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一章 目的

商家大小姐身旁的老仆一声厉喝。
然而那名黑袍男子只是微讽的摇了摇头,扯下了腰间的一截白骨,丢在了地上。
“你……”
“齐斯人”
九死蚕重生,那人和巴山剑场公然出现在南泉诸镇的动静太大,消息传播得极快,以至于这种野渡口都很快得知了南泉诸镇发生的事情。
这截小小如指骨的白骨上生出无数条裂纹,这些裂纹中涌出苍白色的气焰,朝着四周天地间无声的蔓延。
小船在一片漆黑的水面上快速的滑行,在还未日出之时,便到了距离夏家很近的一个码头。
一名黑袍男子从黑暗里走出,他黑色的长袍上,挂着多如繁星的白骨挂饰。
商家大小姐眉头微蹙,她身旁的那名老仆心中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感知着黎明前的黑暗里,码头周围一些若有若无的修行者气息,商家大小姐微垂着头,依旧用很温柔而低的声音说道:“汶关月是我的师兄,我姓商,我要见他。”
他想要出口的话便和-图-书是“你是郑袖的人”,然而只是说出一个字,他就感知到了一股阴寒得令他都有种血液瞬间冻结感觉的气息。
这已经不只是解决赵香妃和向焰所率的残军能否从南泉诸镇通过的问题。
“师兄。”商家大小姐盈盈回礼,“我不知道你还活着。”
“师兄有他的意见,但是商家还有人,他不能完全代表我们商家。”
“我身不在长陵,却偶尔能听到你的消息,只听你似乎去了海外,却未曾想到你会在这里,而且来的这么快。”汶关月负手而立,语气里充满说不出的感慨。
“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小姐,快走。”
他知道现在的夏家,对于汶关月而言只是一个住所。
只是数十息的时间,一名夏家管事随着一辆马车到了码头,言语极为恭顺的请她上车。
数十枝黑竹便在这一刻从她和老仆的身周生长出来,瞬间成林,而且不断拔高,有冲天之势。
她在一条小舟上。
商家大和图书小姐喝出了这名修行者的名字,心却瞬间沉了下去。
汶关月深深的看着她,真切的微笑着,感慨的轻声说道:“其实你说的很多话都不错。包括你在长陵能够活下来,的确是因为他和长陵一些人之间的约定。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生死,是最后逼他一定要入长陵的筹码之一。”
“既然来了,还能走得了么?”
“然而留着你,本身便是留着你这个筹码,留着万一今后九死蚕再现……现在九死蚕真的再现了,而且竟是他的重生。这样师妹你就有了更为重要的意义。当年对付他的筹码之一,现在不知道还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老仆和商家大小姐的身影显露出来,老仆的唇齿间溢出一丝鲜血。
他霍然转身。
“我们商家的事情,导致了他和元武、郑袖的决裂。而且我能够在长陵活下来,能够久居在长陵,自然不可能是郑袖的仁慈,必定是他和长陵的一些老人之间的约定。他欠我商家一个交代www•hetushu•com,但我也欠他一条命。”商家大小姐点了点头,道:“你可以不宽恕他,但是我不想你在这个时候拦他。”
师出须有名。
“不用担心什么,就算要死,死的也是我而不是你们夏家。”
听着她此刻所说的这两句话,她身后的老仆轻叹了一声,摇起了船。
“我的目的是你,师妹。”
湖畔的亭边凝立着一名青衫男子。
而是有些事情没法交代,丁宁和巴山剑场是否有资格成为反对元武和郑袖的力量的统领者的问题。
噗的一声轻响。
“居然脱身海外都恰好发现幽浮舰队的痕迹,不过也难怪,老师是昔日长陵唯一精通阴神鬼物手段的修行者,师妹你得了他的真传,偶得幽浮舰队的踪迹,倒是也不算什么。”汶关月点了点头。
他笑得发自由心,然而笑意却分外令人觉得寒冷。
南泉诸镇比任何时候都要多事,这样的一条小船到来自然不可能逃脱夏家的注意。
“明白。”
商家大小姐抱http://m•hetushu.com起了一直放在身边的琴,和老仆一起上了马车。
“终于说到了正题。”汶关月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道:“所以这就是你来和我见面的目的?”
……
马车很快进入了夏家的宅院深处,停到开满荷花的寂静小湖畔。
此时谈论的是商家,她自称“我们商家”,自然便是昔日一直隐匿在鱼市里的商家大小姐。
夏家的主事人很简单的回应了两个字。
“这是你的目的,但我的目的却是不拦他。”汶关月突然笑了起来。
“大小姐。”
小舟停泊在一处小商船聚集的野渡口,此时这些小商船上,大多乘着的都是在战火中逃离楚都的一些富商家眷。
他微躬身行礼,面容依旧平和,但一躬身时,满湖的荷花却都被风拂动,花瓣和叶片沙沙作响。
商家大小姐看着他在黑夜里闪光的双瞳,想了想,慢慢的轻声说道:“每个人都应该有改正错误的机会,更何况有些错误只是因为他错信了人。”
这名女子身穿着红衫,说和_图_书话始终是一种温温柔柔的姿态,轻柔的声音里含着悲苦和无奈。
商家大小姐依旧不急不缓,道:“如此之世,要想置身事外,寻一处清净也是不可得。我离了鱼市,沿江河入海,原本便是想彻底离开这纷争,然而却恰好发觉有幽浮大舰的踪迹,觉得不对,跟到楚境内却已经提醒不及,终究来不及示警,楚都便破了。”
当返回马车,汶关月冷冷的对着马车旁数名夏家的人说道:“这是我和巴山剑场的事情,和你们无关。”
汶关月的声音也越来越柔和,“你还是太过单纯,你没有想过,商家所有人都死了,我为什么能够活下来?”
现在横亘在丁宁和巴山剑场之前的,已经不是南泉诸镇的私军,更不是他夏家拥有的那一部分力量,而是需要正名。
黑暗里响起数声急促的吸气声,接着便是一片飞掠产生的破空声。
月夜里,一名女子对着她身后的老人轻声说道。
黑竹林上的黑气迅速的扭曲,一缕缕被抽离而出,被那些苍白色的气焰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