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五十九章 交易

然而当此时亲眼看到苍白色星火包裹剑山剑落下,他却知道郑袖比想象的更强。
然而此时周围三人却都能理解他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
远处阴山的某处缓坡上,站立着四名因为彼此之间的约定和制衡而无法出手的修行者。
顾淮没有任何的动作。
剑山剑太过庞大,最后布满星火坠落时,更是变成夜空中最夺目的光彩,他们自然也都可以清晰的看见。
丁宁微微一怔,然后微嘲道:“你不敢,否则你这次就会杀了我。”
有些人足以代表一国,甚至一个时代。
一些未消散的星火流淌到剑下的地面,将泥土灼烧成黑色的岩石,泛着奇特的磷光,但却又没有任何的温度,让人不由得觉得冷酷。
听着丁宁的这句话,浑身被鲜血浸润的申玄冷漠的抬起了头,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你是不是忘记了方才顾淮对你说的话?你以为我不能随意的教训你?”
天下间谁都知道郑袖很强。
眼光剧烈的闪动了数下之后,那股元气消失,丁宁的双脚落地。
话语似乎是赞美,但是耶律苍狼的脸面上全和图书部都是浓厚的冷讽表情,“长陵太远,所幸那不是我们现在所要考虑的问题。”
那名背负着双刀,身穿着铠甲的高大修行者身体莫名的一震,身上铠甲的诸多伤痕里迸射出无数散碎的光芒。
“你看,你根本就不是郑袖最后的棋子。”
顾淮皱了皱眉头,厌憎的说道:“怪不得长陵也没有多少人喜欢你,连笑都笑得这么令人厌恶。”
丁宁也笑了起来,道:“我只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你帮我杀掉顾淮,我把续天神诀给你带回长陵。”
申玄的目光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直直的看着丁宁,眼睛里流淌出凛冽的杀机,然而没有说话。
邵杀人面容冷肃的看着夜空里苍白色星火留下的轨迹,慢慢说道:“剑山剑很大。”
这四人都是当世最为顶尖的修行者,而且严格意义而言此时都是敌人,然而此时的谈话却都很直接,毫不避讳。
他看着微垂着头的丁宁,眼眸渐冷,轻声道:“你下次若是还敢这么做,我一定会先杀了你。”
星火丝丝缕缕的不断落在剑山剑上,这座和*图*书天铁山似乎再次燃烧了起来。
申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前一刹那窒息无法呼吸的反而是他。
丁宁抬起头来,看着顾淮笑了笑。
耶律苍狼和那名背负着双刀的修行者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都沉默了下来。
庞大的剑山剑还在不断的微微震颤,震出一蓬蓬的烟尘和风浪。
数息过后,耶律苍狼再度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但申玄和顾淮都身受重伤,即便我们无法出手,但这片草原里已经有了很多可以杀死他们的可能,我始终觉得这一战还充满变数。”
就在此时,天空里有苍白的星火再次坠落。
耶律苍狼点了点头,声音微寒道:“顾淮这样的人,竟然还需要靠一个女人的力量。”
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废话,剑山剑就是一座天铁山,当然很大。
……
“你是认为这战我们已经必败无疑。”
“我没有看错你,装弱装重伤这种事情,你比长陵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在行。”丁宁不再看他,而是开始动步朝着谷狱关的方向走回,“你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我刚刚的提m.hetushu.com议。”
最为关键的是,他知道这未必没有可能。
耶律苍狼沉默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郑袖的确不是一般的女人。”
丁宁微微垂首,以表达心中对那名中山国的真正皇者的敬意。
耿刃微微抬头,自言自语般轻叹了一声,“此地距离长陵太远,所以唯有剑山剑如此庞大,带动天地元气如此恢弘的剑才能被她感知到,她才能用这剑……但是在长陵,不知道她还能用多少柄剑。”
“令人厌恶是因为我厌恶你,只是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厌恶你。”丁宁依旧笑着,在心中说道。
“不是现在所要考虑的问题,但或许是将来需要考虑的问题。”耿刃低垂下头,看着那剑山剑坠落之地,看着那处卷起的风沙,认真的说道。
“郑袖不是普通的女人。”邵杀人缓缓的说道:“这恐怕不是顾淮想要借用她的力量而灵虚剑门归她所用的事情,而是昔日郑袖用他的剑,他若不被用便可能早随那些巴山剑场的人一起死去的事情。”
“明明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却偏和*图*书偏要让墨守城背负恶名。真不是一般的女人。”
丁宁慢慢的站立了起来,他转身走向依旧跌坐在地的申玄,依旧挂着令申玄也觉得讨厌的笑容,轻声说道:“就算在顾淮的眼里,你也不算什么。”
“你说什么?”
乌氏这支最精锐的骑军无比混乱的往后退却,消失在黑暗的夜色里。
唐欣既死,那这中山国便是真正的没了。
另外那名背负着双刀,身穿着铠甲的高大修行者冷笑起来,“怪不得灵虚剑门要为那女人效力,原来只是因为想要借用那女人的力量。”
丁宁开始咳嗽,口鼻之中沁出血来。
申玄沉默了片刻,冷笑起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耿刃点了点头,眼睛里全是言语难以形容的意味:“需要足够大,才能让她感知得到。”
丁宁无法呼吸,然而他也没有张口说话,只是看着申玄微笑。
顾淮缓缓转身,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锦帕,捂着嘴咳嗽着,指尖渐渐沁出嫣红。
在下一瞬间,剑山剑消失在这片荒原上,随之消失的还有顾淮的身影。
申玄的眼瞳骤缩,一股天地元气不知从何处http://www.hetushu.com卷来,落在丁宁的咽喉处,直接将丁宁的身体都提得悬空起来。
然而就在丁宁这句话刚刚说完的瞬间,轰的一声,丁宁的整个身体已经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后飘飞而起,接着狠狠坠落在地。
“若是得到续天神诀的是顾淮,恐怕你不只是在长陵,就算是在这里,你都可有可无。”丁宁无视他的目光,平静的说道:“更何况水牢被破,恐怕郑袖也不怎么再相信你。”
丁宁没有回应他此时的这句话,而是抬起了头,看着夜空里开始彻底消散的星火痕迹,擦干了嘴角的血迹,反问道:“你觉得你带续天神诀和顾淮带续天神诀回去给郑袖,其中有没有区别?”
若说现在的白山水便意味着魏的存继,那唐欣便意味着中山国。
而若是和耿刃此时的担心一样,在长陵……她若是能够同时召用很多这样的剑,那她会强到何等程度。
看着一时难以爬起的丁宁,顾淮冷讽的说道:“你说的不错,我不敢杀了你,但是我可以随意教训你,甚至可以杀死你身边的这几个人,你错就错在……你根本不明白自己在长陵算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