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二章 镇魂钉

齐斯人微微蹙眉,却不掩饰,道:“倒是瞒不过商大小姐,这镇魂钉原本是准备对付晏婴弟子所用。”
这支黑色线香不需要任何火焰点燃便往上飘出一丝青烟,散发着一种香甜的味道,竟是让齐斯人和汶秋月两人的精神同时有些恍惚。
他承认商大小姐的有些话很有道理。
这件东西就像是一颗很大的钉子,没有金石的光泽,给人第一时间的感观就像是一颗很大的木钉,然而表面沾染了很多斑驳的颜色,尤其很多颜色都是深沉的暗红,就像是干涸了很多年的血迹。
齐斯人感慨的声音响起,在他的声音响起之前,他的身体里已经透出一片金黄的色泽,一种和他本身元气截然不同的阳烈气息从他的气海深处涌了出来。
“竟然是……”
借着这赢得的刹那时光,商家大小姐双手抚琴,没有琴声响起,却是涌出无数的黑焰。她和老仆的身体被这些黑焰包裹,就像是要直接消和*图*书失在这黑焰里。
这一件东西直接镇住了她的气海,镇住了她体内一切元气的流动,而且过程极为温和,甚至都没有激起她体内任何元气的反抗。
“是么?”
嗤的一声裂响,这道气血冲上天幕,天空里骤然生出无数黑竹,根须扩张,反而要吞噬那些苍白色气焰。
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
一声厉喝声响起,汶关月恢复了清醒,他的身上如流瀑般飞洒黑色阴气,手中赫然出现一柄黑色短剑,剑光起处,切断了那支黑色的线香,剑光继续前行,却是刺入了商家大小姐手中的琴身里。
就像是有一头金色的凤凰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扑向弥漫在空中的那些黑色烟气。
就像是一颗细小而尖锐的石子击碎了冰面,然后整个冰面开始崩裂。
“镇魂钉是镇守王室之物,可以震慑齐境内所有宗门,然而毕竟只是克制的符器,又如何比得上万法之祖的十二和*图*书巫神首?”齐斯人也是叹息了一声,道:“商大小姐你想明白就好。这终究是一桩交易,商家和我大齐终究有些渊源,我倒也不想大小姐就此送命。”
黑暗里亮起神圣而炽烈的金黄色光线。
世上有两种功法天生是阴神鬼物诀法的克星,最为相克的便是赵剑炉的百炼火,其次便是元武的破凰功法。
“镇魂钉”
商家大小姐体内的一切衍化全部停止。
说完这句,他伸手取过了商家大小姐坠落在地的黑琴,望向远方的天空,面上露出一些极为复杂的神情。
她外表柔弱,连说话都始终是温温柔柔的语气,然而性情却其实极为刚硬,此时明白已经不可能脱身,便瞬间震碎自己气海玉宫求死。即便死也绝不能为人利用。
要生擒一名七境宗师远比杀死数名七境宗师要困难得多,尤其在她这种体内元气并未损耗太过剧烈之时便求死,按理而言绝非齐斯人这样的修m.hetushu.com为所能阻止。
这种神圣而炽烈的金黄色光线,便来自元武。
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她反应过来的瞬间,她体内的气海深处便响起了啵的一声轻响。
“好手段,若是单独一人,倒不是你们敌手。”
商家大小姐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商家大小姐看着刺入自己身体的这件东西,难言的苦笑,“元武和郑袖到底给了齐帝什么样的好处,连镇国至宝都竟然拿了出来?”
这一刹那齐斯人有一些恍惚。
然而在下一瞬间,他的面容便坚毅了起来。
但是一个王朝的命运,就如同现在这夜空,谁能看得清楚远方。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齐斯人的手里拍出了一件东西。
她看着汶关月和齐斯人,身前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一支黑色的线香。
商家大小姐的眼眸深处涌起不可置信的意味。
“真的不留回旋余地么?”
齐斯人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力量注入,他体内的元气全部都用m.hetushu.com于逼出那些神圣而炽烈的金黄色光线,然而只是凭借这件东西的本身力量,这件东西便轻易的刺透了商家大小姐手中的黑琴,然后刺在她的气海处,刺入了她的血肉。
商家大小姐不见有怒意,话语间语气依旧是和声细语,“只是先前看你对我修为有些惊讶,你怀着镇魂钉到了此处,原先真的是准备对付我的么?”
她身后的老仆眼睛里有无尽的幽火,然而当她被制住,他也不再有任何动作。
能够如此克制一名七境宗师的元气,自然是一件难以想象的圣物。
汶关月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就像是被一团炊烟扑面一般,连发丝都没有散乱,然而却是整个身体一震,一身沉重的闷哼之间,口鼻之中都沁出血丝。
商家大小姐微微一怔,她瞬间想明白了,幽幽叹息了一声,“十二巫神首。”
“你们的皇帝一直称晏婴为师,为了鹿山会盟,晏婴都战死在了哪里,结果临到头来,为了十http://m.hetushu.com二巫神首,你们皇帝却是和敌人联手,生怕晏婴的弟子是后患,还想要斩草除根。”商家大小姐淡漠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昔日我父亲和我常说,一宗门或是一朝之强盛,最重要的便是精气神,现在在你们皇帝和你眼里,十二巫神首这样的死物却比精气神还要重要,我也不知你们是怎么想的。”
也就在这一刹那,她身后老仆张口往上方喷出一口血箭。
齐斯人咳嗽了数声,压制着体内那种灼烧般的痛楚,感慨的轻声道:“你们商家所修功法源自于齐,那你应该知晓,只有一样东西,比这可以克制绝大多数阴元功法的镇魂钉更为重要。”
琴身里响起无数声古怪的回响,一片黑色的琴木从琴身上脱落,却是燃起烟气,瞬间化为一个黑色的面目,往汶关月脸面上一罩。
“这已是举国倾朝之举,又岂是我等的想法所能左右。更何况巴山剑场和元武再争,争到后来,也只是秦人的天下,而不是我大齐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