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二十七章 夜乱

她是赵四。
此时她并不知道丁宁和元武的接触,她心中的寒意来自林煮酒和其余巴山剑场的人。
苏秦将木盒纳于袖中,站起身来时,嘴角泛出一丝嘲弄的神情。
“真正的镇国侯,而不是徒有虚名的摆设么?”在楚都的某座官邸,苏秦放下手中的密笺,端起身旁案上的一杯美酒,淡淡的笑了笑。
盒子里面有一块玉璧,散发着柔和而玄妙的光彩。
她身上的元气瞬间如火炉般炽烈外放,连地面上的灰尘都似乎燃烧了起来。
很快,有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一道道明亮的剑光直冲天空,而院中的哭喊声瞬间变得尤为巨大。
他远远的看见了这样的亮光,嘴角也泛出和苏秦一样的嘲弄神情。
这哭喊声无比的刺耳,就和月前长陵清洗时响起的很多哭喊声一样。
此时天色渐暗,还未真正入夜,但是天空里却是已经有星辰在亮起。
除了极少数修行者所能沟通的虚空里,一些星辰的光m.hetushu•com线随之出现了剧烈的震荡。
对于真正拥有权势的男人而言,这样的女子的身份比自身的美貌更加吸引人。
在遥远的楚燕边境上,一名身穿男装的女子猛然抬起了头。
这是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然而就在一咬牙之间,她强行遏制住了自己想要夺回那柄剑的冲动。
“大人。”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
和他料想的一样,黑夜里的长陵虽然看起来和先前一样雄伟,然而当经历春伐楚和岷山剑宗之乱之后,整个长陵对于像他这样擅长隐匿在黑暗里的修行者的掌控已经大为减弱。
“我喜欢素色衣,还有,发剪短一些。”苏秦先合上盒子,然后抬起了头来,看了一眼身旁的这名女子,说道。
几乎相同的时刻,长陵一片死寂的皇宫深处,那名也同样在审阅着从天下各处而来的密笺的女主人,却是面容变得越来越苍白。
“你要派人和我谈谈,谈hetushu.com什么?”
无论是从阴山一带,还是阳山郡,还是楚境内而来的情报,都可以清晰的让她断定,那些巴山剑场的人并没有在这些战斗中出力。
这名绝色女子先是受宠若惊,然而听到他的后半句,却是嘴唇微颤,面色也异样的苍白起来。
就在郑袖罕有的心境波动的这一刹那,她再次感知到了原本就属于她的那柄本命剑。
替他斟酒的女子身穿鹅黄色宫装,肤色胜雪,美艳不可方物。这名女子姓甄,是昔日楚都甄氏门阀次女,是楚都最出名的数名美女之一。
她的心境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在夜色里,元武缓缓的抬起头来。
那他们去了哪里?
……
苏秦看着最先出现在天幕上的那两颗星辰,在心中缓缓地说道。
早在很多年前,秦军用于传递消息的一些飞行异兽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世间的修行者。
一阵阵剧烈的破空声响起。
那名灰袍男子已经在城hetushu.com外的一处河畔。
当他在这处街巷消失数个时辰之后,这间寻常人家的后院里,突然响起了哭喊声。
他的手中有一封密笺。
当这件静室重新安静下来,室内又只剩下他和这名美艳女子时,他缓缓的打开了这个盒子。
所以他的猜测没有任何的问题,虽然是他最不愿意相信的结果,然而丁宁的确不是那人的传人,而是那人的重生。
她甚至可以失去扶苏,但是不能失去胶东郡。
“这算是宿命么?我刚刚在楚掌握大权,你便要成为燕太子的左臂右膀。”
南泉诸镇门阀的态度,对于秦楚交战的局势自然十分重要,然而这份被当成最重要军情送至他手中的密笺,拆开之后却并非是公羊家的手笔。
修行者飞掠而来,在空中留下影迹。
……
他们去了胶东郡。
“是二皇子……”
“奴家知晓了。”她不敢违抗,低垂下头,轻声应允。
元武的嘴角也同样泛出嘲弄的神色。
现在的长陵,宗师m.hetushu.com还剩下几个?
听着这名修行者的声音,苏秦的眼睛也像星辰一样明亮了起来。
虽然很多年前,那人很多时候都让他感觉到畏惧,然而现在已经过了畏惧的时候。
昔日无数权贵子弟梦寐以求,然而却大多连见一面都不可得的美女现在只是他可随意猎取的侍女,苏秦此时的眼眸里却没有自得,反而有着浓厚的自嘲之意。
然而他喜欢这征服的感觉。
他的肤色有种异样的白,在月光的照耀下,肌肤都显得有些透明,甚至可以隐约看到一些细小血脉的颜色。
他在归途。
他的情绪没有什么波动,眼眸深处也没有什么畏惧。
寂寒的虚空里。
因为连字迹,他都很熟悉。
他有些厌倦般转过头去,看向窗外的天空。
她那柄用剑炉最旺盛的真火和最热诚的剑意孕育出的本命剑,慢慢的沁入着最寂寒冷漠的星火,已经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剑身不再是火红,而是变成了星辰的那种颜色,银白而晶莹。
她深m.hetushu.com深的吸了一口气,只是悄然的捕捉着那柄剑的轨迹,而不与之真正触碰。
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为寒冷。
他其实并不喜欢短发。
这封密笺来自于楚地的公羊家,公羊家这种豪门只要想着与秦军接触,便自然能够将密笺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他的手里。
一声低沉但有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和往常一样,营帐里的一切陈设都很简陋,甚至连茶汤都只是用最寻常的粗茶煮出。
她黑色长发如瀑似锦,便是楚都那些和她齐名的女子也极为羡慕,她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心思在这上面,然而现在对方却是要她剪去。
“既然这样,我便慢一点,等着你看你要和我谈什么。”
在得到他的允许之后,一个看似普通的木盒呈到了他的面前。
然而这还在她的控制之内么?
当长陵也被月色笼罩之时,一名灰袍男子从一间寻常人家的后院走出。
他身上的灰袍似乎有种奇怪的魔力,让他的身周出现淡淡的灰雾,让他很快的和长陵的黑夜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