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八章 招式交锋

剑寒如雪、剑光入影。
“雪影剑何等精妙,岂会被捕捉到。”诸人心中暗想,随即只见剑招豁然间转变,如同雪花飘落,潇洒而落,化作一道弧形,直取秦问天眉心,江秀的身体也随剑而动,好不潇洒。
“即便不使用元力战斗,原来也可以如此精妙,别具一番滋味,这样更能让人看清江秀师兄的剑招。”下方人群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叹,太妙的剑法了,若是借助元力,这一剑会有何等威力?
江秀盯着秦问天,随即他也站起身来,身形一颤,竟凌空腾挪,直接降落在了秦问天的身前。
秦问天此刻在思考,他未曾得罪过秋漠以及江秀,为何两人仿佛对自己有意见般,咄咄逼人,如此针对,今日,似乎一定要让他出丑,仿佛要证明给诸人看,他秦问天只是依靠奇遇而有些成就,实则天赋不堪一击,将来注定陨落。
“请。”秦问天手掌紧握方天画戟,看着对方,神色依旧平静。
秦问天,帝星学院新崛起的新秀人物,短短一年便名震楚国,能够刻制三阶神纹的天才人物。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们看到秦问天竟然不退反进,手掌用力朝着那偏移的剑上拍了一掌,竟以肉掌直接印在了剑背。
“我以戟为兵。”秦问天从神纹戒中取出方天画戟,手握戟柄,戟尖指地,两柄月牙形利刃有着寒光。
若欢皱了皱眉,看向秦问天。
秦问天毕竟踏入帝星学院才一年之久,而且还修行了神纹,对于神通精通的比较少,从和图书这一点上而言,就极为吃亏。
秦问天,当然要反驳,帝星学院元府境弟子不少,这秋漠刚开始还略显谦逊,然而之后,便仿佛整个学院就只有他一个元府般。
既然不比元力,只比较神通招式,那么自然精通的神通招式越多,越占据优势。
秋漠,元府境人物,京城十秀排名第四,成名已久。
这笔直的一剑,宛若一记闪电,直取秦问天咽喉。
“师弟修行尚浅,对神通之术研习也不怎么精深,只是略懂皮毛,还请师兄手下留情。”秦问天依旧谦逊,让人略显疑惑,这可不像是刚才的他。
剑影闪耀,只见一道笔直的剑光刺向秦问天,透着几分寒意。
“切磋不一定要直接以本身的实力来战斗,秋师兄若和秦师弟切磋,自然不能以境界压制取胜。”此刻旁边有一人开口说道,见秋漠已经重新坐在石台之上,不由得笑道:“我帝星学院古有不以元力为根基,只以神通招式来切磋的先例,此乃考验悟性以及应变能力之强弱,岂不美哉。”
“你倒是会说大话,秋漠他比秦师弟修行早几年,你让他们切磋?你怎么不去和元府境的师兄们切磋一番。”大山冷哼一声,有些愤怒的道。
“狂兽戟法朱雀式。”
秦问天站在场中,目光直视江秀,行动,远比言语更具说服力。
“请师兄赐教。”
秋漠没有继续说话,江秀既然代替他开口,他自然愿意沉默。
“雪影剑法。”台上之人皆都是不凡之人,hetushu•com瞬息认出这是天星阁第四层的地级下品神通,雪影剑法。
江秀的剑法,胜在巧妙,狂兽戟法霸道,却没有力量蕴含其中,发挥不出威力。
这一刻江秀和秦问天两人的距离只有咫尺之遥,江秀的左手拍出,秦问天也同样拍出了一掌,两人碰撞的身体身体瞬间拉开了一段距离,而在同一刹那,狂兽戟法朱雀式扫荡而出,锋利无比,刹那间,方天画戟尖端的月牙形利刃,落在了江秀的脖子处,而他的剑,距离秦问天还有一点距离。
“青龙式。”秦问天怒喝一声,方天画戟同样刺出,霸道绝伦,最简单的一式、最霸道的攻击。
人群只听一声叱喝,江秀剑招再变,整个人有着一往无前之气势,他的剑,就如孤独之影,破开一切,每一道剑芒,都是那般的寒冷。
“话虽如此,然而秋漠他元府境修为,灵台清明,意识更为敏锐,加上他境界高于秦问天,对神通的感悟自然也深,两人境界不同,身体素质不在同一层次,秋漠自是占优。”若欢看着那人说道:“这样,依旧是秋漠占了便宜。”
想不通,秦问天便也不去想太多,人群只见他从石台上缓缓的站起来,随即漫步而出,走到圆形广场正中,直面前方的江秀,平静的道。
秦问天的戟法也在变,朱雀式使用而出,戟法变得极为灵巧锋利,仿佛要以巧破巧,叮叮当当的声响不断传出,在短暂的刹那间,两人竟不知碰撞了多少次。
