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五章 孤山秘

暴雨如注的某处河港里,突然出现了两道陌生的身影。
这处河港里所有的修行者顿时明白了这名女子的身份。
丁宁顿时蹙起了眉头,他一瞬间便明白了,“这就是齐帝和郑袖联手的原因?”
白山水说的很随意,说的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但也只有像她这样有气魄的人,才能随意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白山水自嘲般笑了笑,“都一样。”
丁宁想了想,道:“关键在于,给了他人王玉璧……是什么东西让他有信心,得了人王玉璧就一定会助他入七境?”
丁宁看着她,说道:“我们和大齐王朝拼得两败俱伤,而十二巫神首反应也未留在大齐王朝,大齐王朝也捞不到实际的好处,而郑袖却得到了人王玉璧。”
白山水到了。
丁宁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一种可能,人王玉璧从苏秦之手到了郑袖手里,而我们夺取了十二巫神首。接下来引发的便是我们和大齐王朝之www•hetushu.com间的征战。”
“今时不同往日。”白山水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是你,不可能看不出孤山剑藏的秘密,孤山剑藏到底是什么?”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即便我们慢慢来,最终也要死人。”
白山水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你说的有道理。”
丁宁收敛了笑意,摇了摇头:“他们所受的伤都很重,没有几个人能出手,最为关键的是,这种方式去硬拼,我们就算获胜,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白山水微眯着眼睛笑了笑,“你在白羊洞的旧识苏秦,便是和齐帝联手,执行她意志的傀儡。”
丁宁苦笑了一下,但还是没有隐瞒,说道:“孤山剑藏,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布阵法。而且是必须要利用长陵那几处地面的布阵法。当年那孤山剑宗,的确应该坐落于长陵一带,而且这应该就算是他们的护山法阵。而且要布成这样的大阵,www.hetushu.com就需要很多像长陵箭楼那样的大型建筑枢纽,引导地气。”
“我知道你怕麻烦,如果能这样一了百了自然很好,只是没有这么简单。”
为了这孤山剑藏,她付出了无数代价,甚至堵上了她自己的生死,然而孤山剑藏居然只是这样的一件东西。
丁宁微微一怔,旋即道:“他的确比骊陵君要优秀得多。”
在原先态势未明朗的情况下,南泉诸镇就像是有些海纳百川的流放之城,随意接纳各方的密探和修行者,然而从这个时候开始,各家便开始一遍遍的清洗,将这些人全部驱逐出去,或者直接捕杀。
丁宁的面容更加严肃了些,认真地说道:“但我比你更了解元武和郑袖,当他们确定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他们会很干脆的舍弃一些东西。他们一定会留下可以逃跑的后路。所以要杀死他们,我一直认为只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夺取他们的所有,一种就是在某种他www.hetushu.com们无法逃跑,一定要面对的时刻。”
这是女子的声音,然而这声音桀骜不驯,而且引起了坠落的雨珠的共鸣,每一颗雨珠中都好像有人在附和,使得这声音迅速形成了一片狂潮,充斥整个天地。
“你应该听说过十二巫神首?”她这才说道。
所以在外朝很多民间的传说里,王惊梦都是属于魔神一流的人物。
她接受丁宁的这种说法。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
在丁宁等人入驻夏家的那个夜晚,南泉诸镇门阀的主事人在公羊戟的召集下又进行了一次秘会,接着各家便开始组织迁徙和布防。
南泉诸镇门阀在这一带经营许久,而且本身这一带不属于重要都城以及对外战争的要塞之地,人员相对而言并不复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此时的南泉诸镇和一个宗门的山门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白山水沉默了下来,她隐约觉得这里面的确有问题。
当年巴山剑场和王惊梦的事情在长陵m.hetushu.com和整个大秦王朝被从史书上抹去,所以反倒是在楚燕齐有着广泛的流传,尤其各朝很多被看成神明一般的修行者都是死在了长陵那一战里,死在了王惊梦的剑下。
谁都不知道已经疲惫的秦军的追击会不会在这里止步,然而对于战争的准备却是必然的。
“但这总是个好消息,这里面总有我们可以经营的地方。”丁宁慢慢地说道,“人王玉璧可以给,十二巫神首我们一定会取,这里面如何经营,我们需要慢慢想一想。”
“你现在身边的人很多。”白山水看了一眼丁宁身旁的澹台观剑,很直接地说道:“如果喊上赵剑炉的人,再加上你们巴山剑场的人,直接杀入长陵皇宫,你觉得我们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现在这魔神先到了绉家,又到了夏家休憩,至于他到底是凭借九死蚕的何种神通重生,南泉诸镇的这些人们也无法想象,和他们切身关系最为密切的是,当夏家都再无异议,那意味着大楚王朝和_图_书的从阳山郡退来的大军很快就会到来,那如狼似虎的秦军也会随即到来。
一场大雨骤然而下,未能完全消磨着南泉诸镇的暑意,然而对于南泉诸镇的人们而言,空气里自然有着一种凉沁沁的味道。
白山水道:“他以帮我们夺得十二巫神首为代价,要换取人王玉璧。”
当白山水在夏家深院里出现在丁宁面前时,她首先说了这样一句。
“带我去见丁宁,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我是谁么?”
丁宁看着她:“是我的身份,还是那些幽浮大舰?”
澹台观剑愣了愣。
许多道警惕的低叱声瞬间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一些符器开始激发时的元气轰鸣声。
其中一人说了这一句。
白山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白山水点了点头。
丁宁安静的看着她和李云睿,没有回应,等着她说话。
然后她无比感慨的叹了口气,“所以这件东西反而对于郑袖是有用的?”
大楚王朝已经强盛了很多年,这一带的民众,很多都没有经历过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