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十八章 换我杀你

她的拳头砸在了魏无咎的身上,却并未将魏无咎轰飞,而是直接砸穿了魏无咎的身体,将魏无咎的身体挑在了她的手臂上!
谁都知道她修的便是自身,然而魏无咎这一剑追求的便是极致的洞穿力,又岂是任何的肉身所能抵挡?
连波面容苍白的跌坐在地,他的神容很复杂,或许是因为伤重的关系,他的眼神都很黯淡。
剑光落在她的身上,照亮了她如玉石般的面容。
就在此时,一道白雪般的剑光落向赵香妃的腰侧。
那两名秦宗师都不再顾及魏无咎,只是想乘着这刹那时光杀死赵香妃。
一旦成为王侯,那他的身世,以往的很多事迹都不会隐秘。
雪白的剑光刺在向焰的身上。
虽然在外还有两名宗师,但赵香妃的身边还有向焰。
其实不管赵香妃有何等楚器在手,若是没有连波和章狂刀的背叛,今日都是必死无疑。
这道剑意纯净而专注,施出这一剑的秦宗师来自秋山剑院,名为齐若圣。他在长陵本身也是一个传奇,天赋并不惊人,甚至连领悟力都比同时入门的师兄弟要差出许多,秋山剑院在长陵也只是二流的修行地,然而他专修一本并不繁杂的师门剑经,却是反而成为秋山剑院唯一入七境的修行者。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赵香妃的心脉处,只看到有一片古朴的铜镜http://m.hetushu.com在闪耀着昏黄的光彩。
嗤嗤嗤嗤……
赵香妃看着落向自己心脉的这一道剑光,没有改变去势,她看似娇小的身体里,却爆发出了一种如山崩海啸般的恐怖力量。她也发出了一声难以想象的尖啸。
战场上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滞了一瞬,连时间的流动都似乎在此时凝滞。
这足以改变这场大战,甚至足以改变整个天下历史进程的一步,却败亡在了连波的手中,魏无咎如何能不心痛?他甚至感到巨大的悲哀。
轰的一声震响。
剑拳互落,难道便真的是玉石俱焚的结果?
“谢谢。”
他略微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我在大秦王朝成为王侯,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我的修行和战斗,我也为大秦王朝灭魏建立了诸多功业。所以从恩情上而言,她对我的恩情大过大秦王朝对我的恩情。”
噗的一声闷响。
“因为活下来,我才可以继续修行和战斗。”
“可以这样算吗?”
因为专注,所以他这一剑稳定而可怕。
这一剑蕴含了连波的生机,剑意之强甚至胜于连波平日巅峰之时。
连波笑得更加灿烂了一些,他对着赵香妃笑着说道:“大仇得报的确是这世上最快乐的事情,那日我率军杀入魏王宫,便高兴得觉得即时死了也心甘。后和图书来留在长陵被封了王侯,倒是有些茫然,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欠着的恩情,倒是只有沉重。”
两道杀意此时已经落向赵香妃。
齐若圣一声厉啸,左手捏起剑诀,剑光扫去这些血气,仓促之间,体内的气血却是兀自被震得翻腾不息。
他的成长和报仇离不开秦人的帮助,尤其元武皇帝不计较他是魏人,给予了同等的尊重,以军功封赐他为大秦十三侯之一,这是何等的荣耀。
即便让任何一个人来评论,这都是莫大的恩情。
他曾是魏人,然而昔日的大魏王朝在不经意间中了秦人的计,太过仰仗云水宫,在秦人都刻意的让云水宫在大魏王朝一家独大的演变中,他出身的宗门便站在云水宫的对立面而被无情的牺牲掉。
许多霜花染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上出现了许多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从这些伤口里涌出,就像一股股欢快的泉水。
魏无咎无言以对。
他的这些话并不响亮,但此时在魏无咎和这些秦宗师的耳中,却是如雷声一般。
向焰面色一灰,噗的一声,他的一口逆血混杂着强大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如同无数道细碎的血红剑光往前喷出。
赵香妃如疾风般朝着魏无咎而行,似乎根本无暇顾及这一剑。
“我对你说过,我是大楚王朝的皇太后,天下楚器,至强者自然都在和-图-书我身上。”
然后他的身体飞了起来,顷刻又从空中跌落。
魏无咎的瞳孔收缩到极致。
向焰一击之势已尽,眼见他已无法再挡住这样一剑,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做出了一个令这些秦宗师都根本没有想到的举动。
话音未落,连波的身体像被无数的利剑洞穿,他体内剩余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尽情的从窍位中喷射出来。
这一刹那,战场上无数人骇然的叫了起来。
他的身影依旧稳稳的站着,但是双手却是不停的发抖起来。
但是一道欢快愉悦的剑意,已经从他的手中生成,斩了出来。
他看着狂掠而来的赵香妃,并未选择逃遁,而是一声如野兽咆哮般的低吼,将自己体内的所有真元凝成一束,汇聚在自己的本命剑中。
剑尖入肉半寸,竟然是再也刺不进去!剑气也只不过深入半尺。
空气里留下一道光路,荡漾玉石俱焚的气息。
“其实很简单。”
这些传奇广为流传,被记载在史册或是修行界的典籍里,甚至被改成很多个版本的故事。
“不能,恩情这种东西,只要欠下了,又怎么能分得清楚。”
轰的一声,她的拳头也同样砸向魏无咎的心脉,她的拳头前方,被她的力量压迫,甚至出现了一道若眼可见的风柱!
