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二十七章 借手

这样的两剑在元武的手中,却是直接就变成了一招新的剑式,一招防御天下无敌的剑式。
自鹿山会盟时开始,她已经知道元武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元武,然而现在亲见他的出手,却依旧让她有种难以相信之感。
剑凰影被他自身的力量撑裂崩碎,接着化为无数更为细碎的剑丝和明亮光线。
东胡僧手中的法杖再震。
这一剑施得无比顺畅,他手中的杖尖斜斜的刺向天空,杖尖有一道明灭的光焰如昙花一现。
对于任何修行者的感知而言,只要这样的一片剑片刺入身体,那体内的血肉和骨骼便立即被会侵蚀,化为乌有。
王惊梦曾经用这一剑直接灭杀了众多的修行者,即便今日他已经到了八境,也依旧不敢有半分大意。
其实此时对元武影响最深的,是元武自己的心境。
元武皇帝的身影从金色焰光团中往后退出。
元武皇帝的身体变出了数个头颅,数双手臂。
这些刺目的明亮光线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只巨大的凰,一种传说中的神兽。
然而当东胡僧这一剑施出,那重重叠叠的乌云和沉重的风雪被来自天空的无数道火线洞穿。
无数丝比金黄色的真火还要耀眼的光线带着一种圣洁的浩大的和*图*书味道从他的剑身上绽放而出。
他不解,然而在此时,他感受到了元武皇帝心境的震动。
他的额前流下了一道淡淡的血迹。
这一剑并非是让他用,而是给他带来机会。
“无生灭。”
他手中的法杖消失。
他手中的这根看上去像陈年老木一般的法杖,不只是他这一生修行的本命物,更是在他之前的苦修僧手中流传了很多年的本命物,其中沾染着不知道多少不同的强大气息,对于修行他这种法门的修行者而言,已是一件神物。
丁宁能够挑选出适合他用,且确定他能够瞬间领悟的剑招,这样的境界,才是真正超越了世间所有的宗师。
在这些骇然的惊呼声响起之前,丁宁的声音又已经在东胡僧的耳侧响起。
此时天空被九幽冥王剑的寒意覆盖,冰雪如怒,重重叠叠的乌云如远山被直接抽引过来,随着方才战斗的开始,长孙浅雪杀意更浓,大片大片如真正鹅毛般大小的灰黑色冰雪已经坠落下来,沉重得如同瓦片落地,噗噗作响。
他手中消失的法杖直接出现在了元武皇帝的胸前,而元武皇帝胸前那片区域里的天地元气,却已经到了他的手中,变成了一柄透明的长剑。
这道m.hetushu.com剑意对于元武皇帝而言并不陌生,曾经出现在长陵,出现在天下强者共聚绞杀王惊梦的那一战里。
接着东胡僧便用出了第三剑,也就是刚刚丁宁并指为剑,施出的那剑。
在场那些宗师级的人物都可以确定元武皇帝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势,然而在东胡僧的三剑之下,他毕竟没有占优,反而受伤流血。
轰的一声爆响。
在他和元武皇帝这种级别的修行者之间,便有如心灵感应般,他便能直觉元武皇帝此时的气机已经出现了破绽。
他手中明黄色的本命剑往上斩出。
三剑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一道极为简单,堂堂正正的笔直剑意往前刺出,但是这道剑意完美到了极点,完美到了让在场的所有剑师都觉得无法企及的地步。
他的这道“无生灭”,意思是“无有生灭”,天地间没有可能有无缘无故多出来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物质会消失。
所以在喝出了东胡苦修僧那道“无生灭”剑招的名字的同时,丁宁再施一剑。
万千道剑从四面八方射向元武皇帝。
然而这些都依旧不构成可以战胜或者逃过今日杀局的可能。
