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三章 帝泣

剑气大阵和阴神鬼物元气大阵两重大阵,硬生生的压住了冲撞之力,将江水下压。
整条江面像是固体一般,被切割成无数块,然后一块块往上抛起,就像是要重新堆砌成什么东西。
轰的一声。
李云睿的眼瞳剧烈的收缩起来。
空气里呜呜数声连响。
这十三股黑灰色的阴气形成了十三道飓风,跨越了长空,朝着她卷砸而至!
当晴空变化,天地元气剧烈波动,暴雨袭来时,楚都里的修行者们就已经看到了江面上的大秦王朝舰队。
白山水的脸色莫名的苍白起来,她摇了摇头,“就算我们能够阻挡一些时间,楚都也不会阻止起有效的抵抗力量。”
“我已经提醒过您,现在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那样提醒你。”
白山水面容却是寒了数分,看着已经彻底显露出峥嵘,简直将江面密密麻麻填充住的“幽浮”舰队,道:“我说的本来就有道理。”
而更让她震惊和愤怒的是,这http://www.hetushu.com些阴神鬼物元气里,充满了不同的七境气息。
“皇后娘娘的诏书我都已经带来,只要你下令归顺为属国,不要无畏的让这里的楚人送死。您还是楚君。”
只在这一刹那。
那一艘艘刚刚在江面上稳定下来的铁甲巨舰,顿时如被无数巨柱顶起,往上跳出。
在阳光里显得淡绿的江水色泽骤然变深。
“你带我回楚都,然后带我和一些人杀出去。”白山水看着他,纠正他说法般说道。
十三股黑色飓风轰中他和白山水的声音,如十三条黑龙,硬生生将他和白山水的身影砸入水面之下,往上溅起无数道水浪。
绝大多数的哭嚎声不是来自于平民的院落,而是来自于一些贵人的院落,其中有很多是平日里看起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在世人面前永远不可能有痛哭流涕一面的大人物。
和白山水预料的一样,整个城瞬间乱了。
这便说明http://www.hetushu.com她和李云睿的推断没有任何问题。
咚的一声。
……
她的身体被一股巨力撬动,反而往上空弹起。
高空里掉落一颗透明的水珠。
骊陵君的身体在龙椅上扭动不安。
无数道透明的剑气从舰身上涌起,形成一道道无比壮观的剑河。
李云睿不再犹豫,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回楚都,带一些人杀出去。”
然而这依旧没有能够完全摆脱这十三股飓风的笼罩。
那颗透明的水珠砸入江水之中。
听着这些真挚的话语,看着白山水因为回首往昔而变得苍白的面容,李云睿努力的呼吸着,说道:“国之将灭,今后再无楚,想尽最后一份力。”
这些巨舰本身拥有不知多少万斤的分量,若是互相撞击成一团,那所受的损伤必定极为惊人。
原本晴朗明净的天空里突然出现了无数雨珠,天地元气被这些雨珠牵引,变成狂暴的力量。
每艘巨舰内里响起无数声www.hetushu.com啸鸣。
皇宫也已乱。
“哪怕国没了,但有我就有家,所以要死也不能像今日这样没有意义的死。”白山水看着李云睿,说道。
与此同时,这些看似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的铁甲巨舰上骤然划开许多道门,每一道门里都有惊人的黑灰色阴气涌出。
“一击就走。”李云睿明白了,郑重的看着她说道。
最威严的金銮殿里,先前曾代表郑袖警告过骊陵君的那名官员看着龙椅上的骊陵君,诚恳地说道:“现在是您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了。”
每一艘幽浮大舰在他们的感知里,都变成了一座山。
他突然哭了起来。
有许多大齐王朝的七境宗师说不定现在就在这些巨船里。
一声闷哼从她的口中不由自主的响起。
白山水傲然的眼瞳里骤然充满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和夜策冷是此时天下御水最强的宗师,此时全力出手,画面宛如神迹,就连李云睿都感到窒息,感到整个天地都动荡起来。
m.hetushu.com声厉喝之中,他体内元气涌出,裹住了白山水,顷刻之间往后不知道倒退了多少丈。
白山水摇了摇头,带着说不出的倔强之意,“你还有我。”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像个胆小鬼一样,就真的这样哭了起来。
白山水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一瞬间,从那些幽浮巨舰上涌起的所有阴神鬼物元气骤然凝成了十三股。
许多哭嚎声响起。
大齐王朝在背后咬了楚一口。
……
他身前静立着的官员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诚恳的接着说道。
“要么就死,尸首会被悬挂城门。”
当这颗透明而纯净的水珠凭空生成,掉落下来时,她脚下的江面产生无数的涟漪。
然后这些涟漪里出现了很多平直的白线。
李云睿微愣。
“舟行水上,要进楚都,至少也不能让他们进得这么轻易。”白山水说道。
“只要您愿意,您还是楚君。”
顿了顿之后,白山水加重了语气,接着说道:“这种时候我比和图书你更有经验,这种都城里的贵人们,根本就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他们虽然在经历战争,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所住的地方会变成占城。你完全想象不到,当看见军队涌入时,他们会表现得如何卑劣和懦弱。”
这是一种一切的一切,过往的所有努力都被彻底击碎的感觉。
很多官员和妃子如没头脑的苍蝇乱成一团。
这些阴气如山般往上拔高。
“赴死的是军人和一些修行者,但是这些权贵……只想着求饶和依旧能够保证一些优越的生活。”
这剑气大阵来自于这幽浮大舰本身的材质和符文,不知道需要多少匠师的布置,同时还需要数量惊人的剑师灌输许久的真元。
李云睿呆了呆,一时不能理解。
“我知道你生于此,长于此,但是这没有意义。”
她体内的真元几乎尽数喷涌而出,落入这些平直的白线里,融入江水。
李云睿冷僵的身体里出现了暖意,他想笑却笑不出来,“你说的有道理。”
然后她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