“秦师弟和_图_书说的没错,秋漠师兄修行早几年而已,如今却在这里如此教训师弟,俨然仿佛只有你能踏入元府般,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别说刚入帝星学院的那年,即便是去年,你所做到的一切也远远不能和秦师弟所做到的相提并论吧。”
其二,他的意识极为敏锐,能够在强大的压力下捕捉到对方所有攻击,不出纰漏。
江秀手掌微颤,剑上有寒光闪耀,只见他漫步而出,走向秦问天,步伐一踏,虽未用到元力,然而他们都曾炼体圆满,肉身力量本就强横,一踏之力,依旧有一股恐怖气势。
“如此近战,极为惊险,一招失误便能葬送战斗的胜利。”
“秦问天,败了。”看到这一幕人群心中暗道,江秀的剑,刹那间就能结束战斗。
秦问天绕着广场不断后退,使得诸人暗叹,终究秦问天还是要败,没想到江秀将剑心孤影都修行到了有其形,这一式剑招随心而动,无论是速度还是精妙程度都达到了江秀的巅峰水准,秦问天的防御越来越凌乱。
“不客气。”江秀眼中隐隐有锐利之光,如同出鞘之利剑,他那三个字,的确很不客气。
诸人目光落在秦问天身上,对方的神色依旧平静,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败。”这一刹那,江秀整个人仿佛便是一柄利剑,直刺而出,如同惊鸿。
“看来秦问天并非浪得虚名,看似处在弱势,但却极稳,虽对于神通的掌控种类远不如对方,但关键时刻总能够化险为夷,使出妙招。”台上之人看到的东和*图*书西更多一些,这样快速的对决,秦问天能够这般稳,有两个原因。
秋漠,是师兄,他的确有资格教导秦问天,然而,他的话,明显不是教导,而是针对。
秦问天的脚步依旧在退,然而他的方天画戟却舞动了起来,化作一道漩涡,仿佛有一道玄武神龟的影子闪现,剑法一时竟无法突破其防御。
若欢的声音在此刻响起,只见她浅笑着说道:“秋师兄若非早修炼几年,还真没有资格在那里对秦师弟评头论足。”
“剑心孤影。”
不用元力,就只能看谁的神通招式领悟更深、能够破局。
“撒手!”江秀目光如剑,手中的剑随他的心而动,连续九次变化,秦问天的方天画戟脱手,然而同时,江秀的剑也微微偏了些。
然而秦问天似乎没有这种觉悟,虽是大部分时间处在防御姿态,但却稳如泰山,不露半点漏洞,在对方不断变换的狂暴剑招之下,没有一招失误。
“找死。”江秀冷喝一声,手中的剑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再度朝着秦问天横向斩出,然而他却看到秦问天的步伐此刻精湛无比,竟和剑保持同频率的移动,人和剑始终平行,同时,他伸出手,竟抓住了脱手而出的方天画戟。
两人既然说好不以元力切磋,那么要分出胜负,以兵器交战,自然是最好的方式,否则,掌印神通,不用星辰元力你发不出掌印,谈何神通。
人群只见两人越战越快,没有元力,剑影依旧纵横,秦问天的戟法也不遑多让,虽没有那么绚丽,但防m.hetushu.com御之时稳若磐石,攻击之时如龙似虎,极为霸道,而且两人对碰多次,握着兵器的手臂依旧沉稳无比,招招夺命。
“江秀师兄变招了,是点星剑术。”诸人只见江秀剑法悠然变化,剑光宛若星光,不断点出,突破方天画戟之防御,仿佛只要给他一丝空隙,便能击中秦问天。
秦问天往后退了两步,随即方天画戟遽然间刺出,竟直取剑尖,要和对方硬碰。
“我未曾入元府,不如,由我来代替秋漠师兄与他切磋一番,这样可好?”江秀突然开口说道:“秦问天自身如此骄狂,再加上若欢你对他如此自信,由我来考验一番,也叫诸人看看他的本钱到底在哪里。”
其一,他本身对自己所熟悉的神通招式运用炉火纯青,绝不会因慌乱而出现失误。
“这是地级中品神通狂兽戟法,戟法霸道,对修行着的要求极高,秦问天竟然会选择修行戟法。”
“争之无意义,既然各有不服,不如切磋一番,岂不是一段美话。”只听江秀开口,冷冷说道:“今日本为交流,切磋技艺,嘴上功夫,终究没有实践更有说服力。”
从此刻的情形看来,江秀剑法不断变换,步步紧逼,秦问天大多数时候处于防守姿态,如此下去,怕是必败。
“呵呵,我以剑为兵,你选择兵器吧。”江秀从身后拔出一柄剑来,虽是神兵利器,然而若是不注入元力,那便是寻常兵器。
“如若,他依旧推三阻四,我便也不多说什么了。”江秀眼中蕴含一抹冷笑之意,直言不讳的挑衅着。