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六十六章 斩过往

这座雪崖很像一座断桥。
这并不是当年长陵的游戏。
幽浮大舰因为齐王朝诸多修行者和匠师加诸的法阵而更加强大,然而在此时此刻却成败笔。
之所以用条而不用“只”或是“头”来形容,是因为它既像是一条大虫,又像是一条龙。
在落雪纷飞的时候,她或许便在他最爱的深巷小铺里,点了一锅羊肉,温了一壶酒。
她当然不是自杀。
因为这本身便是他的安排。
它背上的两人,一人是长孙浅雪,一人是千墓。
当他的身影在这方水面消失后不久,这方水面终于彻底平静,然而水面上却是有一条痕迹停留不动。
这道奇怪的影迹在即将和水面接触的瞬间,一个轻柔的折转,轻飘飘的在冰面上停住。
那些曾和他真正同生共死的知己,那些和他们一起经历的过往,在他的脑海之中越发清晰,然而郑袖的影子,却是越加走远,越来越淡。
脚印被一道锋利的剑气扫过,消失无踪。
他便彻底一一斩去。
这双脚印很浅,但他很和_图_书熟悉,这自然是属于郑袖的脚印。
在千墓的感知里,这些离开的幽浮大舰就像是巨蟒蜕皮,即便身在远处,然而身体却依旧连着这退去的蟒皮。对于他而言,真的很简单。
她就是要让他陷于回忆,要让他知道她也依旧记得这些事情。
同样在十几年前的长陵,当他和她初见,开始相知和共同战斗的时候,她和他也曾经有许多次玩过这样的游戏。
在地面或是石上刻下一道痕迹很简单,但在流动的水面刻下一道痕迹,却是宛如神迹,在史书上也未曾听说有修行者能够做到。
这是一片雪崖。
漂浮着积雪的水面迅速的结冰,坚硬而晶莹的寒冰朝着水底蔓延,将一切无声的冻结,唯有那一道剑痕依旧清晰的留在表面。
这种独特的龙息出现在无数史册的记载上,而最近让天下的修行者有机会接触,亲身感悟的一次,便是在长陵,百里素雪借以冲入长陵皇宫的那条幽龙。
她只是故意留下这一双脚印和-图-书,告诉他来过了这里。
故意选择这一座断桥般的雪崖,是因为曾经有一年雪落时,他和她也在这样一片的雪崖上观过雪。
既然她故意在留下很多有关过往的痕迹。
这道影迹很快,快如流星。
她在雪地中隐匿气息而行,忍受着严寒,那他也必须下来行走,也必须通过并非是感知和元气所能搜索到的痕迹来追寻她。
剑意来自于心意。
丁宁已经去追郑袖,长孙浅雪和他所说的自然不是郑袖,而是这些幽浮大舰。
这双脚印的位置比他还要靠前,给任何人的感觉,是这双脚印的主人走到了这里,然后就此往前一越,跳下了雪崖。
丁宁落在雪地里。
他并不意外。
这是一条很奇特的妖兽。
随着这一道剑气施展而出,那一段有关的记忆,也像尘埃一般被他从识海里剔除。
然后这条线断了。
乌氏王族的一些青狼将会到来。
他没有变弱,反而在变强。
或者用更精准的言语来描述,它就像是一条身长两丈的大虫,头上和*图*书长出了角,而且身上披满了幽黑的龙鳞。
他落足的地方,便是感知里郑袖故意留给他的那缕气息消失的地方。
他等待了这个机会等待了很久,在燕境雪落之前,他便已经将乌氏的许多巨狼运送到了燕境之内。
或许在她看来,当年她和王惊梦玩的那些小游戏,也是她故意留下些痕迹,才能让王惊梦找到。有朝一日她真正隐匿起来,对方便再难找出她存在的痕迹。
既然是来杀她。
不会再念及,不会再想起。
上方的风雪里,突然出现一道奇怪的影迹。
然而在空中急剧而行,却是诡异的和风雪相融,毫无声息,也没有剧烈的元气波动。
在十几年前的长陵,郑袖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当郑袖背叛他和巴山剑场和元武联手,毫无防备的他便输的一败涂地。
这些从小生长在雪原里,凭借本能追踪猎物的野兽,在这种时候,比强大的修行者更有用。
线索消失的地方,就是雪崖的尽头。
无论是幽黑的冰晶结成的龙鳞,还是它呼吸和_图_书之间喷吐出来的气息里,散发着的都是至为纯正,足以令蛟龙胆寒的龙息。
这条龙的体型和外观根本无法和那条巨山一般的幽龙相比,然而它身上的龙息和元气波动,却深知比那条幽龙还要强大。
当他双足落地,那些过往的甜蜜,早就化为无形的杀意。
在他的感知里,他一直沿着这条线到这里。
这些都是她的骄傲和算计。
即便是时隔这么多年之后,他恐怕也是这世上最了解郑袖的人。
长孙浅雪看着冰面上的这道剑痕,神色渐渐凝重起来,对着千墓问道:“能感应得到?”
线之后连脚印都没有。
然而它背上有两个人。
她逃,他追。
它对背上这两个人都怀有一种出乎本能的敬畏。
若非如此,它又怎么可以横渡虚空而风雪不惊,就像是可以随意掌控着自然风雪的皇者?
丁宁平静的看着这一双脚印,然后伸指划去。
……
当他继续仔细查看这雪崖周遭的一切细微痕迹时,有数道青烟在四周的雪峰之间燃了起来。
这是斩过往和图书
而它,自然便是那条蜕变的岷山虫,既得幽龙血脉,又得九幽冥王剑元气,得以完整。
或者她故意隐匿行藏,等着他找到她。
它不是蛟龙。
丁宁站在这座雪崖的边缘,看着下方冰雪覆盖的雪原,凛冽的山风便如利刃一般吹拂到他身上。
剑意澄清而坚定。
其余人不能做到,而唯有丁宁能够做到,这便是他独特的印记。
唯一给这方天地带来的改变,是更浓烈的寒意。
“很简单。”千墓异常干脆的回答。
若有留恋,便会犹豫,心软而剑意不定。
然而那皆是过往。
他看到了一双脚印。
同时这很新的脚印还告诉他,她就在这附近不远处的山里,但是他还依旧看不到她。
但他同样很了解郑袖。
不管是修行者还是异兽,当在空中急剧破风而行,必将带来破空声,必将这方天地平静的风雪撞出个窟窿,激起无数道紊乱的雪流。
有下雨的时候,她或许隐在一艘乌篷船里,采摘了新鲜的梅子,砌着一壶茶在等他。
雪崖下空无一物,没有任何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