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三十二章 一封旧信

这名中年道人顺着声音下意识的转过头,他的视界里刚刚出现丁宁的身影,他便因那声音联想到了一些惊心动魄的事情。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犹豫便深深躬身行了一礼,袖中僵硬的手指伸入衣袖伸出,从中取出了一卷泛黄的牛皮信卷。
那处地方不在楚境也不在秦境内,甚至不在他们前往胶东郡的路线里,而是在大齐王朝的境内。
公羊初心双手微颤。
道观很小,有些残败,虽有花木,却是没有人休憩,有种肆意妄为的野性。
当他抬起头时,整座道观已经被巨大的阴影笼罩。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以为林煮酒他们都已经死了。这样如果我想报仇,那能够依仗的便只有我的这些修行经验和那些强大的剑经。”
现在他自然明白有着林煮酒等人相助,丁宁如携带巴山剑场和许多修行地的秘藏,要传经授道已经相对简单,只是丁宁平静话语里蕴含着的那种惊天波澜,却依旧让http://www•hetushu.com他心神震动不已。
顺着丁宁手指所点的方向,青曜吟愣了愣。
……
道观门口上方有一块牌匾,漆色斑驳,连原本的烫金大字都快要看不出来,需要细细的揣摩一番,才能辨别出是雷火道观四字。
蓦地,这名中年道人听到了一些风雷声。
“先前我想着只要重回七境,天下便难有人能杀得死我,至少我不敌也能逃脱,只要我能记住这些东西,我择人施教,重建一个巴山剑场也有可能。”
“若信便至长陵。”
虽然此时目力能及,但隔着很远的距离,从那处地方折向胶东郡,不只是浪费一点时间,而且因为大齐王朝和郑袖联手的原因,很有可能出现一些难以预料的意外。
听到这里,别说是长孙浅雪和青曜吟,就连之前对他并无多少了解的公羊初心都是心中一动,反应了过来。
丁宁看着她解释道:“那时我研究各朝和-图-书修行之法,却是恰好接触过这个宗门的几张雷符,那时就觉得这个宗门的雷符其实极有威力,若是有一门厉害真元功法为引,他们制成的雷火符箓威力会提升数十倍甚至百倍不止。后来我真花了些时间参悟,还让我找到了一篇合适的功法。”
他虽然是公羊门阀之中年轻一代之中最为杰出者,才智见识自然都是不凡,只是丁宁身份所在,每说的一句话都宛如超出这修行者的世界,但又那么理所当然。
现在的丁宁面容样貌其实看起来也和他年纪相差无几,然而和丁宁接触的时间越长,他的心中便越是自然忽略这些,心中对于丁宁的敬仰便越加深一分。
“我不知道这是否还是当年那宗门,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最近发生在外面的一些事情。若是当年那个宗门的人,在大秦元武登基前数月,我曾经写过一封信到这里。”
风雷还在天上,一个声音却已经在他的身侧响起。
和图书来当年虽是发现了有合适那个宗门的功法,然而却还未来得及有什么举动,王惊梦就已遭遇长陵之变,陨落在长陵。
丁宁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去胶东郡,你便也跟着我罢。”
山中有道观。
“那里有什么?”长孙浅雪看着神情有些古怪的丁宁问道。
他有些奇怪的抬起了头。
这整个道观也只有一名中年道人。
感受着那种强大的元气波动,看着那种在云气里透出,如岩石般厚重的鳞甲,他的手指微僵着松开袖中的数道已经开始发热的红色符纸,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甚至放松了身体,只是静默无言的等待着。
丁宁也不掩饰,这慢慢讲述之中,他的心境也彻底平静下来,“十几年的时间很长,尤其有段时间什么都不能做,我最为担心的就是害怕一些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时刻提醒自己的除了一些修行的经验之外,还有以往修行之中犯过的错误,这样我在重新修行的过程中,我和_图_书的境界提升会变得更加完美。除此之外,我要记住的还有曾经看过的一些重要修行功法,包括我那些对手的功法和对敌手段。”
“我们要去那里看一看。”
那是这封旧信上最后一句话。
丁宁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他的眼瞳剧烈的缩放着,身上的道袍瞬间被水汽浸湿。
这名中年道人身材瘦削,面色有些枯黄,身上的黄色粗布道袍也是洗得发白,显见生活虽然过得简朴但都不轻松,只是他的神容却是端庄,不仅身上的道袍一些磨损破口处都是细致的缝补过,连身上也是整理得极为洁净,发丝整理得丝毫不乱,指甲之中也不见任何污垢。
“雷液真火引,赵地火神宫的镇派秘法。这大齐的这个宗门的手段很奇特,真元功法必须雷火兼修,真元能在雷火之中完美转化的功法才合适。我花了不少力气才得到了火神宫的这篇功法,略加改动之后应该极其适合这齐地宗门,只是尚未来得及和这宗门接触,便遭hetushu.com遇大变。”
“我师尊未至长陵便闻君逝,一生之憾。”这名中年道人躬身不起,声音微颤。
“有一个宗门,用的是一种符石法。擅长用一些火石和雷石的粉末制符,引动雷火,但是真元功法一般,太过依赖外物,对敌起来很是寻常,再加上这些符箓对阴气鬼物有些天然克制,所以在齐境内便本身受歧视排挤。久而久之,这个宗门的门下弟子在很多齐人眼里甚至和那些假托能够捉鬼驱邪的江湖道人没有多大差别。”
丁宁想了片刻,然后对着身旁腾蛇鞍座内里的青曜吟出声说道。
丁宁自嘲般淡淡笑道:“只是元武破了八境,再见夜枭的杀阵,现在想来却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即便他在道观中的一口井前担水做着浇灌菜园这种粗笨的活时,都给人分外矜持之感。
中年道人起身,再拜行一礼,眼眶渐润,道:“我齐人信鬼神,容我去师尊灵位上炷香,告知此事。”
“齐云山附近?”他有些不确定的出声问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