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五十三章 一生的代价

然而这名面蒙黑巾,而且明显不是乌氏口音的骑者却依旧毫不在意,只是淡漠的抬起头,看向远处那片山坡的方向,“再质疑我之前,你们首先要明白一个事情,不是我要来做你们乌氏的将领,而是你们的完颜皇后请我来做你们乌氏的将领。而且这点连你们耶律大将军也很认同。所以不要怀疑我领军有着其它目的,你们怀疑我,便只是怀疑你们完颜皇后和耶律大将军。”
“为什么?”
这名骑者认真的看了他一眼,道:“但身为将领,所需要考虑的不是生死的问题,而是这样做对于胜利有没有作用。若是杀死不了他,而五千骑全部覆灭在这里,这场仗同样打不赢,数万秦军同样能够返回阴山之后。”
“那为什么方才不将我们全部填上去?”
“我知道你们不怕死。”
一片马嘶声响起。
“一会你已经来了两次,我刚刚已经提醒过你那两个人不正常,但我也没有什么再可以告诉你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名骑者淡淡的说道:“若是对于你们未必能够理解的将来整个大势而言,哪怕我们这支骑军全军覆灭能够换取杀死他的话,也是值得,因为他是迄今为止,整个修行者www.hetushu.com世界里修为进境最快的人,也是整个修行者世界里,领悟力最强的人,先前大秦王朝最强的年轻才俊,也只能够做他的学生。”
这样的回答顿时更让这名身材壮硕的乌氏将领愤怒的眼眸燃烧了起来。
他的语句和话语的本身都很不客气,以至于一片更为响亮的马嘶声响起,然而这些马上的骑者虽然双手不自然的用力,但是眼中的神色却已经有所改变。
只是为了一名少年便有可能彻底放弃最后的围杀,这听起来似乎完全不可置信。
那名身材壮硕的乌氏将领早就失去了之前的愤怒,更加谦恭的垂下了头,道:“我们不怕死。”
陷于黑暗的山坡上,丁宁没有再和一些宿卫军将领以及谷狱关中的将领交谈,而是在长孙浅雪的马车旁坐了下来。
丁宁抬起了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你不要生气,你知道我太过了解郑袖,所以她一定会安排人跟着我……只有我真正的遭遇死亡,她的人才会出现。我要逼出她的人,否则我们永远不安全,永远不可能逃离她的视线。”
这名骑者清冷的说道:“我已经传讯给大部,让大部派出足够多和足和_图_书够强大的修行者过来,我们要试试能否杀死那名少年,若是杀不死,那便只有退军。”
“那接下来该怎么做?”身材壮硕的乌氏将领抬起头,像一条快要渴死的鱼一样张大了嘴看着他无助的问道。
当一名军士送来食盒和炭盆之后,当丁宁将食盒递入马车的瞬间,长孙浅雪清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廓。
只有骑者手中的力量发生改变时,这些久经训练,几乎和主人已经形同一体的军马才有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一名背负着一柄巨型弯刀,身穿着虎皮袍子的壮硕乌氏将领愤怒的看着这名骑者,厉声喝问道。
“等着。”
岷山剑宗,耶律大将军……几个“最”字,就像一道道闷雷,轰得周围所有骑者的身体都不由得震动了起来。
因为在某一瞬间,唯有这名骑者的马匹还在移动,而接下来的一瞬间,有数骑便围了上去,将这名骑者围在中间。
长孙浅雪没有出声。
……
长孙浅雪道:“我为什么要出手?”
依旧是一开始问话的三个字,然而此时身材壮硕的乌氏将领已经低下了头,表示尊敬和请教。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能否完成这次任务,能否将那数万秦www•hetushu.com军留在这片荒原上,就看我们能不能杀死那名少年。”
所有这些乌氏骑军都不知道这名骑者是何时传出的讯息,以何种手段传出的讯息,但是他们此时却自然的相信这名骑者说的是真的。
这名骑者的目光落在身前那名壮硕的乌氏将领身上,语气却是诡异的温和起来:“别说是方才那些修行者,就是数倍方才那些修行者的生命,都抵不上那名少年的一条命。”
“你们所知的实在太匮乏,你们不知道这名少年不只是除了修为进境可怕,他还有着强大的判断力和洞悉力,直到今天,我可以肯定,他绝对是我所遇见的最为可怕的对手,作为一名将领。”
“因为那少年就是丁宁,大秦王朝岷山剑会的首名,从单纯的这场战局而言,他便代表着岷山剑宗。你们的耶律大将军之所以没有亲自率军,就是因为他,就是要让岷山剑宗的人不参与到这场大战里来。”
黑暗的夜色里,损失惨重的乌氏先锋骑军并没有退出太远,只是退到可以勉强看清谷狱关在黑夜里影迹的一处草甸上。
“为什么?”
面对着比他高出半个头的这名将领的愤怒喝问,看上去穿着极其普通,面上蒙着一层黑巾http://m.hetushu.com的骑者却是冷静的回望着,道:“什么为什么?”
他从牙齿间挤出无比冰寒的声音,“为什么又马上要退?你应该明白,即便刺杀成功了,我们那些修行者也不可能回来,然后呢?还是要退么?”
丁宁将炭盆放在车头,道:“因为我想赌一赌,方才对方阵中的那名将领便想试着杀死我……而被动的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永远是最愚蠢的战法,我想先试试能不能杀死对方阵中的那名将领。”
马车内又沉默了数息的时间,然后长孙浅雪冰冷的声音响起,“我不会出手。”
然而在这名骑者如此的一句句解释之中,即便是一些只知道战斗的低阶军士,却都知道这恐怕就是残酷的事实。
“像他这样的人,即便没有了岷山剑宗的修行者保护,也不会轻易的死去。我不相信大秦王朝会让他这样的人轻易死去,至少以我对元武和郑袖的了解,对于一些真正可谓强者,尤其是还算可控的强者,他们都会物尽其用,必定要让这些人如烛火燃尽一般之后才会让他们去死。”这名骑者没有管这些人的神情变化,接着缓声微嘲般说道:“我造成很有机会刺杀这名少年的局面,便是想看看这名少年的身后还www.hetushu.com有什么强大的修行者……但是我没有想到这名少年会这样强,没有想到他身边的那些年轻人都这么强。”
要将数万秦军逼得如同丧家之犬,其中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些乌氏人自然比谁都清楚。
随着整支骑军的铁蹄停止敲打地面,一名骑者便显得突兀了起来。
“你们现在愤怒,只是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那少年是谁。”
丁宁也沉默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然后他开始缓步沿着坡势往下走去,看着开始在夜空里显得越来越明亮的明月,想着要用一生才真正的看清和了解一个人,这代价实在太大。
“能够杀死他,就说明这支援军没有了底牌,若是不能杀死他,那我们便只有放弃这次行动,折返回去,能够尽可能的杀死多少秦军,便杀死多少秦军。”
……
这片马嘶声,也代表着所有这些骑者都想质问这人。
很显然,若是这名骑者不能做出令这些人满意的回答,那他就会变成这片草原上的血肉碎片,用来血祭那些之前因为他的决策而死去的乌氏战士。
丁宁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认真的说道:“我想你不要出手。”
一片沉重的呼吸声就像马嘶一样响了起来。
“为什么要付出那样的代价去刺杀那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