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五十章 手笔

军队中央有一架车辇,由十余头异兽拖动。
这支正在快速行向岷山剑宗的军队都是身穿着鲜艳的红色甲衣。
这支军队和他视线之中幽黑森冷的军队截然不同,一色的都是鲜衣怒马。
然而不等他开口,黄袍修行者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所以您的幽甲军现在已是我大秦王朝最强的军队,而且您的幽甲的炼制之法得自于昔日大幽王朝,用来对付修行者最好不过。皇后娘娘知道对你的交待还不够,所以她特意让我告诉您,岷山剑宗破后,您可以先行挑选一部分剑经或者剑藏。还有她告诉您,白将军的杀神军是在去东胡取灵虚剑宗的一柄传世剑之时被灭,而那柄灵虚剑宗的传世剑,应该便是此时天下最强的一柄剑,落入了九死蚕传人之手。若是此次九死蚕传人最终被杀,那柄剑也是属于您的。”
一名中年男子正静静站在这片花丛前,看着这些花绽放。
“而且她已经给您交待,若是为了这个王朝一定要牺牲。”黄袍修行者已经感和图书应到他的杀意,身体微微瑟缩,迅速说道:“她已经和你付出一样的牺牲。”
厉侯淡淡地说道:“已经吃到嘴里的肉才是肉,否则即便端过来放在你面前盆子里的肉,都不算是肉。”
在长陵的另外一端,一支军队正在前行。
身穿那种独特的土黄色袍服的修行者,在大秦王朝便代表着胶东郡,在长陵周遭更是代表着皇宫里的那名女主人,但是这名在花丛里只取最娇艳那一朵的中年男子却是看都不看他,只是冷讽道:“我在外为大秦王朝练军多年,这支幽甲军是跟随我南征北战的子弟军,我一手操练起来。我极少参与长陵权势之争,就算我儿子厉西星幼年时做得有些不对,我都将他放逐到了边境。”
“你知道乌氏边境的那些部落里有一句老话么?”
厉侯的目光剧烈的一闪,道:“谁会上山?还有谁会率军围岷山剑宗?”
“好大的手笔。”
他沉默了数息的时间,接着问道:“独孤侯府会得到什么?”
m•hetushu.com“但是他毕竟是我儿子,而且他在边境历练得很好,甚至让我都有些为之骄傲。”
“要进长陵,我早就进了,又何必抢在这一时?”
他不再说话,有些厌烦般对着这名黄袍修行者摆了摆手,然后走向黑色的连营。
厉侯眼眸深处的杀意慢慢褪去,但他转眸看着那些黑色的连营,眉头又是微微挑起。
他的面容很英俊,尤其鼻梁很挺,五官有着一种刀刻般的线条清晰的美感。他的身姿也很挺拔,尤其身上的浅金色铠甲很修身,显得更加英武。
黄袍修行者没有犹豫,迅速的轻声答道:“半关中。”
他的手指都被浅金色的金属铠甲覆盖,金属的独特森冷,浅金色的华贵光泽映衬着深紫色的花朵,更是让此时拈花不语的。
他有着一种莫名的气质。
渭河穿过整个长陵,在方饷停止呼吸时,长陵城外,渭河的一条支流的岸边,有一片野花正在盛开。
黑色的连营里,所有的军士都身穿着漆黑的金属铠甲,这些军m.hetushu•com士大多凝立不动,如同铁偶一样,和他身旁不远处的一名黄袍修行者一样,在等着他。
在这些终于盛开的花里面,他弯腰伸手摘了一朵最鲜艳的花朵。
这名中年男子自然只可能是大秦十三侯之中的厉侯,他顿了顿之后,转过身来,眼睛微眯着看着这名黄袍修行者,随手将这朵鲜花放入了口中咀嚼起来,他的唇角有微紫色的液滴滑落,在他白皙的唇角边留下一条微紫色的痕迹,比鲜血还触目惊心,给人一种分外的诡异之感。
“是么?”厉侯忍不住笑了起来。
黄袍修行者恭谨的应声道:“至于上山……我也不知晓,但想必皇后娘娘自有妥善安排。”
“独孤侯爷会和你一起在山下。”
车辇的正中端坐着一名同样身穿红甲的将帅,他的面容有些病态般的苍白,身形瘦削,然而他的甲衣背后背负着很多剑,这些剑有序的布列着,像孔雀开屏一般在他的背后。
听着他这样冰冷讥讽的声音,黄袍修行者将头垂得更低一些,http://m.hetushu.com显得更为恭顺,但是回应的语气却是缓慢而平和,“皇后娘娘认为像您这样的人物最注重的是最终留在史书上的记载,她认为您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王朝的千秋功业,不会太过计较这些。”
这是优昙花,长陵独有,但很罕见,无法移植,花朵盛开的时间只有盏茶时分。
这些野花是天然的深紫色,在阳光里的绽放很有意思,甚至可以看到它的娇嫩花瓣以肉眼能够分辨的速度,一点点的张开。
“您不需要上岷山剑宗。”黄袍修行者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说,或者说皇宫深处那名长陵女主人早就知道厉侯会这么说,他只是忠实的陈述:“您只需要派军围住一半岷山,不让岷山剑宗的一些人走掉。自有别人会上岷山剑宗。”
厉侯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想过很多的可能,却没有想到独孤侯府会在此时承担这样的角色。
“白将军的杀神军已经尽殁。”
厉侯微微一怔,旋即有些明白,“扶苏?”
但是当和图书他听到自己说出的这句话在空气里回想时,他细想那名胶东郡女子走过的每一步,却似乎都是惊心动魄到了极点,每一步的手笔都是大到吓人。
“我想磨砺他又不是想他死,可是她在乌氏边关设局,我儿子失踪不见,按照这军情显示,他十有八九是死了。现在让我挥师回长陵,难道不需要给我一个交待?”
他的身后不远处,有一片行军大营。
“半关中”,这只是极为简单的三个字,但是却让厉侯的双手都不可察觉的轻轻一颤。
厉侯忍不住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了这一句。
甲衣并非金属制成,是某种独特的皮甲,但是皮甲上也有着一道道独特的符文,符文里就像是有火焰和鲜花在涌动。
花朵很小,但是有着一种迷人的馨香,而且在盛开的过程里,它的花粉不断的散发,这细微至极的花粉在阳光里是一种晶莹的银色,使得这些正在绽放的花朵看上去就像是镀了星星点点的银粉,在阳光下不断的闪烁着神秘的光泽。
……
黄袍修行者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