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七章 当时势

认真倾听的老妇人悚然一惊,道:“先生的意思是元武有可能到九境?”
老妇人又感慨的叹息了一声,“每当想起这样的旧事,对那人我也同样心有敬意。”
丁宁微讽的笑了起来,“大秦王朝的舰队一直在海外遍寻灵药,只要能够有一些足够让他生机变得更为强大,让他真元变得更为雄厚的灵药,天下也再也没有人能够杀得了他。你应该明白,他现在是大秦的帝王,若是真的让他走到那样一步,根本不可能有各朝的修行者能够安然进入长陵或者大秦王朝的大军中心,无数修行者安然到他身边,一起云集杀他的机会。”
丁宁看着微浊的茶汤,安静的说道:“尤其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样的变法给了大秦王朝任何人一个平等的机会,对于所有出身低微的人而言,便是希望。”
“先生您的到来本身便代表着最大的诚意,所以我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配合,让天下人都认为先生您已www.hetushu.com经死了。”老妇人突然对着丁宁颔首为礼,连称呼都变得极为尊敬起来,“和先生交谈真是愉悦,我想多听些先生的见解。”
她有足够的耐心,而且知道丁宁不会无端说些废话。
说到此处,这名老妇人又是顿了顿,有些艰难一般,露出了一丝苦笑。
老妇人沉默了片刻,认真的思索着,然后道:“若是将来……巴山剑场可给我乌氏承诺?”
丁宁自嘲般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最后哪怕元武和郑袖承诺了很大的利益,最终在长陵设局杀他的时候,七境修行者云集,但其中大多数秦人也是对那人和巴山剑场不满的各地旧权贵,更多的……甚至可以说极大部分,都是来自天下其余各朝各国的修行者。”
“依势而动,当时的大势便是天下人都要他死,若是这种仇怨都化不开,那巴山剑场难道要杀尽天下人报仇?”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和图书缓的说道,“他选择入长陵,便知道自己要死,这恩怨是因元武和郑袖而起,便应该由他们结束。”
“在登基之前,元武给任何人的感觉都似乎是那一批人里面最平庸的。”
丁宁清淡的说道,如他在酒铺时和长孙浅雪的语气,“但现在之大势是元武必须死,这就是我敢来见你的原因。”
在重新抬起头之时,他已经伸出了手,落向她的手腕。
丁宁看着她,说道:“然而所有人都错了,能够暗中安排和完成那么多事情,灭巴山剑场这件事情,便足够能够说明他的野心,哪怕到现在还装作平庸,便只能意味着他有更大的野心。最为关键在于……他的修行速度并不算快,却偏偏已经到了八境。”
“因为那人太强,在大秦所有敌人眼里,他是最大的威胁,所以当时乌氏的七境也是倾巢而出。”丁宁喝光了手中的茶汤,抬头看着这名年迈的妇人,平静的说道:“当时乌氏最强的修行者和_图_书,都在您的旨意下,进了长陵,最终也都死在了长陵。若论损失,当时乌氏折损十余名绝世强者,恐怕是当时各朝损失最厉害的。”
老妇人微微一怔,却没有拒绝和阻拦。
她的身体震颤起来。
老妇人点了点头,听得很是认真。
“但他当时必须死,因为也是他的过错,造成了给天下人杀他的机会。”
丁宁看着她,道:“巴山剑场从未失信,从不会对不起朋友。只要乌氏在我们的朋友手里,我们便自可安心。”
老妇人微为难道:“乌潋紫太过年轻。”
“您可以教导他,您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教导她。”
在无数细微的声音响起之时,她便意识到了什么。
“所以其实对于很多秦人而言,谁当皇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日子好不好过,身为秦人骄傲不骄傲,还有谁能保持这样的希望不灭。所以想杀那个人的秦人其实并不太多。”
老妇人摇了摇头,感慨叹息道:“那人恐怕也没有www.hetushu.com想到,为大秦征战一生,到头来却反而是在大秦的王朝,无数来自敌朝的修行者来杀他。”
“你能如此想便是最好。”老妇人看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道:“若不是元武和郑袖给天下人造就那样的机会,天下又有谁能杀得了他?”
“我朝那么多让我都觉得惊艳的宗师,在他面前却和寻常的军士一样也是被一剑杀死,每当提及这样的旧事,我依旧心有寒意。”
“当年那些想来还觉得异常强大的修行者,在他面前竟然难挡一剑。他剑之所至,都是一剑破招,迎其锋者都是被一剑杀死。可是那些宗师,那些强者为了耗他真元,还是纷纷赴死,前赴后继的涌上去,尸骨堆积成山。”
“不需要一定到九境。即便只是再往上一步,接近九境。”
“大秦王朝因变法而强盛,即便是出身最低微的人,只要足够英勇,便可积累战功换取封地,要想成王成侯没有那么简单,但要在长陵有些田地,有一安身和*图*书之所,却并非那么困难。”
丁宁认真的朝着她躬身行礼。
她体内那些足以影响她生死的固疾,尤其是连天下最好的医师都已经束手无策的一块区域,被无数细物瓦解,吞噬般消失。
老妇人微讶,眼睛略微睁大了些,“想不到你连这些旧事都知道,只是你既是九死蚕传人……既然直到我当时倾其全力要让他死,我这和巴山剑场之前的仇怨便化不开,你还敢来见我?”
丁宁保持了沉默,没有出声。
一种年轻的活力,回到她的身体。
顿了顿之后,这名老妇人也自嘲的笑了笑,道:“不过若真要论仇怨,为了他一个人死了那么多人,又如何算得清楚,当是时天下人谁都知道郑袖是想利用各朝一起杀死他,但是天下人也都清楚,若是那人不死,杀了元武和郑袖,那人胜了,大秦王朝会更可怕,以那人的天资神通,恐怕现在别说是我乌氏,连楚燕齐都已经灭了。大秦早已一统天下。所以各朝也甘心被郑袖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