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二十章 太简单

他的心中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强将罪名按在对方头上,但是这些修行地中人对勾心斗角并不擅长,让他做这些事情便显得太过容易。
素心剑斋此时的宗主慕容秀皱了皱眉头,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轻易被落下口实,所以她也缓声说道:“夏婉做错了一些事情,所以被罚在此思过。对于我宗门而言,赏赐都是分配给表现最好的学生,而并非是分配给天赋最高的学生。”
“大战连连,正值用人之际,各修行宗门内凡有天赋高绝的学生,都是不敢吝啬,甚至连积蓄在宗门宝库内很久的资源都用了出来。你们素心剑斋倒好,不只是宗门内的灵药不赐,反而连宫中特赏下来的东西都不分派到她手中,是何人给你们这样的胆子这么做?”
这句话是郑袖所说,在多种场合说过。
不提让夏婉做杂役的事情,却是不断在说分赏的事情。
她身后的那名尖脸女子却是按捺不住,冷道:“让夏婉做主,那意思便是夏婉就成了素心剑和图书斋实际的宗主?就算是二皇子的意思,这也实在管得有些太宽了,我想知道凭什么?”
“那夏婉做错了什么事情?”使者笑着,温和的反问道。
慕容秀看着这名明知故问的使者,一股怒意终于忍不住在身体里泛了开来。
这名使者看着面色大变的素心剑斋众人,又说了一句很霸道也很出名的话语。
这名使者转头看着她,看着她平静的面容,想到她之前在岷山剑会都故意让给张仪,眼睛里便又多了数分欣赏,“你可以不在意受的这些屈辱,但是若不能在素心剑斋彻底做主,你又怎么有资格打开心斋,你不打开心斋,又怎么能够得到素心剑斋独一份的秘法琉璃?”
要知让不让夏婉做杂役,这只是宗门内务,连皇宫都插不了手,但是宫中赏赐私吞或者按亲疏私心分配,这事情却是可大可小了。
尖脸女子厉声笑了起来,又补充道:“即便如此,那也有长幼尊卑,也有见识长短,还要有服众的能和-图-书力。”
夏婉跟了上来,走到他的身后,很直接的轻声道:“虽不知二皇子为什么要为我出头,但您所做这些想必是要让我出口气,只是对于我而言,对她们这些人也只有失望,并没有什么可以置气的,所以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听着她的话,使者忍不住笑了起来。
“每一名长陵的修行者都是圣上的私有财产。”
她所说的您,便自然是她看着的这名皇宫使者。
然而就在此时,夏婉却是突然开口说话。
使者微笑,就要开口应声。
这句话原本都是为了警告一些权贵不要因为自己的私利而去迫害和杀死长陵的任何一名修行者,但到了后来,长陵所有修行地都归王朝调遣,灵虚剑门和岷山剑宗之变后,再没有宗门可以例外。
所有在场的素心剑斋的人都面面相觑,慕容秀也是一时语塞。
也就在此时,这名使者又笑了笑,道:“的确如此,二皇子觉得素心剑斋想法陈旧,行事大有问题,或许便是这m.hetushu.com些年再未出七境宗师的主要原因。二皇子想让素心剑斋再多接触些新鲜想法,注入些活力,所以二皇子想再让素心剑斋的修行者有去边军和楚境内有学习的机会,只是先前出去的人也是由你们这些老人挑的,这次便不若让新人决定,好有些改变。夏婉,要派素心剑斋中哪些修行者去边军或者楚境内,人选由你决定。”
“不要想着这是不是胡亥的阴谋,胡亥根本不知道你们素心剑斋的秘法琉璃。”使者转过了身来,没有避讳那些素心剑斋的人的目光,递给了她一封信笺,然后他走回那些素心剑斋的人所在的地方,在和她擦身而过的同时,在她的耳畔轻声地说道:“你有一盏茶的时间来想这上面的剑招。”
夏婉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数下,但她依旧没有马上表态。
这两人已经针锋相对,反倒是身为当事人的夏婉若无其事的听着,直到听到二皇子的字眼,她才是眼波流动,明显有些惊讶。
她轻轻柔柔却是不卑http://www.hetushu•com不亢地说道:“我想单独和您说几句话,不知可否。”
这名使者耸了耸肩,表示自然可以,然后他根本无视在场的其余素心剑斋修行者,独自走向了先前夏婉洗衣的那条小溪边。
夏婉明明在岷山剑会让皇后郑袖不快,但这使者却硬说她表现优异,然而她却无从反驳,因为郑袖从未明说,她若是如此说了,对方必定会反问,你怎么知道皇后是这么想的?
所有的宗门和所有的修行者,都应了这句话,真的变成了元武皇帝和她的私人财产。
夏婉在岷山剑宗和那些站在丁宁身边的人一起令郑袖不快,包括后来素心剑斋被特殊对待,也自然是因为这件事,难道还需要特殊说明吗?
“我只知道夏婉在岷山剑会表现优异,得到了在岷山剑宗学习的资格,但回来之后却被罚思过,这是为什么?”这名使者接着问道。
这何止是有些不善。
“我观你之前的意态,便知道这些杂事虽然耗费了你不少时间,但只是影响了你的真元修为,http://www.hetushu.com你对剑意的领悟却是不知进境了多少,你在岷山剑宗学的养心剑,看来是全部悟得通透了,还得了不少好处。”看着瞬间震惊无言的夏婉,这名使者接着轻描淡写般道:“修行者最在意的便是修行,所以你即便不在于是否出这一口气,但你自然不可能放弃在修行路上将来取得极大成就的机会。”
慕容秀嘴唇微动,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周遭便倏然安静下来,唯有那细细的雨声和沉重的呼吸声传入众人的耳中。
这名使者其实语速依旧很缓,脸色也依旧很平和,然而当这样的几句话再传入素心剑斋众人的耳中,大半人却都是彻底变了脸色,内心深处一阵阵寒意涌起。
“就凭她是素心剑斋之中天赋最高的学生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说道:“对于弟子的行事,宗门内自有自己的判断,只是不知是否是二皇子觉得我宗门内处事不公?若是如此,那我也可以按皇子的意思改正。”
“不要想的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