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各自道理

“成王败寇,连人世间的律法都是这世间手握最大权势和力量的人定。什么歧什么途!”苏秦冷笑起来,“至于修行,你应该听说过什么叫做以力破道!”
红光和黑气碰撞,形成了一簇簇的元气漩涡,就像是有无数红色的彼岸花在空中飞舞。
有些纯粹的刚猛霸烈,有些带着腐蚀性的火焰,有些汇聚着剧烈的尸毒,而有些则是一味的冰寒。
苏秦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不想成为别人的工具。”
他的身体已经被震离了地面,往后飞出。
张仪的手段也很杂,但是每样都是这修行者世界的顶级之作,都异常强大。
苏秦脸面上的黑气也越来越浓,他血肉中的经络开始往外鼓起,他的脸上就像是开了个花脸,异常狰狞。
这样纯粹的力量碾压,世上没有多少名七境宗师能够接得下。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数百条往前拍击的手臂上缠绕着无数透明的光线,空间里不断泛起琉璃般的紫光,一时这些手臂竟也无法前进,只是和-图-书强大的力量波动,不断随着双方力量的牵引而在这片空间里不断往外震荡。
然而今日里这名白羊洞大师兄却展露出了他所不能理解的一面。
在他的背后,却是有着比阳光还耀眼的红光。
这人世间一切皆存在着道理,这道理不是谁拳头大就定,而是人心之中认为的对错,善恶之间自己做出的选择。
黄色的天空如布匹微微颤动。
随着他的剑势牵引,许多丝晶莹而圣洁的光线落了下来。
男的便是乐毅,女的是慕容小意。
然而张仪的面色依旧坚定。
所以他想先破张仪的信心。
当他这句话说完,两人都收声不想再说什么。
他手中这柄剑的剑路极有法度,丝毫不乱。
而天空里开始布满浓黄色的光华,就像是仙符宗一张最普通的符纸遮掩住了天空。
一声如厉鬼凄鸣的声音在苏秦体内的气海中响起。
“他能胜得了吗?”
就在这片变成废墟的院落之外,在最接近两人战场的地方,站立着两名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年轻修http://www.hetushu•com行者,两名张仪的好友。
或者说,他从未真正了解过他的这名大师兄。
他不想冒着自己也重创的危险去战胜张仪。
张仪还在后退。
“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
力量为大!
相比苏秦,手握着小剑的张仪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黄天道符,想不到居然连这道符也传给你了。”一声遏制不住的怒喝声从他轻薄的唇间迸发出来。
两人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人,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服对方,同样任何的话语也无法攻破对方的道心。
这些光线就如同透明的琴弦,一丝丝落在那些手臂上。
然后他又看着张仪,说了这一句。
符以符破之,就算苏秦不肯相信张仪的符道能够做到如此,然而这一切却已是事实。
随着这一声声音的响起,整个空间巨震,他身后上百条手臂变大,伸长,全部一齐朝着张仪拍击过去。
此时的苏秦已经比在长陵杀死严相时更强。
杀意化为悬停的烛火,符意已破。
这每一条手臂里,都蕴含着可www•hetushu•com怕的力量,而且最为惊人的是,元气性质几乎都各不相同。
苏秦一声闷哼,也受这些气焰的冲击,往后倒退数步。
“不。”
张仪身体巨震,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落下。
张仪看着脸色微变的苏秦,也慢慢地说道:“你不真心待人,人也不会真心待你。你只想利用他人或者利用宗门,那你在他人和宗门的眼中,也只不过是可以被利用来做事的武器,杀人的工具。你如此聪慧,难道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难道就想成为别人利用的杀人工具吗?”
管你什么境界,管你什么剑技,管你何种符道,全部以力破之!
他刚才的挥剑不只是带动了黄天道符的力量,与此同时那些剑光再次形成一张定符。
他的背上伸出了上百只血色的手臂,虽然是真元和天地元气凝聚而成,然而看上去却和真人的手臂剥去外面的肌肤没有什么差别。
他不得不承认,现在他面前的张仪,比他之前对敌的绝大多数七境宗师都麻烦。
在他看来,麻烦便意味着风险。
即便在和_图_书修行者眼里,这也是一副很令人震撼的画面。
两股可怕的气息,或者说完全不应该在他们这种修行层次的修行者身上出现的气息同时绽放。
乐毅的面色也比她好不了多少。
两人所在的这处富商的院落,以两人为中心,房屋摧枯拉朽的全部倒塌,变成往外崩飞的碎砾。
“只是你能够用这样的符意破我这招,只是因为你在仙符宗修行的时间比我长。”
“你真的让我有些意外。”
这一方变成废墟的院落上空,天空好像被拉低了一些,不断的往地面压来。
他的剑也代表着他的心意和道理。
当这上百条手臂同时朝着张仪拍击而出的瞬间,无数道风压刚刚席卷到张仪的身上,张仪的身体里已经响起了无数道近乎骨裂的声音。
面对他的这句话,张仪摇了摇头,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回答道:“即便你留在仙符宗修行的时间和我一样长,甚至比我长,你在符道上也不可能超过我,这和你的天赋和努力无关,而是你不会有真正的朋友,宗主他们那些师长也不会真正的喜欢你。他们也m.hetushu.com绝对不会将一些秘传的符意传授给你这样的人。”
无数道冲击产生的气焰如千树万树花开,在这片空间里绽放。
空气里亮起一道道的剑气,同时也形成一道道的符纹。
“那你已走入歧途。”张仪异常简单和肯定地说道。
地面废墟里,在不断的往上漂浮着一缕缕黑色的阴气。
听着慕容小意的这句问话,他咬着牙盯着那片黄色的天空,摇了摇头:“至少光凭我教他的黄天道符和他目前的这些力量,应该挡不住。”
然后他紧握着这柄剑,将自己体内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进去,朝着前方铺天盖地而来的那么多魔臂划去。
然而另一股可怕的气息,却是受着他的牵引。
慕容小意的脸色无比的苍白,看着那片不断晃动的空间,她在往外扩张的狂风之中都有些难以呼吸。
他手中如普通顽石的小剑开始变得晶莹,发光。
苏秦没有马上再出手,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色凝重却坚定的张仪,慢慢的说了这一句。
他身前的肋骨胸骨传来剧痛,几乎就要折断。
这便是苏秦所要告诉张仪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