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三十九章 眼前事

“如果一名修行者的情绪出了问题,那他的行事就会不经意间和平时出现一些不同。”
……
南宫采菽看着在草丛里不再滚动的那些残肢,艰难的呼吸了一口空气,转头看着丁宁问道。
中年男子眼中的光焰剧烈的闪动了数下,他那道飞剑再度折返,然后开始急剧的加速,带着一丝疯意直指六七十丈之外的丁宁。
在脱离他自己的身体数十丈之时,他这柄土黄色的轻薄小剑加速到了极致,周围啵的一声轻响,爆开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音爆。
这是很血腥和很残忍的画面,南宫采菽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但是她强迫自己看着。
这两名修行者的身上出现了几道血浪。
这两名修行者的身后有数道湍急的气流飞旋而回,气流的中间便是剑光。
“你为什么似乎很专注于将她培养成一名将领?”
“最后一个问题。”
当丁宁回到长孙浅雪所在的车厢旁,他的耳廓里便响起长孙浅雪清冷的声音。
“走!”
“为什么?”
没有任何人发出军令。
那两名从地下冲出的修行者并未听从这名中年男子最后的命令。
“那只隼抓着的是一头被斩掉了头颅的竹鼠。”
丁宁缓慢而极有耐心的说道,“先前这些修行者发现我们已经察觉了他们的行踪之后,便出现了分歧,但最终这些修行者还是选择在这里战斗,尤其是我等待了很久,确定的告诉他们我知道他们会在这里发动战斗之后,他们还不放弃,只能说明他们这些人里面有一个强有力的统领,这名强有力的统和图书领不只是要有铁一样的手段和决心,还要有压倒他们所有人的修为。而从方才那些人体现出来的修为来看,便是那名中年男子最强。所以那名中年男子才是统领,才是强迫其余的修行者在这里战斗的统领。”
“大风!”
南宫采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她深深的看着丁宁,无法理解这名出身酒铺的少年怎么会有这样的脑子,怎么会有这样惊人的洞悉力。
他不是普通的后退,而是右脚用力的蹬踏在战车的后沿。
因为谁都无法肯定这片草原里还有没有其余修行者的存在,所以无人欢呼,但即便是军中控制着那几柄飞剑的将领,眼神里却都不由得流淌出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欣喜。
“至于为什么要损毁一辆战车……”丁宁转头看着她,说道:“这也是和方才类似的问题,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他的剑很快,很强,若是我只是闪避……”
当这道飞剑化成的恐怖箭矢来临之前,这辆前端翘起的战车就已经变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了他的面前。
“比如?”
“风!”
噗!噗!噗!噗!……
中年男子咳出了一口血,他的身体被天空里的金属反光照耀成铁灰色。
这些剑光比这两名修行者的身影要快,所以轻易的追上了这两名修行者的身体。
顿了顿之后,看着面容慢慢僵硬的南宫采菽,丁宁平静的说道:“所以他做出的一切努力,哪怕牺牲掉那两名修行者,最终也只是完成他的使命,接近我,杀死我。”
无数重新上弦的重弩和图书的嘶鸣声再次响起,上方的天空再次出现金属的浪潮。
将南宫采菽带着,本身便是要让她可以从自己身上学习到很多行军打仗方面的见知,所以丁宁回望了她一眼,道:“我们军后五十丈,是我们军中修行者感知无法清晰感知的地带。既然这些修行者决定在这里动手,便一定会有修行者潜在我们军后,从后方发动攻击,将会引起最大的混乱。”
所有人没有想到丁宁的选择。
天地间再次响起沉重的锤击声。
南宫采菽点了点头。
沉重的符文战车在这一刹那不知道震动了多少次,而另外一面,那柄轻薄的土黄色小剑如撞上厚墙的冰锥一般,瞬间碎裂成无数小片,在阳光下变成往后四散激射的金属射线。
南宫采菽想清楚了这层,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看看身后这些人。”丁宁没有转头,却是轻声对着南宫采菽道:“你只要想着这些人的生死全部在你的手里,若是你不注意,这些人很有可能就变成了尸体……你自然就会更加小心些。”
沉重的战车就此翘了起来。
剑光在他们的身体里进出,他们的身体在急剧的飞掠中便解体,冲撞在地上。
所有的人很清楚若是遇到这些修行者的突袭,一支军队会付出何等的代价。
“在战场上任何的判断都不能取决于眼睛看到的瞬间画面,我们眼睛看到的表面东西,往往都是假的。”
南宫采菽呆呆的看着丁宁,“你怎么能够注意到这些细节?”
