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七章 刻意针对

秋漠看着秦问天,神色中带着一抹轻蔑之意,道:“此乃诡辩、荒唐。”
“我踏入帝星学院一年,从炼体境踏入轮脉六重境,击败高年级学员燕宇寒,若说战力堪比轮脉七重并不为过;我能刻三阶神纹,楚国二十岁以下青年,几人能够做到;比较楚天骄,有何不可,现在我不如他,莫非就注定永远不如?”
“放肆。”江秀被秦问天所激,不由得怒斥一声,眼中有寒光闪过。
当然,如若秋漠只是教导,秦问天不至于动怒,但对方心怀叵测,刻意针对。
最终,依旧是秋漠打破了平静。
渐渐的,盘膝而坐的秋漠,身体悬空在那,使得人群内心微微颤抖了下。
“如若师兄诚心教导,秦问天自然聆听劝告,然而,我听师兄的语气,仿佛已经认定我只是依靠奇遇才能有些成就,迟早将会陨落般,这似乎更像是诅咒。”秦问天看着秋漠,继续道:“我修行时间尚短,不敢说有什么成就,但至少一步一脚印,坚守本心,即便有些奇遇,但修行之意志从未有过动摇。”
当然,踏入元府之境,也意味着秋漠无法参加年末的君临宴,然而相较于破境入元府而言,君临宴便显得没那么重要了,毕竟君临宴本身便是为了和天才交锋,从而取得进步,争取早日踏入元府,唯有前几之人,才能获得丰厚的奖励。
“你说的没错,我有资格教和*图*书导于你,原因无他,正因为我比你强。”
秋漠悬浮虚空,看着秦问天,这一刻,他的骄傲,似乎毫不掩饰。
今天,是他第一次认识秋漠,对方若是质疑他的修行便也罢了,但如此恶毒的针对,他那张带着温和笑意的面孔之下,隐藏着怎样的心思?
“三皇子楚天骄,在一年多以前便已踏入元府之境,而你,是何修为?”江秀看着秦问天,眼中透着几分冷意。
“诡辩?”秦问天依旧平静的道:“武道艰险,一位站在巅峰的强者,谁人不经历无尽生死,没有一些运气,他们如何能够化险为夷、绝处逢生,他们又如何能够不断得到更好的功法、更强的神通,任何一位通天的人物,除了他自身的天赋以及努力外,必然有着不错的运气,师兄可否认同?”
而秋漠,如若他不入元府,即便修为已达轮脉巅峰,也不敢说能稳夺君临宴三甲席位,遇到机缘破境,他当然不会去刻意压制,失去机会。
“元府境!”
“京城十秀去年年末才重新排名的,秋漠师兄排名第四,醉酒仙排名第三,如若醉酒仙未入元府,那么,秋漠师兄恐怕要取代他的位置。”
秦问天平静的声音已经蕴含一抹不服的挑衅意味,盯着对方,道:“不过是比我,早修炼了几年而已!”
秦问天拿楚天骄来举例,似隐隐将楚天骄与自己放www•hetushu•com在一起,他自然不爽。
秦问天盘膝坐在石台之上,诸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秋漠的话似乎提醒了他们,传闻中那副颠覆性的画卷,真的是秦问天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么?
“当然要。”秋漠道。
秦问天今日兴之所至,前来聆听学院师兄交流,却没想到有人有意针对,本就生出怒意,他本为血气方刚的少年,连遭挑衅,此刻胸中的热血也在上涌,不由得冷哼一声:“为何不能相提并论?”
京城十秀排名第四的他,踏入元府之后,将会越来越强,慢慢的,将那些未能破境的人物远远的拉开,即便是醉酒仙不能破境,同样,要被拉开距离。
气氛一时间显得越发微妙,秋漠神色闪烁,没想到秦问天说话如此锋利。
秦问天这道声音可谓毫不客气,直言不讳的羞辱于他,他可没有秋漠的涵养,便忍不住呵斥出声来,他江秀身为京城十秀的一员,走在学院中何时不是被人仰视,此刻当着众多学员的面,竟被一新生出言侮辱,自然感觉难堪,面上无光。
“哦?”秋漠露出一抹异色,随即笑了下,看着秦问天道:“秦师弟难道只想着依靠奇遇,而不是自身的努力去提升实力?”
