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一十六章 问心

琴声呜咽。
那一名名受创不轻,身上的元气在狂泄的尸物修行者直接就从身体深处自爆开来。
而刚刚那些从他们身体里飞过的飞剑,却是迅速光芒黯淡,控制着这些飞剑的剑童将自己体内的真元注入这些飞剑的符文里时,异样的震动甚至波及了他们的气海。
巨魔手臂般的黑气如山一压,这些飞剑微微下坠,剑光竟然一时撑住。
一瞬间有无数座大山猛烈撞击的声音响起。
在这些阴神鬼物元气砸落之前,剑阵里已经响起了更多稚嫩的哭泣声,数百道飞剑疯狂在空中穿梭,结成了一张张剑网。
急速的飞剑,每一个呼吸间便能够在空中带起无数道涡流,带起无数道元气的激荡,当这些力量能够凝成一股,那无疑是可怕到了极点。
人数众多意味着繁杂,意味着牵引到的天地元气的数量增多。
空气里不断的爆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道道城墙在崩裂,地动山摇。
更何况这个剑阵里每一名剑师虽然年幼,但都已经到了可以御使飞剑的地步。
那些剩余的尸物和-图-书修行者如同饿鬼吞噬了新鲜的食物,力量再度上涨,接着便将自己体内的力量尽数倾泻而出。
但是对付数十名,乃至近百名七境宗师,而且这些七境宗师还都是已经毫无生命,不知痛苦和恐惧,完全听从一人的意志而行的死物呢?
当阴神鬼物元气渗透至其中一柄飞剑无法控制,战斗便结束。
有些身上撕扯出可怖的通透剑孔,有些手足不全,有些甚至连脸上半边都被削掉。
如果,如果这些剑童的修为再强一些,飞剑上的真元力量更加稳固一些,牵引的天地元气更强盛一些,便或许能够耗得尽黑山和这些尸物修行者的元气。
徐福的脸色分外的雪白。
这些受创不轻的尸物修行者身上的元气也在流散。
随着这声厉喝,黑山剧烈的膨胀,给人的感觉几乎就要炸开!
“元武必败,你该醒醒了。带着这些剑童离开长陵,若还离不开王图霸业,给你一片海,你自己去建个王图霸业不好吗?”这个时候澹台观剑对着他说了一句,然后轻声解www.hetushu.com释道,“这就是丁宁对您说的话。”
商家大小姐的出现,无数往事纷至沓来,徐福脑海中已然一片空白,再经这一问,他身体发僵,竟是连呼吸都不畅。
当一柄飞剑如同翅膀受伤的鹰隼,如何又能够完美的划出剑道?
现在这剑阵,便是处于缓慢死亡的过程中。
他很想提醒自己的这些弟子,此时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便只有集中所有的力量,杀死控制千墓山的那名黑衫少年。
因为他拥有这个剑阵,所以他心中自然很骄傲,在这样的事情不在眼前发生之前,他应该不会答应丁宁的任何条件。
阴神鬼物元气本来就有污秽飞剑,损毁符文的可怕作用,更何况是千墓山的元气。
红衫女子自然是商家大小姐。
此时徐福终于明白丁宁让他来看这一战的意义。
那一团团自爆产生的元气并未完全散开,而是被后力拧成一股股,就如同一只只巨大的魔掌在空中形成,瞬间横穿数百丈的距离,狠狠砸在剑阵之中。
当剑阵出现一些破口,便会带来和_图_书死伤。
在整个修真界的历史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剑阵有这样庞大的人数。
但是现在这些剑童不能。
然而就算是他出声也恐怕来不及。
在这个剑阵缓慢的死亡,徐福不知何种心情,不知如何开口时,就在军营的另外一侧,有一片黑竹凭空生成。一名红衫女子抱着琴,在团团黑气中走出,走到他面前五十步时,对着他遥遥行了一礼,先是致谢。
“王图霸业,便真的不用计较对错,没有谁对得起谁这一说吗?”
狂暴的黑色元气后方传来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撞击声。
“多谢徐大人这些年来照顾,小女知道若是没有徐老大人的关照,我便是在长陵鱼市里也是不得安稳。”
商家大小姐依然是幽幽的口气,“您是我父亲的好友,也是我父亲最信任的人之一,即便当年长陵将我商家做替罪羊之时您不知,但这么多年之后,您却依旧在为灭我商家的人效忠。便是为了达成目的,连任何私人情绪都不需要了吗,那您个人的想法,将来想做什么,想必也不重要?”
但现在所有http://m•hetushu•com人都会很快看到结果。
军营前方出现了一副世人难以想象的画面。
军营外坚硬木桩围成的墙体被轻易的震成无数的木屑。
徐福的脸色由雪白变得灰败。
黑山的深处传来一声厉喝。
徐福的这个剑阵对于整个修真界而言,都是异物,都是前所未有的开端。
一团团恐怖的黑色元气带着难以想象的狂暴力量在空中肆虐。
剑阵中飞出的这些飞剑很明显占到了优势,有数名尸物修行者直接被洞穿,接着被更多涌过的剑光暴戾的撕成碎片。
但千墓的这座黑山,对于整个修真界而言无疑也是前所未有的异物。
只是这些飞剑上的剑光在不断的黯淡,而且剑光内里的飞剑的抖动,开始渐渐变得剧烈。
他是最熟悉这剑阵的修行者,所以他知道胜负已分。
她致谢过后,却是轻声又问了一句,“但是徐老大人您有没有想过,这便对得起商家吗?”
然而即便如此,军营里这些飞剑的主人还是害怕得浑身发抖,有些甚至害怕的哭了起来。
无数道剑气涡流带起的力量强行汇聚到数和-图-书十道剑光之上,这些剑光在白昼中都是亮若恒星,轻易的撕碎了这些“修行者”身外浓厚的阴元气息,将灰黑色的元气绞碎成道道无力的流焰,接着和这些“修行者”手中的兵器或者是他们召聚而来的元气力量相撞。
徐福的这座剑阵可以说是此时大秦王朝军队中最重要的倚仗,甚至比幽浮舰队本身都更为重要,它足可以同时对付很多名七境宗师,而且是完全轻易的灭杀。
剑阵和单独的修行者相比最大的不同,是这样一座庞大的剑阵,哪怕只要死去一人,便不能成阵。
“元武必败,你该醒醒了。带着这些剑童离开长陵,若还离不开王图霸业,给你一片海,你自己去建个王图霸业不好吗?”这个时候澹台观剑对着他说了一句,然后轻声解释道,“这就是丁宁对您说的话。”
以前没有人知道结果。
轰!
除了这数名直接被绞碎的尸物修行者之外,这些飞剑收回之时,从黑山钟冲出的尸物修行者至少有一半带了各种大小不一的创口。
有漆黑如墨的元气从创口中如血留出,但是他们依旧在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