与此同时,这名中年男子体内的力量也www.hetushu•com全部灌输到了这柄飞剑里,这柄飞剑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不再是飞剑,变成了一枝超过声音速度的箭矢。
“如果那些修行者不在那里呢?”南宫采菽思索着,蹙眉问道:“那我们集中的最优势符器岂不是全部落空?”
“咚!”
南宫采菽沉默了很久,才又抬起头,道:“最后他那剑速度很快,但是你显然预料到了。所以你才来得及用战车挡,你是如何预料到的?还有你既然预料到,你为什么不是直接闪避,而要用损毁一辆战车的方式来挡?”
这两名修行者发出了如野兽般嚎叫的身影,在草间拖出了一道道残影,疯狂的朝着这支大秦王朝的军队冲来。
一阵锐利铁器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
轰!
丁宁看着难以置信的南宫采菽,淡淡的说道:“首先竹鼠很可爱,而且无害,而且很怕人,在发觉有人之后便会逃离,不像是毒蛇之类的有威胁,根本不需要用剑杀死。竹鼠的肉味道很好,但是杀死之后又不吃,只能说明这名修行者那一刹那施剑只是因为情绪不对。”
“因为我给了他和我的飞剑强行比拼的机会。”
“连这些都注意得到?”
“比如身上气息的波动,比如习惯行进的路线和保持的距离,比如行进路线上原本不会留下的一些痕迹……很多类似如此。有些时候这种负面的情绪还会发泄到一些沿途的东西身上,比如经过的蛇虫。”
“和这有关?”
她知道自己必须很习惯这样的画面,因为她今后要面对更多这样的画面,只有习m.hetushu.com惯,今后才会在面对这样的战斗时不被情绪影响,做出错误的判断。
当这两名修行者的残肢落地,往上掀起的沉重战车也才重新重重的砸落地面。
她暂时已经没有更多的问题,但是丁宁在让军队继续前行之前,却是又看着她认真的交待了一句:“不要将力气花在思索这些人的来历上面,在率军而无法离开的战斗里,一名将领需要思考的唯有这支军队沿途所遇到的事情,所需要去应付的,永远只有即将遭遇的敌人而不是很远的敌人。”
当这道飞剑开始疯狂的加速时,丁宁往后退了一步。
他再次发出了一声喝令,不是对着身旁的两名近侍,而是对着那两名先前从地下冲出的修行者。
丁宁的身后,还有很多军士。
丁宁身后的军中再次响起海啸般的怒吼声。
谁都不喜欢见到流血,尤其不喜欢见到自己身边的人流血。
丁宁看着南宫采菽,脸色也略微凝重起来,轻声道:“我受的伤很重,远未恢复,他在最后只要选择和我的飞剑硬拼,便至少会让我的伤势变得重些,然而他却选择了这样的一剑。面对全军,他这样的一剑怎么都不可能杀得死我。这只能说明他想试一试军中还有没有隐匿的强大修行者。只是这样的试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马上就会死去,所以他只是试给别的人看,比如说更强的刺杀者。”
“那你是怎么发现他们之间出现了分歧?”南宫采菽问起了连郭锋和数名将领都很困惑的问题。
然而现在对方死去了七名修行者,他们所率的和图书这支军队,却是连一名军士都没有死去。
青铜色的沉重战车的底部朝着丁宁身体的部位往丁宁这方突了起来,顶起一个圆穹,同时一股气浪在这个凸起的金属面上轰然绽放。
“你还记得我前天夜晚用飞剑杀死的一只隼?”
丁宁看了她一眼,认真道:“你要明白,行军打仗和修行者的战斗也是一样,都没有百分百的事情,只是追求最大概率的可能的事情。如果这些人真的连一个人都不在后方,那我们军中最强的这一击便是自然浪费无用。但最大的可能是……为了避免我们军中的修行者察觉,修为最强,最擅长隐匿的数人会绕到军后,随时发动。这也是他们最强的力量。”
“因为她很适合做将领,而且她的人生也似乎在被安排着做将领。”丁宁轻声的缓缓说道:“而且这是眼前事,接下来,会有很多仗要打。”
她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接着问道:“最后在我们绝大多数人看来,那名中年剑师应该是无路可走,刺杀不成而无法回去复命之后,想要投靠我们。在那一瞬间,他出剑逼出那两个潜隐的修行者时,也是杀意凛然,在我看来没有什么破绽,你为什么会反而下令攻击他们?”
南宫采菽下意识的转头,看着身后那些凝立的军士,身体莫名的一颤。
中年男子和两名近侍的身上涌出许多团血雾,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这样的画面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三人再也不复人形,唯有无数金铁的相互撞击声和破碎的血肉飞溅。
当说到此处,南宫采菽便已彻底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