初时十三名秦宗师联手来杀赵香妃,但是因为连波和章狂刀的http://m.hetushu.com背叛,却有八名宗师被困于锡山剑盘的剑阵之中,此时魏无咎座下最强的一名剑师已经死去,其余都是身负重创。
在这一刹那,他唯有再次守。
向焰持戈一击击退这名秦宗师,只是双手手心之中再次溅起些血珠。
一道身影连着剑意踉跄后退。
他的本命剑随着他的心意急剧收缩,瞬间变成一道手指般粗细的小剑,恐怖的加速,笔直的刺向赵香妃的心脉。
然而此时,赵香妃却是抬起头,看着魏无咎露齿一笑,神色却是异样的肃然,“现在换我来试着杀死你。”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每个从寻常的修行者起身,到最终成为拥有莫大权势的王侯的人,他的经历都是传奇。
剑光所指,向焰身上的衣衫片片溃散,然而剑尖入肉,却是并未发出血肉之躯被利器割裂的声音,而是当的一声闷响,如同刺中一道钢墙!
连波的出身也不是秘密。
魏无咎和那两名并未受重创的秦宗师,心中自然警觉,体内的真元疯狂流转起来。
连波也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里含着数不清的情绪,他坚持着慢慢站了起来,“若说这是无耻,那也是我的事情,我死了,便也和任何人无关。”
轰!
他觉得连波必须做出交待,他也知道连波一定会给出交待。
空气里生出团团湿意,融聚在他的剑意里,这道剑http://www•hetushu.com光就如一条巨大的红鲤,朝着魏无咎跃去。
魏无咎愤怒的厉声笑了起来,“恩情可以分这种简单的先后秩序么?”
已经回到他手中的本命剑散发出无数灰色的霜迹,空气里就像是有许多道结了霜花的透明的墙。
赵香妃轻轻的咳血,却是骄傲的轻声说道,“只可惜你太过迂腐,再狡猾的狐狸,习惯无法改变,便总是会落入猎人的算计。”
他的师门毁于魏帝的旨意,他身负师门的血海深仇,逃到长陵,在长陵成为秦军的将领,最终率军杀入魏王宫,即便未能亲自手刃魏帝,但是终究报了师门的仇。
他的身影向前,极为简单的,就像一面盾牌一般,挡在了这一剑之前。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迎着魏无咎的目光,说道:“很早之前我在魏修行时,就已经认识了她。若是没有她,我逃不出魏,早就已经死掉。”
魏无咎的双脚脱离了地面,他的力量已经彻底消失,却并未死去。
魏无咎和两名并未负伤的秦宗师心中骤然一寒,他们从连波的这句话里,反应过来即将发生什么。
然而她的身体只是一震,剑光却并未刺入她的身体。
处于剑阵之外并未负伤的两名秦宗师,加上魏无咎自身,对上赵香妃和向焰,恐怕就算必胜,也无法形成必杀之势,至少无法阻止赵香妃逃走,更何况赵香妃未必没有其它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