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九十三章 我来杀你

这殿是乘天殿。
他早在成为边军大将之前,便已经踏入七境。
这恐怕也是这些人请陈星垂回来杀张仪的最重要原因。
他的声音里蕴含了刀剑般的声音。
以至于他都开始有些眼皮发沉,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她看到张仪要说话,同时她认为按照陈星垂对待张仪的态度,他应该会给张仪问话的机会。
“谦虚和无畏,往往是修行者走向更强所最需要的品质,而你却偏偏都具备。”陈星垂摇了摇头,“你不必自谦,我在仙符宗修行十三年,在边关领军十二年,见过人无数,对人自有自己的判断。”
乐毅的呼吸停顿了,手心中全是冷汗。
陈星垂静静的看着这名自己欣赏的少年,有些遗憾,道:“但是我此行,便是来杀你的。”
……
忽然间,他感觉到自己温暖的身体里多了一些寒意。
“什么?”
一丝微凉的山风真正涌入这殿里。
山门关闭,一时便不可能有人能够进入仙符宗。
当这名睿智的老人觉得有些发凉时,一名身上沾满了风尘的中年布衣男子正缓缓沿着山道走向一座道殿。
从这间草庐往下看去,仙符宗宗主看到仙符宗的山门也在此时关闭。
然而因为种种独特的气质,此http://www.hetushu.com时殿内所有人都没有觉得他难看。
相传仙符宗一道最高的道符便隐匿在这些繁复而没有道理的花纹间。
张仪呆了呆。
他的外貌并不出众,肤色有些黝黑,左颊上还有一道剑创,眼睛也显得太小。
给他的第一感觉,就像是这人双脚之前即便是高山河流,他都会用这样固定的步点在走。
张仪有些愕然,但是他是真正的君子,所以他第一时间躬身行礼,先行问道,“晚辈正是张仪,不知前辈是?”
在领军之前,他便是仙符宗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
也直到此时,这乘天殿里其余的仙符宗弟子才发现这人的到来,纷纷转过身来。
没有人注意他的动作,就连距离他最近的乐毅都没有注意,因为除了他之外,没有人感觉到那种莫名的寒意。
殿门还未启,却有脚步声如鼓点清晰的在他耳廓中响起。
张仪微转头对身后不远处的慕容小意致谢,同时更加不解,并开始更加的震惊。
这名中年男子只是身穿寻常的布衣,但是感知里的这些气息,包括这名中年男子身上那种森冷如山,或者说是从身体内部,从强悍的心脏之中涌出来的那种冷峻意味http://www.hetushu.com,便令他瞬间明白这是一名将领,而且是一名很了不起,经过了无数战阵的将领。
他们需要万无一失。
然而他还是先解释了这样一句,并道:“所以将军是过誉了。”
通往这个道理的路途很多,但最终的归处便是一致。
眼睛的余光里扫到身边乐毅等人或时而皱眉,时而沉思,时而眼睛闪光的样子,他想到在如此肃穆庄严而有意义的地方,自己竟然有些想要睡去,他便顿时又感到有些羞愧。
这声音使得所有人的身体感到寒冷,呼吸也不由得沉重起来。
“你就是张仪?”
美好的希望便能令人振奋,让人欣喜。
直到此时,张仪第一时间居然还是担心毁坏这乘天殿。
“陈星垂是我们仙符宗出去的修行者,是我们大燕王朝边关虎牢军大将军。”一声细而轻微的女声传入张仪的耳廓,他听出这是慕容小意的声音。
先前悟出那乘天道符的七人,都先后成为了仙符宗的宗主。
他有些震惊的转身,望向虚掩着的殿门。
然而让她近乎无语的是,此时张仪开口却是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殿门开了。
慕容小意眯起了眼睛,她望向张仪。
张仪便是很容易满足的人。
尤其hetushu.com是对于一些很容易满足的人而言。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能够进入这里,便意味着拥有成为下任宗主的可能。
“我能够先感知到将军您的到来,只是因为我是秦人,对于刀剑之意比起他们要敏锐一些,并非是感知超过他们……或者说,我在此间并不入神。”
这座道殿外表很普通,只是普通的楠木和砖石造成,然而内里的每一根木柱和壁面上,却都流动着一层似乎在变化,然而却近乎永恒的流光。
寂静的殿间顿时一片哗然。
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中年男子自然便是陈星垂。
至于仙符宗宗主这种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除了仙符宗宗主之外,仙符宗剩余的那些老人,若是和陈星垂性命相搏,可能活下来的会是陈星垂。
最为关键的是,仙符宗历史上在这乘天殿中悟到乘天道符的七人里,每个人领悟时所观花纹的位置都不一样。
他此时努力的瞪着眼睛看着殿顶上那些深浅不一的花纹,他直觉好看,而且这些高处的花纹也是整个殿里最吸引他的部分,他不喜欢那些阴暗中似乎带着湿气的花纹,然而可惜的是,即便他再怎么认真,他却是没有丝毫感觉,都没有感觉m.hetushu.com到这些花纹和普通的雕刻有什么不同。
张仪愣了愣,他不知道周围为何这样的反应,因为他并没有听说过面前这人的名字,他便顿时又觉得自己无知而有些自愧。
“我不知道是谁让您来杀我。但是在这里,恐怕会毁到这乘天殿。”
所以在仙符宗所有的记载里,这乘天殿的本身,内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讲述同一道符意,同一个道理。
这寒意来自于殿外。
这层流光如同禁锢着这座道殿的一切,让这座道殿不变的保存下去。
当这名满身风尘的中年布衣男子缓步而行时,这座道殿里,张仪和十余名仙符宗弟子正在修行……或者说探索。
陈星垂是大燕边军名将。
大秦王朝以军功封赏,身为秦人,他自然知道一名真正的大将军是何等的身份。
有人是在梁上的繁杂花纹间悟到了符意,有人在窗棂间,有人在砖石壁上,还有人甚至只是在透过窗户的斑驳光影间悟得了符意……然而如是种种,最后悟到的乘天道符的意境和威力却是一致。
“陈星垂。”
他这话一出口,整个殿间都是倒抽冷气的声音。
那么,谁还能阻止陈星垂杀死张仪?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张仪的身上,便没有移开,然后带着一点感慨,http://m.hetushu.com真挚的说道,“你果然是这代仙符宗弟子中最为出色者,第一个便能感知到我的到来。”
“不需要问为什么。”
然而在张仪的感知里,寂静的空间骤然嗡嗡作响,空气被锋利的剑锋和刀锋迎面切开,劲风大作,鼻翼间充斥铁锈味和血腥味。
这脚步声极为均匀有力,带着一种根本不为外物改变的节奏和铁血气息。
道殿的内里到处都是雕刻着的花纹,这些没有固定规则和形成图案的花纹有可能是符文,也有可能不是,在不经意间,有些花纹里会突然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光焰,就像是雷云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闪电。
能够得到一些善意的友谊,能够不再被人嘲讽或者冷眼隔绝,对于他而言便已经很满足。
张仪一向不善与人争辩,更不会为了自己而争辩,所以此时听到这样的话,他只是微微垂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陈星垂冷峻的目光扫过张仪身后所有人,包括准备上前出声的慕容小意,“我能在这里,而且仙符宗闭了山门,没有人来阻拦,你们便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以不相干的人,便请出去。”
所以这乘天殿不只是重要,能够进入这乘天殿学习便是一种极致的殊荣,唯有当代仙符宗最优秀的一些学生,才会被准许进入此间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