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一章 一个承诺

展览殿的人群亲眼目睹秦问天将那副画卷赠给牧柔,心中暗暗感叹一声,这家伙还真是舍得啊,许多人都有些嫉妒牧柔了。
那老者看着牧柔,见对方松口,他沉默了片刻,随即说道:“用我的一个承诺,以后,你可以让我帮你做一件事情。”
有相似感受之人除了叶展外,还有木青身后的关悦。
“哈哈,牧府丫头,不错。”又有人笑了声,牧柔对着那些说话之人纷纷欠身以示尊重。
对于人心险恶,秦问天已经经历了不少,如若这画卷没有曝光,或许没什么,但既然引发了这么大的轰动,这份礼物留在牧柔身上,的确是祸非福。
但老者离开前对秦问天说,有时间的话,就可以去找他,聊聊天!
“父亲。”
“好。”牧柔看向秦问天道:“我先回去了。”
她曾俯瞰着秦问天,她曾高高在上,但如今在对方的面前,她这所谓的天才,只能站在木青的身后看着秦问天绽放他的光彩。
说完这句话,秦问天迈出脚步,朝着外面而去,这句话显然是针对之前对方说过的那道侮辱性话语,帝星学院的学员,都和你一样不要脸吗?
“丫头,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就连你这皇家学院的长老,恐怕都对这画卷有贪墨之心,更遑论其他人了,这幅画卷放在你的身上,恐怕会给你带来无妄之灾。”那老者继续说道。和*图*书
“恩。”牧柔的父亲点了点头:“答应他。”
此间事了,秦问天也准备离开,这里的很多人,可是不怎么欢迎他。
“放心,家族剥夺的资源,都会补给你。”牧柔的父亲笑了下,使得牧柔神色一凝,这时因为那老者的一个承诺么?更确切的说,是因为秦问天吗?
牧柔可以批评她,但是这老师,完全没有理由。
那么此刻他还给对方的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对方的脸上。
“后生可畏,小家伙,好好努力,以后前途无量,有时间的话,可以时常来找老头我聊聊天。”
牧柔读懂了秦问天的眼神,只见她开口说道:“这份礼物对我意义非凡,前辈准备用什么交换?”
“好。”牧柔走上前,将画卷交给了对方。
除了震惊之外,许多人也颇为惋惜,那副颠覆性的神纹画卷,恐怕以后没有机会再看到了。
此刻,甚至没有人去和那老者抢。
事实,会给这些人最好的回应,此刻真相大白,秦问天的话音,才最具力量。
一时间,牧柔仿佛成为了焦点人物,这样的情形,让牧柔心中越发的感动。
这种比较,让叶展内心深处有着自惭形秽之意,但他却压抑着这种自卑。
不仅抽在那长老脸上,同样,让那些刚才出言羞辱秦问天的人,颜面扫地。
此刻,他仿佛想要将自己所受www.hetushu.com的侮辱,发泄在这学员身上,借此在众人面前挽回自己的颜面。
“好。”看到父亲郑重的神色,牧柔看向那老者:“前辈,我同意。”
天运坊的人致歉一声便悄然的离开了,但雪鸢依旧站在那,不敢言语。
看了父亲一眼,牧柔似乎有些不愿。
牧柔看向那人,她看到周围炼器师对这老者的态度,猜测此人绝非寻常之人,不由得看了秦问天一眼。
然而,秦问天含笑和周围的人聊着,目光,甚至看都未曾看他们一眼,或许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再吸引秦问天的目光,来时的高傲,此刻被彻底的击垮。
然而他离开前的这句话,却引发了不少人内心巨大的波澜。
战斗力,早已证明过,炼器天赋?那神纹画卷,足以将她内心的骄傲彻底的击垮来。
老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对着她道:“你家族中的人,应该知道怎么我在哪。”
当然,这样的情形,似乎也在证明着秦问天的话,这幅神纹画卷,确实是他所刻画,否则,岂会用来送人。
“有句话要还给你,皇家学院的老师,都和你一样不要脸吗?”
