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六十七章 因果

先圣堂何止是齐帝的祖坟,有资格被归葬入内的,都是何等的人物!
宗潮涫终于抬起了头,看着他如昏黄烛火般的双目,道:“先圣堂被千墓山传人所毁。”
接着他用力的深呼吸,垂下双手,虽然很快镇定下来,但是转头看向身后寝宫的目光里,却是充满了沉痛和深忧。
这样的宗师和权贵,自然是经过无数风雨,山崩海啸在面前而不变色,然而他只是拆开这封密笺看了一眼,脸色却是大变,双手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此时大齐王朝有无数修行者在追杀白山水,那若是他将这消息公布出去,又多许多修行者开始追杀晏婴的那名弟子?
虽然大齐王朝大多数修行者和官员在那日之后其实都很能理解齐帝的苦心,很多人都明白了齐帝和郑袖为何交易,相比之前其实对齐帝的不满反而少了些,但无论如何,十二巫神首还是毁了,无因就无果,许多修行者默默离开齐都,不再和*图*书为齐帝效力,这便是他们的态度。
就在这时,寝宫里传来一声幽叹。
千墓山拥有许多惊人的手段,晏婴的弟子即便真元修为不如晏婴,但至少那些手段都得到了真传。不管他是因为何种不满而毁了先圣堂,但拿走那些遗体自然是为了修行,而不会再好好的葬在被的地方。
“不需要瞒我了,你和你师弟的元气波动太过剧烈,你随我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有什么事情让你情绪波动如此厉害。”齐帝幽叹了一声,道,“该来的终须来,避开不了的。”
蔡石何曾看见过自己的师兄如此心神震动,他心情也顿时紧张到了极点,伸手过去取了密笺只是粗粗扫过一眼,他顿时也浑身一僵,不有自主的惊呼出声:“什么!”
这封密笺传到他手中,便是最后一站。
“帮我拟罪己诏,我昭告天下,退位让贤。”
齐帝这些时日精神恍惚,时见幻觉,所和-图-书以寝宫内连任何宫女内侍都不让进,只有他一人安息。
所以这样的一封密笺过来,途中已经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权贵的争议和讨论。
宗潮涫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面上的肌肉都微微的抽搐起来。
只是这名帝王真的能够安息吗?
从发现先圣堂被毁到传递消息入皇宫,按理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然而这消息传到这里,却是用了不少时日,这种反常在宗潮涫而言太过容易理解。
数息之后,他莫名的笑了起来,笑容说不出的惨淡。
“进来。”
这一刻,宗潮涫身体不断的寒冷,变得更冷,他感到莫名的无助。
他身旁一名男子同样肤色发黑,只是看上去比他年轻,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双眉毛不只是浓黑如墨,而且甚至有丝丝的黑气从眉梢不断往后流淌。这名男子就是蔡石,阴墟宗另外一名七境宗师,先前他不在朝中为官,只是在十二巫神首安座之变那日之后开hetushu•com始,宗潮涫担心齐帝的安危,以及生怕宫中生变,这才邀他出了宗门,进了齐皇宫。所以这蔡石和宗潮涫也不是官位相称,而是师兄弟相称。
齐帝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话,“你我都知道,这样对于大齐王朝是最好的。”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齐帝面目的瞬间,宗潮涫的身体又是轻轻的一震。
十二巫神首之变,太过令人痛心疾首,不只是十二巫神皆毁,昔日鬼物阴气功法的开山祖师所有强大传承就此毁灭于世间,就连他留下的山门道场也毁坏得七七八八。
齐帝双目凹陷,皮肉干缩,短短两三日,竟似老了数十岁,形同骷髅一般。
告知还是不告知?
“人算不如天算,因果自有报应,阴谋算计怎么都比不上郑袖,却还要和郑袖争一争天下,早知如此,安心守成,也不至于将大齐置于如此境地。”
因为那每一个环节上经手的权贵们都很清楚,十二巫神和_图_书首给齐帝的打击都已经很致命,若是这样的消息再传入皇宫,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齐帝自那日开始精神就有些恍惚,心境和修为都极其不稳,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处理朝政。一切事物都是他和相国等人在代为处理。
先圣堂的损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恐怕比十二巫神的损毁还要严重。
宗潮涫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的面上的神色变得平静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帝的情绪此时却显得平静,他有些僵硬的抬起头来,看着宗潮涫,轻声问道。
齐皇宫。
寝宫深处那龙榻上,和衣坐着齐帝。
外面已经旭日初升,这寝宫内窗户不开,却是依旧幽黑,宋潮涫莫名的觉得,自己就像是走在一条静幽的墓道上。
齐帝呆了呆。
十二巫神传承固然重要,但只是让一个王朝变得更强大,而先圣堂却是一种象征,一种精神的寄托。
宗潮涫无法评论齐帝说自己的这些话语,但和-图-书听到这最后一句,他的呼吸骤顿,张开口就要说话。
十二巫神首对齐帝的打击实在太大,几乎就已经将这名励精图治的帝王彻底摧毁,而现在这封密笺传递过来的消息,却是先圣堂被毁,内里所有先人遗体被千墓山传人取走。
在齐帝寝宫之前接这封密笺的人是御史宗潮涫,这名黑面中年人不仅是大齐王朝少壮派官员的领袖,而且是大齐王朝阴墟宗近百年来最优秀的修行者,大齐王朝的七境宗师之一。
由他来决定是否告诉齐帝,这是一国一朝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双手上,他如何能够平静?
也在日出时分,一封密笺送到了齐帝的寝宫之前。
不告知又如何处理?
他是此时齐帝代理朝政的官员之一。
他微微垂首,推开寝宫大门,缓缓走入。
宗潮涫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弟,伸手想要将这封密笺递过去让他自看,但是一时竟是双手颤抖,连这张薄薄的羊皮卷纸都递不过去。
宗潮涫一时犹豫,没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