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二十三章 织一张网

丁宁看着他说道:“因为只有你自己不知道,你已经是他们推举出来的决定者……因为在他们看来,你反而和巴山剑场算是最为亲近,所以他们觉得让你做中间人和我见面,会更容易消隐我的仇恨,让我可以更好的接纳你们。”
丁宁没有正面回答许侯的这个问题,而是淡淡的一笑,说道:“你应该明白一点,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我始终都不想当皇帝,也丝毫没有兴趣当皇帝。尤其是在当年,我为的只是长陵,为的只是大秦王朝那些和我们出生入死的军人。如果觉得结局已经无法更改,结束得更快可以少死很多人,你的选择无可厚非。”
丁宁也点了点头,也转头看向窗外的雨帘,“这一切会很快结束,一个从未有过的天下一统的王朝将会出现。即便将来再有出现争夺权位的腥风血雨,当这个王朝一统之后,至少无论是秦,无论是昔日的韩赵魏,还是现在的楚燕齐,这些地方的和图书人,都会很快没有王朝界别的概念。只有天下人,而没有你是哪朝人。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的开始。”
虽然依旧豪雨不停,但所有人开始离屋,开始感到恐惧。
这辆马车安静的北行,但车厢之中的丁宁牵引的力量却越来越多,就像是一只蜘蛛,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而且依旧在不断的编织,丝线牵扯着这个城的越来越多地方,慢慢的,就像是牵着大半个城在行走。
他们只需无为。
促成这些人做决定,就更加麻烦一些,需要用些蛊惑人心的手段。
真正权贵们的世界只讲整体的利益以及顺应大势,而至于那些底层的人们,那些真正支撑着庞大的王朝运转的人们,需要的是对于将来的一些美妙的想法,一些拥有更加美好生活的希望。
一切屋宅内的桌椅床榻开始晃动,橱窗里的锅碗器皿开始碰撞,发出令人心悸的声音。
这便是点头。
在他的身侧茶案旁和*图*书,坐着慢慢饮茶的,正是丁宁。
……
金人的背上细数罪名,都和商家有关。
然而那些力量,却被丁宁拖曳着的这张巨网压制着。
在当年为了暂时平息旧权贵门阀的强力反弹,而让商家做替死鬼时,元武便用了这种手段。
什么都不需要做。
或者说,受摆布的梦想,受谎言和别人灌输的思想而支配的情绪。
许侯沉默了许久,这才开口道:“我不能代表他们所有人。”
“我没有想到如暴雨中旧屋失修,屋倒墙摧,一切来得这么快,就如当年我想不到巴山剑场的倒台这么快。”横山许侯的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感慨。
当丁宁从许侯府走出时,他所在的这辆马车无形之中便更加成为长陵的禁区,更不会有什么人来管。
地面上的所有一切建筑,开始微微的摇晃。
随着马车的前行,他体内的真元悄然的散发在天地之间。
那些原本平衡的力量,稍有打破,便能和-图-书引发难以想象的力量的宣泄。
“既然都是同样的猝不及防,我只想你们做出和当年同样的选择,让这件事情更快的结束。”丁宁平静的喝着茶,说道。
很多事情,传得久了,传得多了,便像了真了。
许侯有些愕然。
地面深处的一些天地间本源的力量开始被引动。
许侯缓慢的转动着庞大的身体,即便他只是穿着寻常的布衣都显得有些困难:“你不记恨当年的事情?”
载着丁宁的马车往城北而行。
这座宅子里所有的门窗都分外的大,并非是因为主人特别喜欢透气,而是因为这座宅子的主人的身材真的很庞大。
丁宁微笑了起来,“只有觉得这世界有道理存在,对这世上的事抱着善意的人,才能获得这个世界的善意。”
孤山剑藏的记载,本身便是激发这种力量的手段。
在渭河的一处,水流逆涌,冲出了一尊金人。
这些年来他何曾为巴山剑场做过什么事情,最多和图书便是暗中对那些对巴山剑场抱有同情和对郑袖元武不满的修行地表达了一些善意,解决了那些修行地的一些麻烦。
若是长陵这座城今后必定成为天下的中心,成为一座长治久安的雄城,他便不会留下任何可能轻易覆灭这座城的力量存在。
那些疾驰而过的军马上载着的大多数是各司的低阶官员。
于是商家便被灭,只余一名孤女。
对于绝大多数寻常人而言,他们的选择,却反而基于更直接的情感。
横山许侯如小山般的身影端坐在某个窗前,他的目光透过雨帘,此时正望向骊山的方向。
他的面部肌肉微微的抽搐着。
这些低阶官员急速出城的目的大多数只为一个,那便是追寻消失的赵高。
只是这些善意便够了么?
“善意很重要。”
丁宁摇了摇头,道:“你可以。”
但是丁宁能够明白他的感受。
他要解决寻常人选择的问题,同时要解决孤山剑藏的问题。
历史上有很多王朝的更和_图_书替,但是他没有亲身经历过,而且那些王朝的更替也很少有如此的快,所以他的心情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他垂首,再往下了一些。
马车行走在暴雨里,雨柱锤击着顶棚,发出沉闷的响声。
就如当年他虽然和夜策冷交手了一次,但暗中却反而保了夜策冷。
而受他的真元牵引,马车轮下的许多水流,却隐秘而如有生命的汇聚成细束,极有条理的渗入长陵石路的缝隙里,渗入到下方的地脉之中。
昔日的元武其实很擅长这种手段。
暴雨如注的长陵里,有一座宅子。
这种手段很拙劣,但却惊人的有效。
长陵的地面,开始缓缓的震荡起来。
和长陵的那次腥风血雨的动荡相比,这次这些权贵们所要做的更简单。
他有些羞愧。
而现在,这种毁灭性的力量只是在缓释。
和很多年前元武最后发动时一样,长陵的真正权贵们已经悄然完成了站队。
许侯垂下了头。
空旷的街巷里却不断有疾驰的军马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