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五十二章 笑颜

还有一名黄袍修行者此时并不在长陵。
郑白鸟的脚背上直接出现了两道红线。
郑白鸟的双瞳急剧的收缩。
然而无比真实的惊痛,却提醒着这是绝对的事实!
就在下一刹那,他的整个身体便真的像羊皮筏子爆炸一般,往外炸了开来。
他这条小船的前方,还有一条小船。
只要能冲出这风雨覆盖的区域,他的心念剑便能恢复原本的威力,在高空之中,申玄的出手也不可能不让其余的修行者看到。
因为大量的失血,申玄的面容依旧苍白到了极点,然而此时,他幽冷的双瞳间再次涌现出绝厉的意味。
血肉被暴走的真元和天地元气瞬间摧毁成雾,这一瞬间给人的感受并不血腥,只有无数气流在往外穿梭。
长陵没有任何一部剑经,可以像此时的申玄所施展的剑意一样,漫天风雨而锐意无双,覆盖的范围广到可以切割高高的天空之上落下的天地元气和星辰元气。
那一道在无双风雨之中飘摇的念剑形成速度更快数分http://m.hetushu•com
郑白鸟的死,让他此时的信心都出现了些微的动摇,心中陡然生出些不祥的预感。
就像是一个羊皮筏子吹气吹过了极限而爆炸发出的声音。
那条船上被他气息牢牢锁定着的便是皇后之前的另外一条臂膀,郑袖之前最信任的心腹之一,未央宫的宫主潘若叶。
申玄这样的剑经从何得来?
皇后郑袖缓缓的抬起了头。
只差一息的时间,他就将冲出这场无双风雨的边缘。
感知到郑白鸟的陨落,他瞬间陷入了强烈的震惊里。
在他和郑白鸟,包括长陵城中此时那名黄袍修行者看来,申玄和潘若叶都只是猎物,他们则是手持利器的猎人。
他的这道剑并未能够刺入申玄的身体,而是在剧烈的碰撞中,碎为无数片!
两名和郑白鸟一起离开胶东郡而来的黄袍修行者也在此时同时仰起了头。
与此同时,他的整个身体如倒飞向天的陨石一样朝着上方的天空,以惊人的速度往http://www.hetushu.com上弹射出去。
这截玄铁,便像是他此时的右臂。
他的两个脚掌在这一瞬间被这道剑切断!
一片带着独特金属反光的幽冷光芒带着真正的死意充斥他此时的感知世界。
她的目光穿过天井上落到身前灵泉上的迷离光线,似乎看到了那些星辰的幻灭,然后她的嘴角出现了一抹笑意。
他用自己的右臂,硬生生的阻挡了郑白鸟的一剑!
在凄厉的惨嚎声里,他的双手往下齐齐挥出。
然而现在,却是作为猎人的郑白鸟死去。
他的身体弓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痛苦而抽搐的虾米往下坠落,噗通一声坠入下方的渭河水面。
他不退反进,身体略微扭转往上,右手衣袖往上拍起,带着一片水浪和风雨硬生生拍碎了郑白鸟施出的一剑,接着刺耳的裂帛声中,他用自己的身体再撞上郑白鸟的另外一剑。
原来一个人的气海被刺破而爆开时,是这样的。
他的手指间夹着一片水花,顷刻拉成丝,变成一剑,刺和_图_书入郑白鸟的气海。
锋锐的剑意直刺申玄的双瞳,然而在这一刹那发现了申玄秘密的郑白鸟已经丝毫不去想还有独力杀死申玄的可能,他只想逃出渭河。
当的一声爆响。
长陵有许多不苟言笑的人,他们的笑容也极为罕见。
在这一刹那,面容苍白到极致的郑白鸟彻底明白,申玄始终有着杀死他的信心,之所以花费如此的代价逃到渭河之上,不是要借水逃遁,而是要靠这渭河的水雾和风雨,遮掩他的出手!
“天一生水!”
目力难至的高空之中,刚刚亮起来的星辰迅速消隐。
然而她的笑容,却更加的难得。
他不是没有想过心念剑可以用这样的招数破解,但是力量之所以呈现破坏力,便是因为聚于一点,浓缩到极致。
剧烈的震荡使得申玄的眼睛里都瞬间布满了血丝,眼瞳都微微往外鼓起。
世上并无几人看到过她的笑颜。
这两道光充满决然和暴戾的气息,并非是剑光,而是申玄的目光!
他已经跟着潘若叶跟了数天,之所以http://www.hetushu.com不急着出手,便是想熬鹰一样熬掉潘若叶的锐气,好让杀死她这件事变得更为简单。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身体下方出现了两道光。
申玄的右臂早在大浮水牢那一役便被斩断,然而根本没有人想到,他竟然在这截空荡荡的衣袖之中藏了一截玄铁!
郑白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
长陵城里,有三个人最先感知到了这一战的结果。
……
再海量的天地元气从这天地间流过,不能汇聚也只是和微风拂面无异。
一声极其凄厉的惨嚎,带着极度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从他的唇齿间迸发出来。
申玄剧烈的咳嗽起来。
其中一名在不久前刚刚和郑袖进行了一场并不愉快的对话,他刚刚登上一辆马车。
这天下间每天都有无数人在水中捕鱼,在风中行走,却不会被水流切开,不会被风吹成碎片。
他此刻无比惊恐的下意识的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戴着一顶竹笠,站在一条小船的船头,顺流而下。
这绝对不是长陵的剑经。
尤其是此时充满冷酷的和-图-书完美面容上荡漾开的笑容,就像是鲜血中盛开的艳丽至极的花朵,惊心动魄而充满妖异。
嗤的一声,同样无中生有一般,一片水花凝结成薄薄的剑,直接在郑白鸟的脚底处生成,就像是申玄的这两道目光直接落在了他的脚上。
剑意覆盖的空间越大,力量便自然越是分散,往往只能用于应付那些寻常的军队和剑师。
郑白鸟的眼瞳最深处出现了一抹恐惧的意味,一声厉啸之间,他体内的真元也毫不吝啬的疯狂喷涌而出。
“啪”的一声爆响在郑白鸟的体内炸开。
在他的视界之中,天空急剧的发亮起来。
然而他的动作依旧冷漠稳定到了极点。
这是夜策冷的师门绝学,然而以往种种,夜策冷无疑是现在长陵修行者之中最为亲近巴山剑场的权贵,即便她真的效忠于元武,都不可能亲近于大浮水牢的主人申玄。
在这局促的空间里,两股从他掌间挥出的磅礴真元舍弃了心念剑的剑理,直接融合着天地元气变成了两道如冰柱般的晶莹大剑,朝着申玄的目光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