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服众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有些天资出众的学生所能取得的成就,就是一处修行地的未来。
在岷山剑会上,丁宁也指点过他们剑招,所以此刻听到说这封信笺上有剑招,她便顿时联想到了丁宁。
说是一盏茶时分,但她实际却只用了半盏茶时分。
他显然不可能悖逆自己母亲的意思。
“先前体恤素心剑斋伤亡,宫里赐了不少东西出来,东西不少,我也不一一罗列,但有些东西你想必也应该比我记得清楚。”这名使者微眯起了眼睛,声音也骤然微寒道:“其中有数斤寒潭铁,那数斤寒潭铁便是先前魏地云水宫的某处秘地所产,正是白山水剑成斩寒蛟的寒潭所产,那寒铁品质非凡,按常理,应该是赐给你们素心剑斋陈欣怡所用,和她所修的功法和剑经最为匹配,然而你却分赐给了谢虹韵,只是因为前者来自偏远的竹山,家中贫寒,对你没有什么用处,而后者和你是远亲,而且家中也是当地巨富。若说这一件http://m•hetushu•com事你自有主意,偶然不能代表必然,那一批赏赐的东西里,还有三颗月桂碧露丸。这月桂碧露丸的功效是什么你不会不清楚,理应赐予夏婉和陈欣怡等天赋极佳的弟子,缩短她们真元修为进境的时间,但你却自用了一颗。你都卡在六境这么多年了,你所得的好处只有减缓一些衰老和祛除你真元之中一些杂质的低微功用,像你这样资质平平的修行者,得到这样一点好处,在对敌之中都根本显现不出来。你这样处置宫中赏赐的宝物,请问皇子和皇后会如何想?”
这种能力,无人可以模仿。
因为这名使者说的这些事情,她们根本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原来已经有过这样的分配。
至于郑袖,更是不可能来管这样细小的事情。
像她这样等级的修行者,对于郑袖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
“服众?”
既然是丁宁的安排,夏婉便不再多想,她仔细的记住了信笺上所有的http://www.hetushu.com内容,将信笺在手中直接震成尘末,然后又在心中仔细的想过了那三招全新的剑招的运用,她便朝着那名使者和素心剑斋众人所在的地方走了回去。
二皇子胡亥要想在权贵之中占有一席之地,最依赖的便是自己的身份和郑袖的支持。
丁宁在岷山剑会上的见知给她的印象太深。
但光是看着她这样的神色反应,就知道这名使者说的是真的,这种分配的事情,的确是已经发生了。
丁宁对这三招剑式的论述可以说是完全颠覆了这三招剑式本身,说是完全在这三招剑式的基础上新创了威力倍增的三招剑式也不为过。
而站立在她身后的一些素心剑斋弟子也是用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她。
她想不明白,但是当这名使者说胡亥根本不知道素心剑斋的秘法琉璃,接着给她一封信笺,告诉她有一盏茶时分来想这上面的剑招时,她的脑海之中便已经隐约出现了丁宁的身影。
这封信笺上的和_图_书具体内容,更是让她毫不生疑,因为信笺上只论述了三招剑式,其中两招是素心剑斋的剑式,还有一招却是她在岷山剑宗时学习到的养心剑经中的招式。
而这些天资出众的学生本身也有很多选择,她们如果选择加入别的修行地,别的修行地也自然会很欢迎。
夏婉先前就觉得这事情透着怪异,那二皇子就算有意招揽,又何必找上自己。
这名使者顿时微微一笑,接着收敛了笑容,看着那名眼神最为凌厉的尖脸女子,说道:“你应该便是陈铃,负责素心剑斋学生的赏罚,慕容秀虽然是宗主,但实则很多实权都在你手里,你负责宗门事物多一些。我先前说了那么多话,你依旧气势凌人,你知不知道你又什么问题?”
看着这名已经微微颤抖起来的尖脸女子,这名使者冷笑了起来,反问道:“你要怎么服众?”
更为惊人的是,这三招剑式组合起来,还能发挥更加意想不到的威力。
论述很详细,甚至可以说不需要多少领http://m.hetushu.com悟能力的庸才也应该能在很短的时间里看懂。这名使者说给她一盏茶的时间来想这上面的剑招,这时间肯定也是这使者自己定的,想必丁宁有口讯说领悟这上面的剑招简单,但他没有亲眼所见,不知道领悟起来简单到何种程度。
至于这封信笺是如何以二皇子胡亥的名义传递到自己的手中,她并不在意,连胶东郡都被巴山剑场占了,能做成这样的事情她也并不觉得奇怪。
至于这名使者提及的陈欣怡和谢虹韵这两名学生,在场的这些素心剑斋师长和学生当然都了解到了极点,她们难以想象那样御赐的,极其适合陈欣怡的东西竟然会被分给谢虹韵。
和她的所想的确一样,在拆开这封信笺之后,她看到落款便直接写着丁宁。
这不是什么小事。
陈铃的面色在提及寒潭铁的时候便变得苍白无比,等到这名使者这些话说完之时,她浑身就已经大汗淋漓,连额前的发丝都已经湿透。
这名尖脸女子正是他所说的陈铃,她听到对方如http://www•hetushu•com此说话,心中没来由的咯噔一下,心生不妙的感觉,但此时断然不能退却,所以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寒道:“若有什么差错,也请明示。”
等到后来很多消息陆续传来,整个修行者的世界确定他便是当年那个无敌的存在之后,这种不解就变成了释然。说到对各门各派修行之法和剑经的了解程度,当然没有人能够超过当年的那个人。
迎着素心剑斋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她对着那名使者微躬身行了一礼,异常简单地说道:“可以了。”
这种见知和对剑经的领悟能力,便只有巴山剑场那名传奇的天下剑首才能做到。
在修行者的典籍里,记载着很多天才的故事,但这种更改不同的剑经里的招数,并能令之完全变成不同的剑招的手段,就像是随意的从菜市场里挑选菜品,然后做成一道新的大菜。
这样的不公,葬送的是修行地的未来。
她在这一年里有多大的进步只有她自己清楚,至少在真元修为上,她显得落后于当年许多才俊册上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