她那沾沾自喜的骄傲,在秦问天面前,似乎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道声音的主人走到牧柔的身旁,看到他出现牧柔露出吃惊的神色。
不久前秦问天说那副神纹画卷是他的,然而,皇家学院各种刁难、和-图-书侮辱,少年始终那么平静、淡然。
老者拿到画卷之后,又看了秦问天一眼,眼眸中露出一抹笑意。
那老者对着秦问天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其实,他根本没有想过,秦问天,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和他比,在秦问天的眼中,他叶展,从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那穿着普通的老者再次开口说了声,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话音落下的时候,却仿佛有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将大殿中嘈杂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人群可是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要知道他们中有一些三阶炼器师,即便到了老者门口求见对方,也不见得能够见到对方一面。
叶展和柳妍站在一起,他们亲眼目睹秦问天在身旁走过。
“牧府生了个好丫头。”有一长者对着牧柔含笑点头,看到那老者牧柔心中一惊,这老人在皇城可是有着不寻常的地位。
有时候,一个承诺,本身就是财富所无法比拟的,尤其是这老者的一个承诺。
秦问天见牧柔看向自己,对着她微微点头。
他叶展算什么,在叶家,比他出众的年轻人还有好几位,离开了叶家,他或许就什么都不算了,但看此刻秦问天的风光,只是凭借自身的努力以及天赋,他已经让叶展望尘莫及。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对方即便再严厉的批评,她身为皇家学院的一名普通学员,也只和图书能认了,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他们中有许多在神纹的造诣上都遇到瓶颈,很难突破,如今有这样一位在神纹领悟上有着非凡造诣的年轻人,如若能够成为朋友,日后时常交流经验,或许对他们有着不浅的帮助。
不仅是他,今天来这里的许多人,身份都非同寻常,三阶的炼器大师人物,都出现了好几位。
这次丢脸丢的,可真够惨的。
然而,在离开之前,秦问天的目光落在那皇家学院长老身上,看着他,平静的说道。
皇家学院的那位长老看着她,神色铁青,怒斥道:“你干的好事。”
他的话虽不怎么中听,然而,却的确有几分道理,那皇家学院的长老神色变了下,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今天,他可是丢尽了脸。
“恩。”秦问天点了笑了下。
除非,秦问天再创造出相似的神纹画卷出来。
雪鸢羞愧的低着头,不敢说话,其实这件事情,她虽然有错,但对方却没有什么资格批评她的。
这句侮辱性的话音,可是将整个帝星学院都囊括了进去,秦问天当然记得。
牧柔目光一凝,正在她犹豫的时候,只听一道声音传来:“牧柔,答应他。”
不说这些外人,她的家族,恐怕都会命她交出去吧,那样的话,她能不从?
尤其是柳妍,此刻低着头不言不语,或许,他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牧柔的父亲也对着秦问天含笑点头http://m.hetushu.com,随后带着牧柔离开了这边。
若是其他人说这话,恐怕人群会笑出声来,然而这老者说完此话,空间变得格外的安静,尤其是那些隐隐知道老者身份的人,更是内心震撼。
前面半句,是看好他的未来;后来半句,意味着秦问天可以随时去找他、并且见到他。
不久前还孤单的少年,此刻的身份地位仿佛都无形中被拔高来,即便这里是皇家学院都是如此,如若在其他地方,再考虑此人本身在修行上的天赋,更足以令人敬佩了。
秦问天说着脚步朝外走去,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来,不少前辈老者簇拥在秦问天的周围,和他聊着天。
叶展的神色显得有几分愤怒,甚至面上的表情都略显扭曲,其实,秦问天并未和他有过什么交流,也未曾侮辱过他,他的愤怒和扭曲,也许,来源于自己的高傲被狠狠的践踏,却又不愿在心中承认这份自卑。
牧柔沉默了下,这是秦问天给她的生日礼物,站在朋友的立场,她用这礼物去换取财富显然不太好,然而正如对方所说的那般,即便她想要收藏这份礼物,但真的保得住吗?
“牧柔,这些天委屈你了,跟我回家族一趟吧。”牧柔的父亲对着牧柔说道。
对方作为学院长老问她姐那神纹画卷,她能不同意么,至于之后的事情,完全是对方自作主张,根本和她没有关系。
“牧丫头,这画卷,卖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