长孙浅雪的目光剧烈的闪烁着,她的右手之中几乎不受控制的流和*图*书淌出深邃到了极点的蓝黑色本命元气,九幽冥王剑自动凝成,缓缓出现在她的手中。
这一剑的威力也并不大,难道便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接着右手并指为剑,又凭空施出了一剑。
元武皇帝的头顶上方有一团白色的冲击波往外炸开,虚空就像是出现了一个孔洞般,东胡僧手中紧握着的法杖此时杖尖朦胧了起来,但是那团白色冲击波的中心,却是有一截清晰的杖尖朝着他头顶心刺去。
这样的剑招任何人都学得会,而且越是简单的剑意,要想做到极致的完美,那便需要天分,和后天的努力已经无关。
东胡僧没有任何多余的思索,在领悟到这一道剑招,或者说学习到这一招剑招的同时,他手中的杖便抬了起来,施展出了这一剑。
所以他觉得可能,原本就是因为丁宁。
噗嗤一声极为古怪的爆响。
他的手中真正透出了本命剑的剑光。
这已经不只是对元武皇帝这样的对手的熟悉,能够阵前教剑,还必须对他的修为和身体状况极为熟悉。
即便如此,他都没有想到丁宁能够阵前教剑。
这是一道新的剑招,随着周围空气的流动,这招剑招也如同很自然的流淌在东胡僧的脑海里。
除了此时丁http://m.hetushu.com宁和东胡僧之外,所有人全部变色。
是见到他施出这些剑招的心境震动。
一声低沉的闷哼响起。
“苦海渡!”
但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体内属于八境的磅礴元气往外迸发而出。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一团金色的焰光炸碎了出现在所有人眼中的画面。
此刻听到丁宁这样的一声低喝,东胡僧任凭自己的身体直觉,随手便施出了这一剑。
只有昔日的王惊梦才能施展出这样完美的剑意。
一道道明亮的金黄色真火火线从高空坠落,和寒云剧烈的摩擦不断的引爆。
丁宁的面容凝重异常,双眸之中如有星辰不断明灭,每一次明灭便代表着一个心念在他的识海之中闪过。他此时相当于借由东胡僧之手施剑,东胡僧临近八境突破,精气神正处于一生中最完美之时,而元武在鹿山会盟之中所受的伤势显然比外界推测的更重。
“苦海渡”是东胡僧师门的一道密剑,就如篆刻在他的生命之中。
一道灰色的杖影如航行的巨船上的帆影,切开此时的风浪,穿过了无形的须弥神山,迎面切向元武。
这些力量使得天空之中轰然一震,就像是直接有一座须弥神山往上撑了起来。
这一刹那间,元武是以本命剑和*图*书施出剑凰,又以身体施出巴山剑场的大须弥剑。
这只是巴山剑场一招毫无花俏的“破军”剑。
此时这世间,唯有他和长孙浅雪才知道丁宁的真正身份,所以他对丁宁有着绝对的信心。
师徒教剑尚且不能做到熟悉如自己的发肤,更何况他只是一路追随丁宁到了这里,经历过数场战斗。
天空里,千树万树火花开。
如此的画面,只是因为元武皇帝此时的动作太快,超出了在场修行者眼睛和感知所能捕捉的极致。
然而现在这样的剑意却是重现,如何令人不震动?
不生不灭,无增无减。
先前元武皇帝说东胡僧不可能战胜他的时候,这名老僧说不一定,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得了丁宁的指点,参悟了一些异常强大的剑式。
许多片金色的真火如同符器上的符文疯狂的吸取着来自天地的元气,在穿过这些寒云之时已经变成了一片片极薄但是带着某种蚀骨味道的金色薄剑。
早在东胡僧义无反顾的施展出刚刚领悟的那一招“天之蚀”时,丁宁就已经发出了一声急速的低喝。
东胡僧顿时有所悟。
东胡僧也有些不解。
他越是毫无保留的展露这些剑招,便越能给元武带来震动,越是让元武无法集中自己的心神。
这种场景宛若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