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十九章 剑痕

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感悟到了当年自己师尊这一剑里的许多意味。
他起剑势,挥动这团火光。
然而就在这地动山摇的欢呼声里,就在弩箭狠狠刺入墙体和内里的泥地上溅起的一道道尘硝里,就在那支重甲骑军冲击的正前方,那处断墙口出现了一道身影。
毫无疑问她的冒险已经成功,然而她同样十分清楚,最终的胜利,还要看阴山一带。
然后那整一支大军就没有了。
今日里看着他自己施出的这一剑,看着这道剑痕,他记忆里自己那名师尊的这一剑便变得更加清晰,渐渐和自己眼前的光影重合在一起。
数声凄厉的军令声响起,原先紧随着重骑涌向这里的数股军队骤然开始回缩。
那座打铁铺子里有一名宗师,然后他一人提剑到了城门口,面对如潮水而来的秦军划了一剑。
赵策冷冷的看着前方的秦军,说道:“若论无敌,当年是谁真正的无敌?”
听着自己的声音在烈焰里燃烧,他感觉到自己和自己当年的m.hetushu.com师尊又近了数分,感觉自己又强大了数分。
在火光里,赵策的黑色长发也变得深红,如无数细小的火焰狂舞。他奉师遗命跟随唐昧,离开赵地许多年,很多有关赵地的记忆也在淡忘,然而他是经历过当年那一战的人,他和赵剑炉的那几名修行者,当年便是站在城里看着他的师尊施剑。
他说出了这句话。
噗噗噗噗……
秦军的一支重甲骑军已经开始朝着一处城墙的断口冲击,沉重的铁蹄轰击着地面,让这处城墙上的碎石砾都跳动起来。
“王惊梦曾与你师尊约定了战期,只是你们大赵的皇帝太过愚蠢,只是因为些流言就生怕你师尊夺了他的位。先设局将你师尊杀了。”
这种感觉真好。
那些重甲骑军的残肢断甲,洒落在这剑痕里,燃烧着。
当她转身回首,看向阴山方向时,阴山境内,秦军大部已经集结完毕,围困着天启城的秦军,已经即将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http://www•hetushu.com因为司马错将楚军这座被围困的孤城视为决战致胜的关键,下达的命令是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攻陷这座城池,然后迅速布防,以此处狙击楚军主力,所以这次的进攻不同于之前任何一次,已经无法再顾及伤亡,无法顾及军械的损耗。
飘舞的火星里的这道身影是一名身姿挺拔的男子,漆黑的长发没有束起,在火星之中肆意的飞舞,然而当所有这些秦军军士看清他的身影时,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团更耀眼的火光。
很多人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却依旧无法顺畅的呼吸。
“谁过这剑痕谁死。”
然后那名宗师只是说了一句,谁过这剑痕谁死。
就像是一道巨大的洪炉砸了下来,然后变成了一道剑意,横切而下。
赵香妃点头,收拳,让他的身体从自己的手臂上滑落在地。
所有人在这一刻不自觉的抬首望天。
大多数符器早在第一轮轰击之中便消耗殆尽,此时处于秦军围困之中的这座孤城,大和*图*书多数地方都已经燃烧起来,到处都是冲天的烟柱,空气里散发着各种各样烧焦的味道。
天下知道了那座城里有赵剑炉。
那一片火红落下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长达百丈不止的深深剑痕,宽逾一丈。
天地剑轰的一声爆响。
黑云一收,那只黑色骨鹤也消失无形。
在很多年前大秦王朝的军队势如破竹的连破赵王朝的城池时,有一座城里有一座打铁铺子。
无数箭矢如暴雨般的落向这座城,这些箭矢的箭头都是用磷石制成,和空气剧烈的摩擦之后便旺盛的燃烧起来,变成一团团的火球。
秦军的箭手拉动弓弦,这种造价不菲的箭矢此时在他们的手中就像不要钱的枯枝一般被他们疯狂的使用,因为追求极致的速度,这些箭手的手指都开始流血,手臂都开始发抖。
这声音如同鹤鸣,然而却带着一种极为阴森可怖的味道。
一道浓黑如墨的云气不断翻滚着形状,在天空里飞来。
原来此时秦军之中的一批重弩机也已经移动到此处,数http://m•hetushu.com百枝粗如婴儿手臂的重型弩箭狠狠坠入那处城墙断口,接着便又是一轮,顷刻间共激发三轮,上千枝重型弩箭将那片城墙周遭钉成了一片森林,恐怖的力量激起了一片片的尘浪往外扩散。
一声如鬼魅般的声音从空中幽幽的落下。
当他这句话响起,乱云飞渡的天空里突然响起一声古怪的鸣声。
他看着赵香妃,在死去之前只是轻声的回应道:“原本我只佩服过一个女人,你现在是第二个。”
这名修行者幽幽的说道,“虽然我和王惊梦是死敌,但是有一说一,却不能因此堕了所有秦人的名头。”
“当年你们秦人便是不敢正面我们赵剑炉的剑,不要过了很多年以后,还是一个敢出来的人都没有。”
在这道身影出现的瞬间,尘雾里出现了恐怖的热力,然后连弥漫的灰尘都似乎全部燃烧起来,变成无数往外飞散的火星。
心神最为震动的是秦军之中的数名修行者,他们心中一些已经埋葬很多年的记忆开始苏醒,这样的画面似曾相识hetushu.com
时间在这一瞬间也如同凝固。
这支疯狂冲锋的重甲骑军的前方一片火红落下,这数百重甲骑军接踵而至的撞上这片火红,整个身体都如同爆燃般炸了开来,无数厚重的金属甲片溅飞出去。
这名修行者身穿着领子极高的玄色袍服,在抬首看着赵策说话时,他的身周不断闪耀出朵朵的黑气,自然凝成一朵朵黑色的梅花,然后又迅速的消失。
剩余数十骑无法前进,那些眼睛原本都已经蒙上的战马感知到莫大的恐惧,任凭上面的骑军御使都无法控制,在原地疯狂的打转。
云气里面似乎有一只鹤,然而却没有血肉和羽毛,尽是骨架,只是骨架上燃烧着黑色的焰流,超出了世人想象的范围。
“有些事情你并不了解。”
魏无咎眼瞳中的色彩迅速黯淡下来。
城前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剑痕。
便在此时,一阵凄厉的破空声又压过了所有的声音,在接下来一刹那,秦军发出了地动山摇的欢呼声。
那道剑痕后方不远处,却是已经站了一名鬼气深深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