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四章 烬

“他们难道不可以降么?”骊陵君的声音颤抖得更厉害。
昔日丝竹阵阵的楚皇宫里却是一片死寂,连一些混乱和哭泣的声音都彻底消失了,就如同变成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坟墓。
骊陵君脸上的涕泪和污垢都已经擦干,但是脸色分外的白,就像涂抹了一层白面。
“不只是我想要杀你,郑袖她也做好了准备。”骊陵君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他直视着骊陵君,目光不再像是看着一名帝王。
这种平静,让他联想到一位在长陵街巷之中遇到过的少年。
这句话不是赵沐的首创,而是记载在大楚王朝军典里的话语,说这话的是一名昔日楚军的名将,在苦守要塞战死之前,他留下了这句话。
“我对你很失望。”
“不要想得太幼稚。”
赵沐有两道非常好看的细眉,但此时闻言一竖,却是如同锐利的刀锋。
这就是匠师的功力所在。
他缓慢而沉重地说道:“帝都能丢,但魂不能亡。以前不管你有多www.hetushu.com幼稚,有多少问题,你始终是大楚的帝王,代表着的便是大楚。哪怕我们逃不远,在国土上战死,我楚依旧还有不少国土,还有许多军队在外。但你若是以皇命下令降,便是背叛了整个大楚,令外面那些在为大楚殊死战斗的边军都一起丢弃了,令他们彻底腹背受敌。”
一些狂生文士则颂咏着一些千古流传的名句,自投于江水。
“你……”
骊陵君低埋着头,不敢抬起。
赵沐距离骊陵君百步止,跪拜,按君臣见礼。
死寂的大殿里响起很多细碎的声音。
楚宫烬。
赵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我愿化作星光,在夜空里为迷途的人指引方向。”
这声音就像是很多老鼠在走动,在撕扯着衣物。
许多军士在宫外发出悲鸣。
他们依旧如铁铸般站立在城墙上,一步不退,然而就连白山水这样的宗师都未能阻挡这支舰队分毫,被冲入江底,生死不知,m.hetushu.com他们又如何能阻。
他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这位在他面前显得十分谦卑的大将竟然回绝得如此干脆和平静。
凝聚的金黄色火焰在爆燃中一道道冲起,就像是百千金黄色的凤凰在火中飞出,飞上天空,又像是很多高傲的灵魂,在扑向高远寂灭的星空。
“不能降。”
骊陵君说的简单,他回应的也很简单,同样是三个字。
赵沐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只是遗憾而用可悲的目光看着骊陵君,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他起身,看着龙椅上这名年轻的君主,等着他说话。
赵沐深吸了一口气,认真而缓慢地说道:“不要背弃整个王朝,想想你身为大楚皇血的意义。不要想着我不降便要杀死我,哪怕你已经在这皇宫里设好了杀局。”
骊陵君终于明白了赵沐要做什么,骇然的尖叫起来。
“你不会有下达旨意投降的机会。如果生死是必然的,那关键在于最后的态度。我愿化作星光,在夜和*图*书空里为迷途的人指引方向。”
站在这里,已经是他们最后的荣光。
水声轰鸣,庞大的钢铁舰队充斥着江面在朝着近在咫尺的楚都前进。
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之时,这金銮殿里那如无数老鼠啃噬的细碎声音瞬间如暴雨般密集。
骊陵君突然感到了恐惧。
此时这殿内唯有龙椅上的骊陵君一人,所以便显得更为空旷,空旷得甚至如一汪海洋之中漂浮的一片树叶,空旷得让人心慌和难受。
这座殿宇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建筑物之一,看上去纤细,然而每一处细节,甚至每一根梁上的浮雕,都要花去一名顶尖匠师数十年的苦功。
他和骊陵君的身影以及这座华丽的金銮殿,以及皇宫内的所有一切殿宇,庭院,瞬间消失在金黄色的火焰里。
“今日发生在这楚都的一切,都会记录在后世的史书里。所以我劝你最后再认真的想一想,想想自己留在后世的书上是什么样的记载。”
城里的许多权贵和富商在和图书想着逃离或是投诚,纷乱的车队甚至撞击在一起,堵住了平时显得很宽阔的道理。
江面的水流被钢铁巨舰上的元气挤压着,发出近乎琉璃碎裂的声音。
赵沐抬起了头来。
沿江的城墙上,很多修行者和军士面露苦意。
他的声音还在火光里缭绕,一切却都迅速的化为焦土和气焰。
这种懦弱在他看来便已经意味着答案。
唯有这接近的幽浮巨舰保持着绝对的森冷,在剑气的包裹下,这些巨舰的甲板上甚至空无一人,谁也不知道当一些舱门打开之后,这些大秦王朝的巨舰之中将会涌出什么样的东西。
“如果不是你要杀我,招我过来,我又怎么能有让亲军随我到宫外的机会。”
赵沐没有得色,悲哀的轻声说道:“我楚器天下第一,镇守楚都之器用于拼命,还烧不掉区区一座皇宫?”
赵沐摇了摇头,说道:“秦人不会让百万楚军留存下来,你想想昔日的赵王朝数十万军队投降之后的下场。”
无数杀意笼罩住了赵www.hetushu.com沐的身体。
就在充斥殿宇的杀意将赵沐要撕裂之前,一股无比炙热的气息笼罩了整个皇宫,所有的一切瞬间要燃烧起来,就像有上百个太阳同时坠落到了宫里。
这沿江的码头和港口内,也停留着不少大楚王朝的兵船和商船,然而光是水流的冲击,就已经使得这些船只都挤压在一起,冲撞起来,很多船只甚至直接船体变形,炸裂。
他的身影在龙椅上不断的颤抖,雪白的肌肤在阴暗的光影里晃动着,隔了数息的时间,一道乞求般的颤声在这殿内回响起来:“降了吧。”
这就像是一个新的世界和时代的来临,无法言语的压迫感。
建造一座这样的殿宇,恐怕要近百年的积累,但是建造一个能够拥有这样建筑物的王朝呢?
赵沐进入皇宫深处,他的双脚踏过精美的玉砖,进入最为华美和威严的金銮殿。
骊陵君的身体一僵。
外面看上去很纤细,然而内里看上去却无比空旷,即便是平时朝议群臣汇聚时。
骊陵君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