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六十三章 心乱

即便是笑,他也只是露出些微很冰冷的笑意。
净琉璃没有停顿,很自然的走过独孤白的身边,对着这名不知道用了多少勇气才做出这样决定的少年说了这一句,然后仰头看了一眼已经接近长陵皇宫的幽龙黑影,接着说道:“师尊曾说过一句话,不管是什么出身,不懂得走自己路的人在修行路上不可能走得很远,决定你是否成为王者,不在于你拥有多少力量,而在于你是否臣服着活着。”
石道上的空气出现了一点幻光,就像是空间被一种诡异的力量扭曲,要出现一扇门。
郑袖的面色原本就很白皙,白皙得如同白瓷,但此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面容更加显得苍白了一些,白得连内里的血肉和经络都显得有些透明。
“你说了这么多,想要坚定杀我的理由,想要彻底激起自己的战意,让自己的剑意更加完美,但却只是暴露了一点……你自己的心始终很乱。直到今日,你还在后悔。你还在想着若是没有我,说不定你和王惊梦还能成为天下最完美的神仙眷侣。”百里和图书素雪嘲弄而同情的看着郑袖,说道:“我真为元武感到悲哀。”
皇宫外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强者赶来,但是百里素雪却偏偏不心急,他耐心的听着郑袖的这些话,然后讥讽的笑了起来,“你说这些,难道意思是说是因为我,所以才逼迫你最终变成了这样的人?”
幽龙其实根本不需要直接降落,借着它的元气遮掩,百里素雪很轻易的就能进入皇宫,随时就能出现在她的面前。
幽龙眼中的惨绿之意已经褪去。
长陵的修行者都各自有自己的选择,在元武皇帝十几年的经营之后,绝大多数修行地的修行者,都选择向他效忠。
通往她书房的石道两侧有许多金属偶,都是机关符器。
百里素雪皱了皱眉头,终于抬头看她,却没有说话。
“我那时很年轻,还是一名刚入长陵不久的少女,我背负着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东西。”
蓦然间,她完美的眉毛微微一跳。
皇后郑袖和很多时候一样,站立在她书房天井下灵泉的后方。
郑袖沉默了一息的时间,看着www.hetushu.com他说道。
“你觉得自己做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么?”
“别人对他说什么,我不担心也不在意,但是你曾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身体里的血液被冻结,然后迅速的死去。
一道白霜顺着他的双脚往外蔓延,在距离郑袖的身体唯有数十丈的地面,这道白霜不再前进,如同被谁切了一刀一般整齐。白霜的边线上有些微的寂灭星火在燃烧。
百里素雪很少笑。
她可以逃。
他也看了一眼那条幽龙,心中再次好生佩服。
没有人动作,哪怕是那些最忠诚的死士。
她看着百里素雪,轻声但极其冰寒的接着说道:“在我还没有想好成为什么样的人时,你却已经对他说了我并非良偶。你下的论断太早。”
一名隐匿在阴影里的胶东郡修行者心有所感,就要出手。
惊人数量的修行者聚集到皇宫周围。
无数缤纷的剑光汇聚在一起,在皇城的周围编织成耀眼的彩虹。
“人始终是在变化的。”郑袖木然的眼睛深处却是跳跃着复杂的火焰,她慢慢地说道:http://m•hetushu.com“人之一生,从年轻到老,不管是为人还是心态,会产生多少的变化?当年刚刚学剑时的你,和现在的你,想法和为人都是一样的么?”
两侧墙后或是庭院间的阴影里,有许多修行者的身影在等候着。
如幽黑山脉般的幽龙身影终于降临在皇宫上方,庞大龙躯遮掩了天空里的光线,随着它身上元气的自然激荡,天空里开始下雪。
在外面几乎所有人看来,她也应该隐匿起来。
“很多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不知道该怎么做。”
无声无息间,百里素雪的身影便站立在这石道上。
石道里那些平时因为些微的元气波动便会触动的机关符器也都没有动作,因为连里面符文中流淌的元气都被瞬间冻结,更不用说是那些机括。
随着它身体里发出的古怪龙吟的响彻天空,无论是它的呼吸之间,还是飘舞的肉须和角爪上,还是身上坚硬到极点的幽黑龙鳞上的花纹里,都开始喷涌出黑色的冻气。
“你的思绪很混乱,所以你的道理也很乱。”百里素雪摇了摇头和_图_书,说道:“你的意思是不管你做了多少错事恶事,不管你先前如何的坏,等到最后你决定做个好人,前面所有的事便都已经不存在了?更何况你还并未改过自新,反而是生怕坏事暴露而变得更恶……你走到这一步,难道是因为我的几句话?”
它开始疯狂的吐纳。
她只是冷漠的站在这里,等待着百里素雪的到来。
她不需仰头都可以感知得清楚那条幽龙的逼近,除了她之外,那些能够阻止这条幽龙逼近的修行者都在岷山一带,更不用说直接在空中将之斩杀。
在幽龙的身影在空中略低时,诸多符器和剑光破空而出,在空中留下无数道诡异的光路。
因为这个时候郑袖开口说话。
然而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
这场面异常壮观,杀气十分恐怖。
“你对他说的话,我会担心。”
独孤白无言。
百里素雪懒得看她的面目,只是看着那条白霜边缘燃烧的星火,微冷的回应道:“感觉很不错。”
“不错的选择,那就跟着来吧。”
天空里先是出现漫天飞舞的冰砾,接着这些冰砾不断和图书结成巨大的冰块,疯狂的坠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你觉得不是因为你,但若不是因为你,他或许对我根本毫无怀疑,或许我就会决定做他希望的那个人。”郑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她抬头看着高空,缓慢而认真地说道:“很多事情的轨迹只是因为一些小事而改变,在你看来是我害死了他,但在我看来,害死他的或许是这个他最好的朋友。”
这些冰块和地面上绽放的天地元气和剑光互相冲击着,绝大多数都没有能够落地,而是在空中不断的爆炸,这些爆炸产生的细碎冰渣又迅速的冻结起来,在地面上所有修行者的视线里,幽龙身外的阴影越来越庞大,就像一艘不断变得更大的神王巨船航行在空中。
然而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然而此时,听着郑袖的这些话,他却是笑了起来,很大声的笑了起来。
她看着百里素雪,冷漠地问道:“来到这里的感觉怎么样?”
有霜意冻结在瓦间,比世间冰霜浓厚不知道多少倍的寒意令这些砖瓦变得酥脆异常,稍微有些震动便不断发出刺耳的炸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