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四十九章 仓促

“除非你不想认是我仙符宗弟子。”
他很快退去,让仙符宗宗主和张仪独处。
然而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
张仪无法理解,但是也隐约觉得这内里必有秘密,他和乐毅返回了平日修行的静室。
这便是真正的传继宗主之位。
这的确有些仓促。
张仪吃了一惊,“宗主……”
“宗主和你谈了什么?”
说完这句,这名老人没有说话,将一块紫色的玉牌递到了张仪的手里。
张仪无法出这座侯府。
这段时间对他而言其实并不算煎熬。
张仪没有再去花很多的力气去参悟,而是对乐毅说了这一句。
“这不只是一枚单纯的令符,不只是象征。”
“有些事情你年岁渐长,自然会懂,然而现今之形势,又有何人有足够的时间?”
成功或者失败的消息,不需要多少文字的描绘,依靠一些简单的烟气或者光焰的传递,就能达到比异兽飞翔还更快的传递速度。
……
“这上面……”
和-图-书乐毅在看清他手中令符的瞬间便惊呆了,在下一瞬间,他的眼睛里震惊的光芒却更浓。
乐毅的身影在他的身旁出现。
张仪被困在中术侯府里。
当天空里开始出现胶东郡腾蛇飞过的痕迹,张仪即便足不出户,但也已经感觉到了侯府周围的那些修行者和军队的异样,他便很自然的知道是丁宁要来了。
有时候对于修行者而言,进阶慢其实并不一定是坏事,自然的循序渐进,反而是一种一般人无法达到的状态。
他在朝中是令人畏惧的权臣,然而在仙符宗宗主的面前,也很自然的保持着谦恭。
老人温和的看着张仪,道:“上面还有我仙符宗的一道真符,只有宗主传承。”
这种有礼貌的软禁,对于他而言正好是清净的闭关期。
然而这却比任何话语都有力,让张仪震惊的手都僵着,不知如何自处。
“他们希望我来,是想要我阻止丁宁接你回去。”然和-图-书后他接着说道。
“自你成为我真传弟子的那一天起,不只是我,宗门里那几名长老,便都已默许你便是仙符宗下一代宗主。”
许多山峰的瞭望台上开始燃起狼烟。
这是仙符宗掌教令符。
进入燕境的丁宁终于有了确切的行踪,从那些胶东郡腾蛇留下的痕迹,可以判断出来他此时的确已经在朝着中术郡前行。
他莫名的想哭。
只要是忠于仙符宗,认为自己还是仙符宗弟子的人,便见这符如见宗主。
“有一半是你所修的黄天道符?”
中术郡的天空里,已经隐隐约约出现了数条蛟龙的影迹。
老人不再和张仪说什么,他深深的看着这名自己最为喜爱的学生一眼,然后便走出了张仪所在的这间静室,走出被重兵包围着的这座侯府。
在登上外面等候的马车时,他轻叹了一声。
但无论是看出了上面有一半是黄天道符符文的乐毅,还是他,却都毫无头绪,只是感觉黄www•hetushu.com天道符和其余的符文一团杂乱的交合在了一起。
引着这名老人前来的,也是一名年迈的老人,就是当天领皇命而来,封赏张仪的官员姬清。
“有一个人一定能看出点什么,他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和他很亲近的人,却是在丁宁之前先到了。
然而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在过去,他始终都是除了燕帝之外,在整个大燕王朝而言最重要的存在。
“什么?”
“你真的很让我吃惊。”
这名老人便是仙符宗宗主。
“这是他们的意见,不能代表我的想法……”这名老人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军方不会甘心,但我的想法又岂会随他们的意愿?若是丁宁能够带来足够震慑军方的力量,我自然不可能强架梁。”
这名老人摆了摆手,示意张仪不用说什么,让他继续安心听下去:“即来之则安之,你心静,自然适合修行符道,不骄不奢,总是能看见自己的不足,所和_图_书以你一直在进步。”
“我当年选择你,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你荣辱不惊,而且真正的善良,就如方才的姬清,他代替燕帝赐了你侯位,然而这侯位现今却成了软禁你的枷锁,将你玩弄在股掌之中,你方才见了他,却并不生气。”
张仪不知如何回答,给他看了一眼紧握在手中的掌教令符。
他太过相信丁宁,知道丁宁一定会把自己顺利的带走,但是许久未见的即将重逢,还是让他不可遏制的激动起来。
“宗主。”张仪骤然感动了起来。
“怎么了?”
他有着那篇来自巫神首的重要功法要修行,他这种平和的态度,使得他在符道和真元、感知等诸多方面的根基扎得越来越稳固,越来越好。
天空里有龙吟,留下幽黑的痕迹。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名老人的背影和当年他老师薛忘虚的背影没有什么差别。
这是一名看似很普通的老人。
“这上面有一半的符文,便是我所修的黄天道符。”
“如何……能和图书……如此……”张仪用了全身的力量,才勉强说出了不完整的一句。
“宗主他……”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一阵异样的风已经卷动了他这侯府外那些军营里的旗帜。
虽然已经被这名老人两次提醒稍安勿躁,然而听到这句话,张仪却还是忍不住大吃了一惊,猛然抬头。
年迈的大燕权臣姬清的车辇还未驶离这侯府多远,见到这天空里数条蛟龙的影迹,他的车辇便停了下来。
看着整个人已经起了很大变化的张仪,仙符宗宗主也忍不住有些惊叹。
他在侯府里看着这名老人的背影和离开的马车。
“乐毅的黄天道符原本就是本门最重要的一道力量,他很自然的和你成了至交,这对于本宗而言是极大的幸事。”这名老人看着震惊的张仪,道:“我会交待他和你一起走。”
他和苏秦截然不同的地方在于,苏秦始终认为自己是能够决定天下走势的大人物,而他即便拥有了很强的力量,却始终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个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