“秦师弟因为一席之言而动怒,未免浮躁了些,况且我所言皆没有错,天才陨落之人何其之多,即便是帝星学院也有许多人无法走和-图-书出学院,为何?因为迟迟不能破境,踏入元府,秦师弟如今得有奇遇,修行不遇瓶颈,然而若破境之时耽误五年六年,早已被人甩开不知道多远的距离,还如何与其他人相提并论?”
“秦问天,有秘密。”许多人心中生出一个念头,目光认真的审度着秦问天。
“师兄说的没错,你入元府,自然有资格教导于我,但也就是元府而已,师兄似乎将自己姿态放的太高了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帝星学院就秋漠师兄一个人入了元府。”
秋漠嫣然一副教导的语气,踏入元府的他,似已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就仿佛是在教训不听劝的晚辈。
“秋漠师兄,踏入了元府之境,好厉害。”
如今秋漠踏入元府,那么,他无疑更有资格教导秦问天了,因为,他已经跨越了那道坎,证明了自己。
“楚国三皇子楚天骄,他一出生便有奇遇,因为,他出生于楚国皇室,这种奇遇,让他有足够的修炼资源支撑着他的修行,于是,楚国之人称他一代天骄,敬畏有加,师兄敢站在楚天骄面前说一声,你是因为出生皇室,才造就了现在的你,你要记住,修行更多的需要依靠自己?”
他能够在十七岁刻制三阶的神纹,恐怕有着非同寻常的奇遇。
秦问天不喜不怒,依旧平静说道,石台上的气氛一时间显得微妙了起来。
只见秋漠面含微笑和-图-书,身上,若有若无的气势绽放而出,他的身体,竟从石台之上缓缓的悬浮而起,一股强大的元力弥漫。
从某种意义而言,秋漠对秦问天的教训并没有错,的确,有许多天才陨落。
秦问天缓缓说道,使得台下诸人心中认可,秦问天此言,一针见血,秋漠之所以这般对他说话,原因无他,因为秋漠比他强,乃是京城十秀,排名第四,而他秦问天,才轮脉六重。
看着秋漠那双平静的眼眸,秦问天将心中的情绪压住,开口道:“师兄之言,秦问天不敢苟同。”
秋漠有意针对秦问天,人群自然看得出来,毕竟,他是师兄,而且是京城十秀中的一员,排名第四,即便是有意针对,但他的话,似乎也挑不出太多的毛病来,然而此刻秦问天,竟以楚天骄来反驳秋漠。
也有许多天才,在轮脉境界表现出杰出天赋,在元府境之后却变得平庸,一个境界,一方天地,各不相同。
秦问天的话音落下,周围之人越发的安静,仿佛只有他的声音,此刻的秦问天,他的话锋越来越利,隐隐与秋漠针锋相对!
“师兄这时为何不去想着要靠自己,不靠这种奇遇,直接舍弃之?”秦问天看着秋漠,继续道。
正如秦问天所说的那样,如若换做楚天骄,秋漠便不可能这么说了,因为,楚天骄比秋漠强。
“有何放肆,修武之人,难道不该有变强的信念和意志?在场之人和图书,皆为帝星学院优秀弟子,谁甘屈居于人后,今日秋漠师兄以如此言语‘教导’于我,原因其实很简单,只因为,他比我强。”
“认同,所以我说,奇遇在其次,但更多的,依旧是自己,秦师弟何必急于辩解。”秋漠笑道。
“奇遇是运气,运气是顺其自然而得,我自然不会刻意去想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运气难道不是实力的一种?”秦问天看着秋漠道:“现在有一件四阶神兵、或者一天级神通放在师兄面前,师兄要还是不要?”
“可笑之至,你有何资格,与三皇子相提并论。”一道冷漠声音传来,秦问天目光朝着说话之人望去,乃是秋漠身旁的江秀,同样是京城十秀之一,不过排名末尾,对于排名在他前面之人,他本身有着敬佩之意,更何况是排在第二的楚天骄。
秦问天被激起心中傲气,看着江秀,反驳说道:“按照你的逻辑,实力弱的人,不敢和强于自己的人比较,难道,只敢和弱于自己的人比较,简直可笑?连追赶强者的信念都没有,更遑论超越前人,看来你排名在京城十秀的末尾,也是有原因的。”
秦问天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一缕缕目光,此时的他心中蕴藏着一股怒意,他很生气,他当然有理由生气。
一时间,周围一片喧哗,显然很多人都极为吃惊。
从轮脉境到元府境,是跨境,很难,许多天才,都要花费很多时间方能破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