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六十八章 登岛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有如千万铜钱在闪光。
胶东郡的螺船和这些船只相比,倒是并不显得独特,但是当随意的靠在一个船坞时,丁宁和守尘很快就被拦了下来。
大大小小的岛屿交错而立,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片片嵌在了一起,许多岛屿非常高大,宛如传说中的蛮荒巨山,甚至有着各种颜色的云霞缠绕,看不真切。
“有个人必须杀掉。”齐帝看着沉默难言的宗潮涫,缓慢但清晰地说道:“这件事情,我希望和我的退位诏书一起,都由你安排办。”
巴山剑场在昔日长陵变法之前就和海外诸岛有密切接触,对于到婆罗洲的航线也十分清楚。
这数名少女中其中一人出声问道。
她们手中的奇特短剑在注入真元之后,散发着某种腥气,像是用某种毒药浸过,而且剑光在前刺之时,尚有剑阵之型,带着合围之势。
最外围的一些岛屿和婆罗洲中央的那些岛屿也不知道距离多少里路途,但是这些岛屿倒是并不显得蛮荒,尤其那其中最大的碧琼岛,www.hetushu.com孤零零的不和其它岛屿相连,在阳光下周围的海域一片碧蓝,美丽到了极点。
“你们……你们想要怎么样?”
“我们不是胶东郡的人。”
“不会有什么问题?”
直觉或者预感是很虚无缥缈的事情,然而很多时候却往往准确。
突然之间,这名少女猛一咬牙,数声尖喝,几道剑光从她们的腰侧飞起,直接朝着丁宁当胸刺了过去。
宗潮涫没有办法再辩驳。
丁宁微微蹙眉,但也没有什么废话,只是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这种岛上,竟是不止像一些山门一样有看守山门的弟子,竟然还有些军队?
……
宗潮涫霍然抬首,他惊异不解的看着齐帝,不知道到了这种时候,还有什么人让齐帝耿耿于怀,必须除掉。
整座岛屿的外围,一眼看去,有许多用巨木制成的船坞,停泊着大大小小许多船只,这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蛮荒,和远处视力所及范围内的原始景象有着很剧烈的冲突感。
宗潮涫本来还能自己,骤然和图书听到这句话,他手足冰冷,浑身都发抖了起来,颤声道:“换帝和改朝没有什么区别,谁会知道会有多少问题?”
他不再说话,理了理衣服下摆,然后对着齐帝跪了下来。
最令人心惊的是,有些巨大的树木在这些岛屿上,就像是一栋栋巨大的建筑物一样从云中凸显出来,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都看得清晰,也不知这些树木到底高达多少丈。
胶东郡郑氏门阀独有的一艘螺船在海面上以惊人的速度而行,船上便是丁宁和守尘。
宗潮涫深吸了一口气。
大齐王朝和郑袖的交易,也只可能仅限于十二巫神首,今后势必不可能成为盟友,当十二巫神都彻底损毁,大齐王朝已经天下皆敌,也只有他这样的帝王真正的退位,才能换取昔日盟友的原谅,或者说,至少可以换取一些同情,不让那些昔日的盟友彻底的变成敌人。
她的话语是胶东郡沿海一带的口音,但又不熟稔,此时颤抖不已,再加上这句话语本身,便显得有些可笑。
齐帝看着心情激荡不和*图*书能自已的宋潮涫,突然笑了笑,道:“帝位便让给田康君,他有贤名,而且又是皇室血脉,封地广阔,不只是门人高手众多,齐斯人等人也本和他有旧,只要你们也听命辅佐他,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齐帝疲惫的轻叹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目:“再不满,晏师的弟子也只是对我不满,而不是对整个大齐不满。不要让大齐的修行者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只要大齐王朝能够长久的存继下去,史书自会评论功过。”
“你们是胶东郡的人?”
出现在守尘眼前的婆罗洲根本不像是岛屿,而像是一片连绵的地平线,完全充斥了他前方的视界。
盘问的是数名少女,穿着的是一种样式很奇特的齐膝蓝短裙。数名少女都约在十七八岁的年龄,肤色幽黑,而且身上很多处地方有着独特的纹身。
守尘看着这些少女,他的身材自然高过这些少女,所以从这些少女的头顶平视过去,他正好看到这岛上离岸不远处竟是有些像军营般的建筑。
最为显眼的是这些少女的腰间都和*图*书挂着某种骨类制作的短剑,森白发光,还荡漾着若有若无的元气波动。
出声的这名少女僵在当地,隔了数息的时间,道:“你真的是巴山剑场的人?”
“我愿罪己,发配宗庙思过。”
胶东郡蓄养的腾蛇是最好的坐骑,比这螺船更快,且更省力气,但腾蛇有青曜吟在周围时比较容易控制,脱离青曜吟久了,却是难以御使,而且不比死物,到了目的地如何安置这腾蛇也并非丁宁所长。
正午时分,海上的阳光有些刺眼。
只是她们的修为和丁宁此时的修为相差太远,数声轻响,丁宁似乎站在原地都根本没有动过,她们手中的短剑却是互相撞击,纷纷手臂酸麻不已,握不住剑而脱手飞出。
在任何修行世界的典籍里,婆罗洲都是诡异离奇的不毛之地,连七境的修行者逃入其中也都有随时死于非命的可能。
“不要再追究千墓山传人的事情。”
齐帝摇了摇头,苦笑着:“但这已经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船坞码头上停留着的船只千奇百怪,没有那和*图*书种特别巨大的船只,应该是受婆罗洲一带的密布暗礁和风暴所限,有些船只是用一些特别坚硬的椰木雕空制成,有些却更是用一些独特的海兽骨骼甚至是巨大的贝类制成,这些极具异域风情的船只显然只属于这一带外海的岛屿。
他垂下头来,看着自己身上的皇袍,接着慢慢地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够让赵香妃和巴山剑场原谅呢?”
“带我们去见你们的岛主。”丁宁真的笑了笑,说道。
然而当亲眼看到丁宁所说的之前郭东将掌管的碧琼岛时,守尘还是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那个年轻人,苏秦。”齐帝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那人年轻,但是却被郑袖委以重任,而且不知为何,当他在那日之变活下来,我有种莫名的预感,总觉得他将来是很大的威胁。哪怕是我私人的担心,我也希望这是我在帝位上安排的最后一件大事。”
丁宁看着这数名少女淡淡的一笑,道:“我们是巴山剑场和雷火道观的人。”
数名少女陡然一呆,瞬间变得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