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们本来属于我

丁宁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这时慕从彤等人才注意到他身后站立着的那名白裙女子。
“为何只有女子不收男徒?”
宗殿里面,一直供奉着的那名无名祖师,竟然就是当年的天下剑首?
数十道身影瞬间从那些古朴道殿中电射而出,落在丁宁身前的道前各处,都是一名名的女修。
他眼前的景物骤然有了巨大的改变。
那些充斥眼前的茂密山林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数十座古朴的道殿。
慕从彤已经隐隐知道这应该就是答案,然而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如何能够证明?”
当齐帝在看着苏秦离开的车辇而心神震动之时,燕齐联军的连营另外一头,燕军的中军大营里,燕军此时的最高将领钟公冶无缺也正忧心忡忡。
原来在很多年前,不同的性情便有了不同的选择。
“站住!来者何人?”
“早在巴山剑场领军和韩赵魏三朝征战时,我们就也已经在楚燕齐有所安排。”
夜策冷的笑意www.hetushu.com顿时消失,眉头微挑。
若丁宁离开胶东郡进入燕境,那应该很快就去张仪的封地中术郡,然而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发现丁宁出现在中术郡的迹象。
“我知道。”丁宁点了点头。
当这些真水宫的修行者看向这名白裙女子时,这名女子没有看她们,只是抬头看了天空一眼。
但是慕从彤和一些宫中相应年纪较大的修行者,却都开始有些明白,双手都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名中年女修难以置信的看着丁宁,顿了数息的时间,道:“我真水宫只是隐世之地。”
他只是安静的开始报出一个个名字:“慕从彤、乐菱、陆紫陌、牧云镜、赵果……”
都是来自幽王朝的东西,但是郑袖的许久谋划,是选择成就了幽浮大舰,而他那时所做的选择,就是想要尽可能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解决。
名义是接受张仪的调遣,安定燕境,然而实则是幽禁张仪,令丁宁hetushu.com的行事有所忌惮。
丁宁似乎根本就没有去看这道石门上的文字和符文,只是笔直的穿过石门,继续往前。
此时他在白羊洞的师兄张仪,是大燕的镇国侯。
当长夜过去,深秋的清晨里,丁宁和一行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五羊郡辖属的一个小县富阳。
丁宁颔首为礼,并不多言。
没有人预料得到,丁宁在距离大燕王朝中术郡很远的另外一个郡,五羊郡。
一处隐修之地,只收女徒,类似某些道庵,本身便几乎没有弟子在外走动,即便是此时燕、齐联军和秦交战,这真水宫也只是避世不出,不参与这种纷争。
其实此时关中刺杀徐福失败的消息还没有传来,所以对于此时的燕齐联军而言,最大的变数只在丁宁和盘踞在胶东郡的力量,在此时燕齐联军这些高阶将领的心中,郑袖和元武根本就是必败之局。
他这样简单的回应,让这名中年女修和所有真水宫的这些女修都莫名的愤怒起来m.hetushu•com
……
淅淅沥沥,淋湿了这些真水宫修行者的心房。
有许多银色的雨线就在此时落下。
山林不见有山道,但是随着丁宁的穿行,某处林间却是莫名的出现了一道石门。
这名中年女修顿时骇然:“天下剑首令,你是那丁宁?”
那他到底去了哪里?
这是燕真水宫。
丁宁转头,轻声回应了四个字。
一片死寂。
慕从彤等大多数人却瞬时跪拜下去,心境激动到声音都不断震颤,“参见恩公。”
在距离富阳城南十里,有一片山林。
一片惊呼声和倒吸冷气声响起。
“仙符宗师她的棋,但真水宫却是我的,我曾经和你们之中的一些人说过,当时机一至,我会需要你们的帮助。”
夜策冷却是荤素不忌,取笑问道:“这难道是你独特的怪癖?”
他报了很久的名字,然后才停了下来,接着说道:“我让你们都跟我走,是因为你们本身便是我从秦境带出来的人,我要带你们回去。”
然而这今日里绝和图书密的护山法阵却像是直接被人知晓了关闭之法一般,直接全部关闭,这如何不令内里的修行者心惊?
这军情显示,丁宁离开了胶东郡,进入了燕境。
丁宁有些感慨的轻声说了这一句。
“至于我,当年帮真水宫挡了一劫,之后便在这里教了一些学生,后来又将在秦境和韩赵魏三境之中一些无法生存的不幸女子送到了这里,让真水宫教导她们修行。”
数声惊怒交加的厉叱声响了起来。
“在下慕从彤”这名中年女修强忍着震骇,看着丁宁,一时说了自己名字,却是说不出第二句话。
“所以仙符宗即便强大到这种程度,还是欠了她许多人情必须还。”
丁宁看着这些情绪已经失控的修行者们,继续缓慢而清晰的说了下去:“现在你们也已经知道,楚赵香妃和她身边的一些修行者,本身也是我们巴山剑场的人。而在燕,郑袖以昔日胶东郡的力量,下了很惊人的一步棋,她用了胶东郡很大的资源,让仙符宗的某位并不一定能够成为和_图_书宗主的人,最终成为了仙符宗宗主。”
“我想你们都跟我走。”
所有这些真水宫的修行者看着他,不敢相信听到的这句话。
“为什么?”慕从彤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身体,看着丁宁,“我听闻巴山剑场天下剑首令人折服的不只是剑技,而是行事都按规矩和道理。我只想问一句,您有什么理由,就要让我们全部跟您走?”
他的案上放着从燕境以最快的速度传递而来的一则军情。
大燕王朝留在燕境内的军队,有一半在张仪的封地内。
丁宁却是极为简单,就看着她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为了遏制丁宁,大燕王朝也早有准备。
他每报出一个名字,都有人的身体迅速僵硬起来。
有哭声响了起来。
然后他随意的踢倒了几块山林中的石碑。
一片令符从丁宁的手中飞出,穿过其中大多数道身影,落在一名中年女子的身前。
“我教你们的真水剑,便是也教给夜策冷的剑经,只是她有天一生水,便自有其它心得,生出了不同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