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兵马俑

这些战马和战车上的秦军,同样也不是活物,双瞳之中都闪烁着幽光。
这些血燕军重骑配备的重型军械都是“血龙牙”,这是一种弯曲的重型长矛,用燕境特有的血纹钢炼制,长矛矛身十分宽厚,如同弦月。矛身上篆刻青云和金雷符文,挥刺时风雷大作,青色罡风和电芒从矛身上冲出,有一定杀伤作用。
这血燕军重骑和代国先锋军已经彻底拉开阵型,后方还有七千血燕军重骑和代国大部在缓缓前行,即便这几艘幽浮巨舰显得庞大,但也是如同被潮水包围的孤岛,有种孤立无援之感。
然而随着后方更多的秦军冲上,这些重骑军也迎来了一样的命运。
更何况一眼看去,这几艘幽浮巨舰内的秦军数量有限,按此计算,加上后方那几艘还未冲岸的幽浮巨舰,内里所有秦军最多也不过万。
这种感觉令人胆寒,然而血燕军是燕最精锐的铁军,心境又岂是这样的景象所能撼动。
河岸边激浪喷涌,幽浮巨舰里的元和图书气也喷射出来,激得一圈泥浪沿着这几艘最先冲岸的幽浮巨舰往外翻滚。
一艘接着一艘的幽浮巨舰破水而出,如同巨山从水底长起。
“杀!”
在巨兽的狂奔带动之下,这些战车大多比血燕军的重骑还要快,一辆辆战车被铁索拉至腾空,上方的战士如同铁铸的魔神,疯狂厉吼,挥舞着各种奇怪的兵刃,气势惊人。
浊浪滔天之中,有几艘幽浮巨舰首先冲岸。
一声凄厉的军令声响起。
“这些是什么战偶……竟然有这么多!”
反击在绝对的震惊之中瞬间开始。
这些“秦军”少则身上插了三四支羽箭,多则数十枝,然而这些“秦军”依旧冷酷的往前推进。
这些秦军身穿着的都是普通的玄甲,和寻常的秦军没有任何的区别,然而玄甲下方,却并非是血肉之躯!
这些铁蹄声如死亡的咒音敲击在每个燕军军士和代国军士的心脏上,在他们凝固的视线中,有战马带着战车,伴随着狂风和*图*书的呼啸,从这舱门之中冲出。
血燕军有上万重骑,数千箭手,再加上数千步军和修行者,即便是面对精锐的秦军,同样的数量也足可硬击破之,更不用说数倍于对方。
这些“血龙牙”上的罡风和电芒连成了一片,就如一面巨大的长旗,完全击散了迎面而来的浊浪和泥浆,朝着几艘幽浮巨舰席卷而去。
一些在寻常军士身上已经足够致命的伤口,对于他们的行动似乎全无障碍。
阵列最前的秦军像被狂风吹起的稻草人一样,在泥泞的岸滩上被砸到了一片。
空气里哗啦一声巨响。
在如潮水般的倒抽冷气的声音和惊呼声里,他们手中的幽冷长剑异常精准的切入这些重骑军的薄弱处。
庞大的舰身如巨山直接撞进河岸泥石之间,卷起千堆土。
后方的重骑军惊怒的厉啸着,掩杀上来。
咚的一声巨响。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一阵压抑不住的倒抽冷气的声音和惊呼声如潮水般响起。
“放箭!”
最前和图书方的重骑军像被切倒的韭菜一样,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
这些幽浮巨舰之所以能够潜行水下,完全是因为有阴神鬼物元气法阵加持,此时无数巨石轰落水下,这些幽浮巨舰遭受冲击,舰身上法阵已经不稳,黑气四溢间,强大的元气力量又是互相在舰身中冲击,一艘艘幽浮巨舰如神王巨钟轰鸣,摇摇晃晃。
三千血燕军重骑和代国的先锋军,就像是被黑色的铡刀横切而过,他们的鲜血在这些秦军的身后拼命的飞洒,却无法阻止这些秦军冲杀的脚步。
与此同时,绝对死寂的几艘幽浮巨舰之中有军令声响起。
所有这些整齐列队,一动不动的秦军开始齐齐踏步,冲出舰外。
无论是燕军还是代国的联军之中,所有的箭手和一些远程的符器全部激发,无数的箭矢和流火如雨坠落,覆盖了前方的岸滩。
“杀!”
地面尤在剧烈晃动,飞扬上天的泥石还在洒落,血燕军中三千重骑军和代国联军的先锋军就已经发动了http://m.hetushu.com冲锋,地面上有无数的泥浆被溅起,洒向天空,又密集如雨的洒落下来。
然而令他们的心脏都开始剧烈收缩的是,没有多少秦军倒下。
所以只是在下一刹那,这些血燕军重骑就齐齐发出了一声厉吼,完全驱散了心中的寒意,三千重骑齐齐挥矛,即便是在狂冲之中都是动作划一,整齐到了极点。
有恐惧的大叫声在代国联军之中响起。
而那些舱门已经打开,没有秦军步军再出现的船舱之中,响起了密集如雨的铁蹄声!
代国联军的先锋军大多是重型战车,由一些巨型异兽拖曳,这些战车制式不一,看上去都像是不同部落不同工坊随意打造出来的东西,但是战车的最前端都带着各种坚硬的撞首。
打开的舱门内,一列列秦军整齐的站立着,一片死寂。
然而就在这几艘幽浮巨舰舱门打开的一瞬间,所有的燕军和代国联军都是猛然一滞,有种寒气从心中不可遏止的涌起。
“到底是什么怪物?”
后继的血燕军重骑hetushu•com在这些重物溅起的泥浪还在往上跳跃时,已经冲到最前沿的秦军阵中。
一瞬间便有数十件重物从代国先锋军的战车上抛出,砸了下来。
也就在此时,岸滩上再起轰鸣,后方所有的幽浮舰队靠岸。
除了极少数直接被重物压入泥泞的秦军之外,无论是被重物砸飞出去的,还是被重骑冲撞,被血龙牙刺杀倒飞的,或是直接斩在马下的……这些秦军都开始了反击。
随着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冲撞声和金属厮磨声,被这些重物杂乱的秦军最前沿阵型被完全冲散,至少有近百秦军像被挑飞的稻草人一样四散飞出。
在重物的撞击和兵刃的砍杀之下,这些秦军身上也会出现伤口,然而伤口内里,却没有鲜血流淌出来,反而只有一种冷漠的幽光带着法阵独有的意味,在如水般流淌出来!
一片片异常滚烫的鲜血如瀑布一般同时喷洒了出来。
即便外面浊浪滔天,泥浆漫天,迎面敌军如山崩而来,这一列列秦军竟只是在舱门后静静而立,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