得太过清苦。
他的前方不远处,就连慕容小意也不可置信的发出了惊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