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二十二章 从哪里来

如果没有独孤白这样一名善良的少年的陪伴,她会不会走到这样一步,会不会和当年巴山剑场的诸如叶新荷等人一样,真的会有其余的选择?
但就在这时,她突然震惊起来。
独孤白想了想,如果换了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也一定会这样做。
若是在以前,净琉璃未必会回应他这句话。
然后他略微顿了顿,便从背着的包裹里卸下东西,开始准备晚餐。
他视界里的这名长陵修行天赋最佳的少女,面貌依旧,但是在火光里,却是有了以往没有的柔软。
当辗转从楚境回到这处她和独孤白曾经牧羊的山坡时,她长高了一些,面容也显得更加成熟坚毅了些,少了那种稚嫩的青涩。
所以他不再反对,开始认真的做羹汤。
而他留下这样的气息给她感知,便是依旧在教她。
一段是在岷山剑宗学剑,纯粹是学习修行真元功法和剑技。
她是净琉璃。
这便像是认错。
他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认和*图*书错。
心若无处安放,才会觉得这屋棚里有些空空落落。
“你明白就好。”独孤白摇了摇头,“我倒是未想到这么多。”
他有些局促的来到这间屋棚前,收了伞,略有些拘谨的进了屋棚。
似乎在这里放羊开始,她的人生才全部为自己掌控,那么……这第三段,对于她而言应该是最重要的了。
这是因为她身上气息的变化。
她这样的情绪和有关的思索并未持续很久,任何的智者,不局限于修行者,都不会像很多痴男怨女一样,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怜自爱,而是会懂得放开心结,去寻找自己在这世上存在的意义,以及让自己愉悦的存在这世上的事情。
但是她真的已经和以前有很大不同。
但是今日她沉默了片刻,却是点了点头,“是我的问题。”
这至少能够让她进步得更快。
他对着净琉璃颔首为礼,却没有先说什么。
独孤白将真元缓缓的释放,托着他和*图*书的身体,让他的脚掌在湿漉漉的草尖上行走。
“这么说他已经在长陵?”净琉璃想了想,“他在长陵做什么?”
而这种并不藏私的教导,便让她明白,丁宁对她没有心生敌意。
独孤白微微一怔,抬起头来。
独孤白听出她还是想冒险,顿时深吸了一口气,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净琉璃已经说了下去:“元武挣扎的时间更少,就会少死很多人。”
一段是在长陵跟随丁宁。
她从这些气息里,将会得到很多的好处。
她有些不明白自己会做这样的事情,到底是因为纯粹自己的喜好选择,还是无形之中受了人情绪的感染。
没有假如,便没有相应的答案。
山坡下的乱草地间,缓缓飘来一柄伞。
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很少有若是。
……
她醒觉自己之前的人生,似乎可以分成三段。
“你从哪里来?”净琉璃问道。
所以丁宁很清楚她回到长陵之后,应该第一时间就会来到这和_图_书里。
伞遮住持伞人的大半身体,但是她却依旧一眼就认出了这人来。
他已经知道了她过往的行踪。
她瞬间感应到,那是何等强大的一剑。
净琉璃微微一笑,“元武到这一步,不只是因为丁宁和巴山剑场那群人的意志,郑袖、赵剑炉、白山水、东胡僧……甚至还有乌氏那名老妇人,还有徐福还有白启他们,是许多许多人的意志和想法,才决定今天发生的事情。”
她想让这样的战争结束得更快一些。
她慢慢的收敛了笑容,看着外面的雨:“就如远处有一片海,是由无数场这样的雨形成,甚至是由很久前的无数场这样的雨形成。”
因为她突然感知到了这片山坡上某人残留的气息。
她看着屋棚外的雨帘,看着顶棚上渗漏下来的水珠,突然有种奇怪的感受。
她微微蹙眉,朝着山坡下看去。
她便真的怔住。
独孤白道:“我从长陵过来。”
也就在这时,屋棚上有规律的安静流和*图*书淌下来的雨水,突然出现了一丝躁动。
他便突然莫名的有些感动。
她突然莫名的笑了起来。
这事关潜移默化的心境,便不可能反过来去猜测和推敲了。
“他告诉了我,我便自己来了。”独孤白也变得不再紧张和拘束,却是莫名有些羞涩意味:“即便是你为了骗过元武,让他相信你,事后你也应该和我说的。”
原来他也已经来过。
在那里,她应该见过了更多的生死,见过了更多不为自己,纯粹为王朝效忠的将士的大量死亡。
“应该是找那些剩余的王侯谈一谈。”独孤白说道,“若是那些王侯还是有不同想法,至少便会更麻烦一些。”
或许,那在她眼睛里,真的很没有意义。
独孤白愣了愣,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不再说话。
净琉璃点了点头,“所以说我不能彻底决定一件大事,但是我却可以让很多事情进行的更快一些,比如让元武挣扎的时间更少一些。”
染了风霜,也成熟了许多。
和图书他知道她从楚地而来,那里秦军刚刚扫荡了楚王朝的大部分军队,接着白启已经率军入齐。
她很快明白过来,这道剑意属于谁。
“我来前丁宁托我带一句话给你。”他看着净琉璃的眼睛,“你不一定要再去元武面前冒险。”
“我明白他的意思,其实他是要告诉我,天下大事,很多时候虽然是由这个时代最顶尖的人决定,但往往不会是因为一个人的意志而转移。没有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
所以她便瞬间明白,只有丁宁是刻意为之,这些气息才会直到这时还会存在。
因为从这道剑意里,这些在雨中依旧若有若无还不消散的气息里,她骤然触类旁通了许多困扰她的修行问题。
还有一段则是在这里放羊,等待杀死李相的机会。
原来他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
净琉璃看着忙碌起来的他也没有马上说话,等到生气火来,雨气力充满了温暖之意,屋棚里也充满了亮光,她才安静的开口,“是丁宁让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