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四十三章 指教

那名还未落地的中年男子也根本没有料想到这样的变化,面容顿时微微僵硬。
在很多年前他踏入长陵时,想要成为的便是天下风云的中心,天下风云因他而起,任何大事件都围绕着他发生,或许会让他感到莫名的兴奋和虚荣感。
他明白澹台观剑的意思,然而他的心情却不可能轻松的起来。
微白不是因为接近天亮,而是某种强大的元气扰动产生的辉光。
所有场间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当形成一条如吸聚了诸多夜光而变得晶莹发亮的白云时,他们头顶千山的缝隙里,出现了一道身影。
对于造成这千山围困的夜枭,丁宁此时也没有任何的恨意,即便有些事情只是意外和出于好的出发点,但战争和变革,的确真正的造成了很多人的不幸。
丁宁看着他有些迷茫的双目,轻声说道:“修行者的典籍里,大多有记载一个故事,有名老妇人一直将一篇炼气功法当成经书来背诵,她不太识字,甚至http://www.hetushu•com读错了很多字,根本不明其中很多意思,但是她数十年如一日,便是那么背诵,却是反而自然炼出了真元。而有一日一名修行者路过,看她读错,觉得不忍,耐心讲解一番,纠正了她的许多错误,自以为那名老妇人会功夫更深,然而最终那名老妇人却是反而功力退步。”
东胡老僧有些诧异,澹台观剑眉头微挑,直到此时,他的感知里也才出现了一丝阴冷而令他感到极度不快的气息。
这意味着已经有人到来。
澹台观剑看着笑容迅速淡去的丁宁,微微犹豫了一下,接着认真道:“或许你能让我变得更强。”
除了昏迷不醒的扶苏之外,丁宁等人全部抬头。
沉默许久的澹台观剑听着东胡老僧和丁宁的交谈,不敢打断,直至此刻,他已经不再问丁宁任何问题,而是如晚辈般坐在丁宁下首,说道:“至少可以知道谁是敌人,谁是真正的朋友。”http://m.hetushu.com
略微停顿了数息的时间之后,丁宁看着眼中泛起一些亮光的澹台观剑,接着说道:“有关这个故事,有诸多的版本,但是表达的意思都是一样的。你的剑意走极致之快,其实已经很完美,若是说所缺的,恐怕便是最后的一点信心。你不需要我的指点,只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人给你肯定,让你更相信自己,连心里最后一丝的疑虑都尽消。”
澹台观剑的心境剧烈的波动起来,他身外的空气都产生了阵阵涟漪,但只是在下一刹那,他的面容就变得绝对平静。
白色的辉光越来越亮。
这是一名身穿蓝色袍服的中年男子。
然而听着澹台观剑这样的话语,丁宁却是摇了摇头,“其实没有真正完美的剑意,因为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做到真正和绝对的完美。瑕疵始终存在,但某些方面做到极致,就会自然将这瑕疵遮掩。”
“其实做个了断也好。”
丁宁淡淡的一笑,看着眼www.hetushu.com神再起变化的澹台观剑,道:“如果说这是指教,这算不算是指教?”
“您教过不少人用剑。当年长陵对你的用剑便是用‘完美’两字评价。”
东胡老僧合十感叹。
澹台观剑听得出丁宁这是有感而发,但是他有些不能理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顿了顿之后,澹台观剑又看着丁宁补充道:“勉强的活着未必比死了更快乐。”
能够带来这样的气象,能够在这个时候到来的人,自然是七境的宗师。
一个人的真元修为和对天地元气的感知无法在短时间里加强,除非像东胡老僧一样处于破境的关头。
在这样的困局里,如果有在短时间里提升他力量的方法,所有人活下来的几率会更大。
这名中年男子的五官很柔和,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眉心之间有一道银色的光条,就像是开了一只银色的竖眼。
东胡老僧唯有赞叹。
丁宁勉强的微笑了一下。
唯一有可能迅速提升一个人的战力的方面,便是和_图_书对于剑经和剑意的领悟。
这名中年男子飘落下来,他打量着丁宁和长孙浅雪,眼瞳里的神色越来越尊敬,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看似在未真正落地之前就要行礼。
如果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剑招的力量,那这人的战力很有可能在短时间里大幅度提升。
看着开始沉默下来的丁宁,澹台观剑认真道:“无论生死,都因缘而起,但最终如何,却都来自自己的选择。有时候最怕是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然后他起身,深深的对着依旧坐着的丁宁认真行了一礼,轻声道:“这是最有用的指教。”
是强援,还是一场新的大战的开始?
澹台观剑的眼神渐渐澄静,依旧和平时一样谦和,但是在东胡老僧看来,他已经和之前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等待着。
这时天空微白。
然而当真正经历那么多的生死,背负着那么重的分量,想法便会很自然的改变。
他身上不见任何佩剑,但是身上的肌肤也像hetushu•com是月亮一般,在散发着一种皎洁而莹润的光芒。
“不要太过在意别人的生死问题。”
澹台观剑所说的便是修行者世界里公认的事实,当年的那个人从未公开收过徒,但是在他修行的很多阶段,却分别指点过几个人剑法,而那几个人在日后都成为了天下赫赫有名的宗师,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夜策冷夜司首。
地面骤然不断的隆起,放佛地底有什么庞大的东西正在试图钻出来。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眉头微微一跳,他身前地下深处隐隐传来一声闷响,接着响起一连串的枯枝折断般的声响,放佛有什么牵连的东西成片的折断。
他知道丁宁必定会成为修行者世界里最伟大的存在,但前提是必须要在这千山围困里活下来。
“已经极致,只要你内心最深处也坚信这已经到极致,你的剑会更快一分。”
“剑意剑意,重在意,意来自于自己的内心,所以关键在于自己要信。”
这对于别人而言也是不可能的,但这恰好却是丁宁有可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