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六十五章 很多年之后的寒冷

这样即便他也有留下幽浮舰队的打算,也只能在她和幽浮舰队之中做出一个选择。
然而在这一刹那,她却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些恍惚。
她的眉间微酸。
那些令人畏惧的幽浮巨舰,此时如同半沉半浮的渔船一般,在河谷的芦苇丛中露出半截,此时披着厚雪,和这河谷融为一体,即便是在附近的山岭走过,也未必能发现它们的存在。
冰冷的雪花落在她的身上,渐渐将她身上积上一层雪。
幽浮舰队消失的余韵还未完全消失,从那片河谷底部泛开的一些气泡和泥沙还在水面翻腾时,许多原本已经倒伏的芦苇被一股从天空落下的庞大力量撕扯成无数的碎片。
从理论上而言,和这些幽浮巨舰一起撤离,她摆脱丁宁追杀的可能性也更高。
能够悠然而生,相融于这天地,闲时煮蛇羹,烹鲜鱼,大美人生,又何必弄得自己不痛快?
首攻燕王朝并非是因为燕王朝相对于齐更好对付,而是因为燕王朝的数座重矿对于她而言至关重要。
m.hetushu•com依旧想尽可能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解决恩怨。
只是要想活下去的话,她很多年前就可以做到。
……
所以即便丁宁可能很快追到那个河谷,然而她却依旧有信心摆脱丁宁的追踪。
这机会稍纵即逝。
收敛气息,便意味着她接触到真正的寒冷。
他可以确定这股余韵是她刻意留下让自己感知到的。
然而若是单纯的想要活下去,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走!”
所以甚至来不及和这名归隐山林的燕宗师说再见,他的身影已经在这片雪峰中消失。
他的身影从这水面上消失,追向她气息余韵消失的方位。
他一直在寻觅着杀死叶新荷的机会。
她断然的下了命令。
一应烦心事,皆由自心生。
要知道一个人真正的爱恨,要等到他将死。
整支幽浮舰队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明白方才她那一击因何而放。
更不明白她为何陡然要这整支幽浮舰队以最快最隐秘的方式返回秦境,返回关中。
m.hetushu.com宁不相信燕齐联军就此能胜,是因为凭借他对元武和郑袖的了解,他知道元武和郑袖手中必有不为外人所知的隐藏力量。
她的脑海之中骤然多出了许多画面。
但到底有多少,只能等到这最后的时刻来揭晓。
在丁宁杀死叶新荷的一刹那,当之前一息,星火剑坠落然而不少星火被丁宁硬生生抽离出来归他所用,当丁宁感知到郑袖的具体所在时,郑袖也感知到了丁宁捕捉住了自己。
就如此时,她必须赌自己在这次逃过追杀之后,还拥有可以和巴山剑场抗衡的力量。
一道对于她而言都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强者气息,从远处的雪峰而来,瞬间冲入她的感知世界。
叶新荷已非池中物,丁宁更是高高在上,无法揣度,既然自己力所不及,又何必勉强?
在很多年前的胶东郡,包括在后来大秦王朝征伐韩赵魏三朝的征战里,她很多时候都是承担着刺客的角色,潜隐而行,避开强大修行者的感知,包括躲避强大修行者的追杀http://www.hetushu.com,原本就是她最擅长的事情。
尤其经历过长陵之变后,他更加明白任何事情都必须要主动。
而要揭晓一个人最后的底牌,也必须在即将能杀死他之时。
而且他不想再有任何人意外。
积雪下方黝黑的山石上留着两个深深的足印,足印的边缘锐利如刀切,使得这双足印看上去无比的坚决。
他的初衷不改。
然而这种恍惚也只是一息的时间。
那些深藏在她记忆里,她初到长陵,初见这人的许多画面。
中年猎户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雪峰与雪峰之间那一道剑气留下的明亮痕迹,感受着丁宁的这种去意,他不由得再度感慨的摇了摇头。
丁宁没有丝毫的犹豫。
此时这些幽浮巨舰之中,便堆满了从燕境席卷而来的各种对她的将来而言极为重要的东西。
至于那些幽浮舰队,他只要确定逃遁的方位,便已足够。
她这一生,一直都在豪赌。
他可以冒险。
然而这对于她而言也很熟悉。
她便是故意让他知道,她和幽浮舰www.hetushu.com队分开两端而行。
连续的征战,这些幽浮巨舰需要一定时间自然依靠法阵积蓄天地元气。
在这个世上,他未必是彻底无敌的,然而他确信若是自己要逃,也再没有人拦得住自己。
这股恐怖而强大的气息,让她感觉很熟悉,但同时也很陌生。
丁宁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这水面之上。
他脚下的积雪随着他身影的消失一齐消失。
他迅速的确定了幽浮舰队彻底的方向,同时感知到了她收敛身上气息时留下的余韵。
在这圆圈中心,水面骤然平静,被一股力量压得如同实质的琉璃。
她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
她此时在一处避风避雪的河谷。
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从远处的雪峰越空而来,如陨石般砸落此处,换了这世间任何的宗师,早已经体内真元耗尽,无法支持。
而当叶新荷和郑袖同时出现在燕境,他刺杀郑袖的机会也终于来临。
她的面容变得绝对冷漠,清丽的面容闪耀出如白瓷一般的光彩。
她知道了叶新荷的死去,也知道了对方交给她http://www•hetushu•com的续天神诀原来已经做过了连她都发现不了的手脚,也知道对方反而凭借她这一剑,锁定了她的气机。
她的心神似乎很想穿越时空,回到这些画面里去。
他的目标始终就是叶新荷和郑袖。
只是一切真如她所想吗?
然而丁宁在胶东郡突破七境之后,体内的真元总量早已无法用常理揣度,他依旧可以肆意的挥霍真元。
陌生在于这股气息比她记忆中的强大,多了无数说不清的味道,陌生还在于,这股气息涌入她的识海,却不再亲近,变得那般冷漠,路归路,桥归桥。就如同路人在雪中互相持伞而过,却是都不互看一眼。
幽浮舰队没入冰水中消失时,郑袖已经隐匿了自己所有的气息,离开了这片河谷。
她没有动用任何的真元,只是和寻常人一样缓步而行。
是去追寻一个很快就会消失,未必能追得上的目标,还是选择有很大机会追上的幽浮舰队?
她鲜润如花朵的双唇开始冻得青紫,双足也渐渐冰冷麻木。
这些碎片如无数细长的牙签往外飞舞,形成一道圆形的墙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