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一十二章 永远纠缠

任何姿势都不能安寝。
令他极为震惊的是,他接到这封信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这封信来自于巴山剑场,来自于丁宁。
胶东郡和郑袖,其实隐约是这些蛮夷部落心中成功逆袭的对象。
“难道寡人真的要像当年的王惊梦一样,败在你的手里吗?”
现在郑袖一死,便是平日里臆想和取乐的谈资都没有了,就像是平时的某个重要节目,今后再不会有。
很多人人都因此莫名的心情不佳。
元武的面容从扭曲到木然,他终于暂时将郑袖的影子和郑袖的声音从脑海中抽离,然后发布了两道命令,“召白启回长陵”“令赵高至阿房宫”。
他这时很疲惫,和势均力敌的对手战斗,太过消耗精气神,这一战对于他心神的损耗更甚于鹿山会盟时。
在天下的王里,最耐人寻味的自然是元武此时的心情。
元武在阿房宫最深处的一间寝宫里。
那里的皇宫的确很新,很壮观,规模更大。www.hetushu.com
尤其当郑袖成为长陵女主人,许多和他们之间的战役都出自她之手之后,郑袖更是许多蛮夷部落首脑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中原王朝意味着富庶和开化,这些边远的王国或是部落,其实大多都想率军突破疆域,从这些中原王朝的手中分一杯羹,或者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他受伤的臂膀搁在床榻软垫上,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但即便如此。那种痛楚依旧让他的身体不断的轻颤。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只能静卧。
一名老人在阿房宫里听见了元武的声音。
害怕,尊敬,崇拜。
尤其是一些昔日借兵给燕王朝的蛮王,在过往的很多时候,虽然明知不可能,但都口口声声说要打入长陵,擒住郑袖来做自己的妃子。
他忍不住轻声的叹息了一声。
一些官邸机构也在陆续的朝着那边搬迁。
很多王宫的气氛都很冷,都很诡异。
“太歹毒和图书!”
然而现在流淌在他体内的真元已经不是这样。
都很像是一座死城,死气森森。
……
很多和郑袖为敌的蛮夷部落首领,其实都很期待有朝一日可以见一下这名集美貌和强大为一身的传奇皇后。
而在他的脑海深处,却似乎有一个郑袖活灵活现的站立着,在对着他鄙夷的笑,在嘲讽他,那些灵莲子本来就是属于她一个人,本来就是他自己想要服用。
元武皇帝在受伤之后离开港口,却并未回长陵的秦皇宫,而是直接到了骊山下新建的阿房皇宫。
无论是大秦王朝还是燕齐这些王朝,在边远的这些以牧猎渔为生的边远王国或是部落,都统称为中原王朝。
就如刺入体内的无数牛毛钢针可以轻易的拔除,但是许多修行者修行的过程中,借以快速提升灵气的一些药物的药性早已和血液融合,根本无法分彼此而难以拔除一样。
郑袖和他战斗时突然引动了那些连他都不http://www.hetushu.com能察觉的星辰元气,即便在外人看来,他将那些星芒一次性全部逼出了身体。
但除了元武,又有谁能知道他此时的情绪?
陌生便是不利。
在他现在的感知里,他的真元让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
他这间寝宫里所有的用具都是用一种奇异的黑玉所做,即便床榻上铺着世间最柔软的垫子,但对于此时的元武而言,却依旧太过坚硬。
这些灵药促进他身体机能的不断增强,让他拥有更旺盛的精力,甚至不断激发他的潜力。
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真元就是提供他浑身养分的气血,在无数年的修行过程中,融汇天地灵气精华,不断祛除杂质,不断凝练,不断变化,流淌在他体内的真元,早已经是世间最佳的灵药,而且是最适合他自身的灵药。
……
信上只问了一句话,那几百童男童女的生死和将来,他在意吗?
就连将郑袖的影子从脑海之中剥离都是不能。和*图*书
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他体内的真元、气海,经过这些星辰元气行走,照耀,渗透的所有地方,都已经变得和完全不一样。
然而至少在此之前,根本未有旨意说要废长陵皇宫。
在这时,他突然想到,元武一直以来都似乎只是孤家寡人,他的身边,似乎从来都没有朋友。
这是真正的藕断丝连,纠缠不尽……郑袖虽然死了,但是属于她的那份独有的力量,她的元气力量,还在不断的侵蚀着他的身体和意志,包括他的信心。
他是徐福。
甚至在燕王朝边疆之外的蛮夷王国里,很多部落的王听到大秦这名女主人的落幕都是心有戚戚。
在郑袖嘲讽的声音里,还有最清晰和最多响起的一句便是,“你的修为从今天开始,只会低落而不会再上涨。”
然而元气力量和实质的杂质有着本质区别。
信笺上的字迹他极为熟悉,和昔日王惊梦的字迹完全一致。
某个部落王恼怒的摔碎了自己最喜爱和-图-书的酒杯。
也就在此时,他的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即便真元力量丝毫不减,但流淌在他体内的真元,却就像是慢性的毒药。
绝大多数宫人还依旧在长陵皇宫。
但在他的感知里,最痛苦的却是来自于流淌在他体内的真元之中。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胶东郡一直被大秦王朝的旧权贵看不起,便是因为胶东郡在他们的眼里和那些浑身鱼腥味的渔民部落没有什么区别。
某个部落王烧了一套准备入长陵时穿的锦衣。
所以这便是两边冷清。
骨骼碎裂,经络震碎,便很难养。
而内容本身,却让他的身体都微微的发起抖来。
郑袖死去的消息还在往着更远更偏的地方传播。
两边皇宫里的人都很少。
有一名官员送来了一封信笺。
他无端的歇斯底里般恼怒起来,面容扭曲,在无他人的寝宫里,低声而凄厉的骂出了声。
然而气氛最冷,最诡异的自然是长陵的皇宫。
他最需要的应当是休息,然而他却无法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